一段暌隔70年的两岸情|南通发布

又到中秋。

在姜贤家宽敞的客厅内,椭圆形餐桌上,14寸iPad前围坐了一家老小十来口人,一顿别开生面的中秋团圆饭正在空中展开。屏幕这头,年逾古稀的姜氏夫妇领着家人率先端起酒杯,祝福台湾妈妈身体健康,祝福彼岸亲人和睦安乐;屏幕那头,海峡对岸的亲人们围坐在92岁高龄的老太太身边,举杯恭祝大陆亲人阖家幸福!看着屏幕那头鹤发童颜的老人,两岸亲人不禁感慨万千……

1949年,上海东昌路(现陆家嘴地段)某幢独栋别墅内,望着尚在襁褓中的女儿,身为国民党高级军官陈孝慈和爱妻黄美娥肝肠寸断。当时局势,他们除了前往台湾别无选择。可只有三个月大的女儿怎么办?带上吧,时局紧张路途艰险,万一孩子经不起风雨颠簸怎么办?不带吧,前路渺茫,双亲年迈,没有父母的庇护,玲珑小儿如何独自面对人生的风风雨雨?夫妻俩权衡再三,最终决定把年幼的女儿——毛毛留在大陆,暂由爷爷奶奶代为照顾,来日相机团聚。

风雨如晦

陈孝慈再也没想到,这匆匆一别竟是漫长的36年,是他和父母女儿的最后一面。远赴台湾的陈孝慈因思乡情切终日抑郁寡欢,身居要位无意仕途,随后出生的一子一女也没有给他带来宽慰,40岁那年他因患肺结核医治无效而客死他乡。

黄美娥第一次来到毛毛家

自陈孝慈夫妇离开后,留在上海的亲人生活日渐艰辛。年迈的祖父母带着孙女蜷缩在昏暗的出租屋里,日常薄薄的一碗粥能照出人影子来。天长日久,积劳成疾的爷爷奶奶相继离世,过继来的姑姑陈惠琴带着年仅9岁的毛毛回到启东。老宅上的房子早已坍塌,姑侄俩只得靠在邻家宅头搭了个环洞舍,守着祖上的几分薄田艰难度日。

黄美娥陈惠琴(左二)、毛毛夫妻

梅雨季节,环洞舍四处透光漏雨,陈惠琴拉个油纸盖在孩子身上。小毛毛常常一个人默默地坐在屋角落里,摩挲着父亲的1寸证件照。这张唯一的照片,因怕牵连孩子被陈惠琴在后半夜悄悄地烧掉了。海外关系像一片巨大的阴影始终笼罩在这一老一小的心头,学习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的毛毛在初二时被勒令退学,从此,她与读书绝缘。

否极泰来

上世纪八十年代,当两岸关系稍有缓和时,远在台湾板桥的外婆通过香港亲友辗转得到了亲人的信息,两岸开始互通书信。

(毛毛即岳生,姜洪斌即毛毛丈夫)

1985年,从未出过远门的毛毛带着简单的行李,带着4岁的小儿子,南下广州、经深圳、抵达香港,暌隔36年后,命运多舛的一对母女在此相逢。


人来人往的车站,在台出生的舅舅一眼在人群里认出了从未谋面的姐姐。舅舅说,大姐和妈一样,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美人胚子。头发花白的黄美娥一把搂住拘谨单薄的毛毛说:“我的毛毛啊,我的毛毛啊。”她的手颤抖地摸着女儿的脸,久久不忍离开。

70后的姜贤回忆,85年认亲后的母亲看不出有什么大的改变,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勤劳、坚强。只是在收到亲人来信时,沧桑的脸上情不自禁地流露出一种舒心的微笑,并始终将情深义重的姑姑陈惠琴奉为亲妈。

毛毛第一次赴台与弟弟妹妹团聚

花好月圆

黄美娥80岁那年,独自一人背着双肩包来到启东。在毛毛家逗留数日后,她还特地到外孙、外孙女家住了几天。

黄美娥和毛毛夫妻

黄美娥和她的儿女们

姜贤回忆,80岁的外婆有点认床,晚上睡不着时还会像个小女孩一样,用嗲嗲的台湾腔轻轻地来几句:晚上睡不着怎么办呢,睡不着啊,我睡不着啊。此时,姜贤就会像陪女儿一样陪她说说话唠唠家常,不一会儿她就睡下了。黄美娥说,我这次来主要是看看你们小辈,你们都那么出息我就放心了,我这辈子也没什么遗憾了。2017年,姜贤带着大陆的老老小小赴台团聚,至此,暌隔近70年的大家庭终于阖家团圆了。

黄美娥和女儿、外孙女

黄美娥今年已92岁高龄了,常年由聪慧贤惠的儿媳刘粹垣精心照料,除了耳朵有点背、眼睛有点花以外,身体尚是康健。当然,年迈的她很多事情已记不起来了,但总能一眼认出照片或视频里的女儿毛毛——到底是她的心头肉啊!

黄美娥儿媳刘粹垣

时光会带走很多东西,比如爱人、青春、梦想。带不走的,是即使远隔重洋、跨越70年都无法磨灭的亲情和爱心。

全家福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