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起长江口——致沪通长江大桥|南通发布

长桥卧波,未云何龙?复道行空,不霁何虹?

桥梁是一个国家文化的象征,也是一个国家综合实力的展示。

今天(9月20日),长江澄通河段,江阴长江大桥下游45公里、苏通长江大桥上游40公里,一条崭新的蓝色钢铁“巨龙”凌空飞架,连通起曾经只能在长江两岸远远凝望的你我。

以沪通铁路长江大桥为标志,中国高速铁路大跨度桥梁实现了千米级。

适逢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大国工匠用智慧与汗水贡献了“世界之最”的桥梁,向祖国母亲献礼。

此时此刻, “中国现代桥梁之父”茅以升的那句话最为应景——

“人生一征途,其长百年,崎岖多于平坦,忽深谷,忽洪涛,幸赖桥梁以渡。桥何名欤?曰:奋斗。”

【光荣与梦想】

长江,既是沿江城市横向之间的黄金带,也是南北之间的阻隔带。南通,受益于长江,也受制于长江。跨越长江天堑,始终是南通的千年梦想。改革开放带来了中国桥梁技术的巨大进步,把这个梦想变为现实。

南通地处长江口,江面宽阔。沪通铁路从此处跨越长江,其难度远远大于武汉、南京,以后后来的芜湖、铜陵等诸多长江大桥。但是,为了与上海无缝对接,沪通铁路是南通新千年的梦想。南通历届市委、市政府以最大诚意、最多努力开山辟路,2010年1月,交通部组织桥梁专家对长江南京以下水文资源现场调研,提出以规划中的锡通过江通道作为沪通铁路长江大桥桥址进行论证。党中央、国务院对沪通长江大桥及沪通铁路的建设极为重视。它不仅关系到南通的未来,更关乎长三角一体化。在中国经济的大棋盘上,长三角最先迎接日出的南通当之无愧是重要一子。

沪通长江大桥大桥的总设计师——中铁大桥院总工、中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高宗余曾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他第一次接触沪通铁路长江大桥是在2005年,设计团队对这个项目的研究设计从2003年就开始了。

在经过数年的桥址比选和通航安全论证后, 2010年7月,交通运输部同意建设沪通长江大桥。2014年3月1日,大桥正式动工,计划2019年完工。之前的11年,设计人员想方设法把梦想变成了蓝图;之后的5年半,大国工匠挥洒激情与汗水精心圆梦。

沪通长江大桥是世界最大跨径的公铁两用斜拉桥,也是世界上首座超过千米跨度的公铁两用桥梁。9月20日,这座世界级的高铁桥梁实现合龙,标志着中国高速铁路大跨度桥梁的技术水平达到了世界领先水平。随着中国高速铁路成为中国递给世界的闪亮“名片”,高铁桥梁也实现了质的飞跃。 

这几天,大桥成为朋友圈中的“网红”。白天,阳光照耀下,从江面仰视或者空中俯视大桥,具有力量感的线条向世人传递结构、速度之美,带来视觉和心灵上的震撼;夜晚,月上天空,夜色朦胧,江面和桥上呈现出一种祥和与宁静之美。

【匠心与智慧】

沪通长江大桥被誉为一项超级工程,坐拥世界最高主塔、世界最大沉井建设及世界最大承台施工。全长11.07公里,三索面三主桁斜拉桥,集国铁、城际铁路和高速公路于一体;主跨1092米、主塔330米、桥位整体吊装2000吨;可抵御14级台风,8级地震,10万吨级船舶的撞击。这些数据令沪通大桥贴上“无论工程规模还是施工难度,均代表着当前中国乃至世界桥梁建设的最高水平”的标签。

设计沪通大桥时,面对前所未有的高速重载要求,设计团队率先考虑并列设计公路和铁路两座桥。“这个设计思想稳妥简单,但是没有丝毫创新,不仅浪费宝贵的岸线资源,而且重复建设。”为寻求一种最科学经济的设计方案,沪通大桥总设计师高宗余带领团队,几经筛比、优化,最终拍板采用斜拉桥的桥型,其设计规模是世界第二、国内最大的斜拉桥。上层为双向六车道锡通高速公路,下层为双线沪通铁路和双线通苏嘉城际铁路,沪通大桥载重亦为世界最大。“这样的设计比三项工程分建节约投资100亿元。”高宗余十分自豪。与武汉天兴洲公铁大桥600米跨度相比,沪通大桥斜拉桥跨度一下子超过千米。“这意味着挑战更大,创新更多。”在高宗余看来,沪通大桥是长江大桥中的又一座里程碑。

这座世人关注的超级大桥有5100平方米巨型沉井基础、330米超高主塔、1800吨大节段钢桁梁及336米刚性梁柔性拱桥,工程建设难度前所未有。为了让这条巨龙跃出江面、早日腾空而起,无数桥梁科技工作者和建设者倾注了太多的心血与汗水,他们怀着对桥梁事业的无限热爱与忠诚,在这里已经奋战了5年有余。

【自主与创新】

“以标准引路与卓越同行,建精品桥梁展中国风采。”无数次采访途中,沿着大道走向沪通长江大桥项目部时,这条红底白字的标语格外醒目。

纵观大桥建设史,就是一部技术创新史。从设计到施工,建设者们博采众长,兼收并蓄,把世界建桥强国最先进的技术引进来,为我所用。通过自主创新,为中国实现桥梁技术跨越式发展奠定了基础。

沪通长江大桥采用沉井基础,与苏通大桥相比,它不是在江心的水上工地一根一根打桩,而是在工厂里整体制造,整体浮运至桥址,此举大幅度提高了施工安全,改善了基础的质量,加快了施工进度,减少了打桩作业对环境的影响。沪通长江大桥与苏通大桥相比,载荷成倍增长,中国工程技术人员研制了2000兆帕的斜拉索,以适应沪通大桥的重载要求。大桥在国际桥梁建设中首次使用500兆帕高强度钢材,最高能抵御15万吨级船空载进港船的船撞。

两座高达330米的大桥主塔,相当于110层楼的高度,是世界最高公铁两用大桥主塔,如高大威猛的擎天柱一般矗立在滚滚长江之中,成为中国桥梁建设的最新丰碑。

站在大桥主塔的顶端,看江面过往的巨轮宛如一叶小舟。为什么要建这么高的主塔?因为大桥的桥址位于长江下游,是长江航道船只通往上海及抵达长江入海口的咽喉要道。为了使这座公铁两用大桥尽量减少对长江航运的影响,沪通长江大桥采用斜拉桥设计方案,并将主跨设计为刷新世界纪录的1092米,桥面与江面的距离也设计为70米。以此来确保大型船只在长江水道的畅通无阻。据统计,国内近期修建的大跨度桥梁主塔,主塔的平均施工速度为0.35至0.4米每天,而沪通长江大桥330米主塔仅用时两年便完成建设,相当于每天建设0.44米,创造了超高空主塔快速施工新纪录。

2018年5月11日,沪通长江大桥主航道桥迎来首节钢梁安装的时刻。主航道桥的钢桁梁由中铁山桥和中铁九桥共同制造,采用整节段焊接的工法在如皋基地生产,制造工艺十分复杂,生产要求很高、难度极大。大桥主桥钢梁采用整体焊接的箱桁组合结构,首次采用主桥钢梁两节间全焊接、桥位整体吊装施工工艺,突破了单根杆件制作和安装的传统工艺,减少了吊装次数,提高了施工工效,体现了世界钢桥结构发展的“工厂化、装配化”发展方向,实现了钢梁架设的技术突破,提升了建桥技术和水平。

“毫不夸张地说,作为一名桥梁工程师,一辈子能参与建造这样等级的大桥,值了!”回想当年接到任命通知的时刻,沪通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副总工程师兼工程部部长闫志刚至今仍难以忘记当时激动而幸福的心情。兴奋之余,更多的是压力和责任。 “5年多的时光,我和沪通大桥结下了深厚的感情,大桥就像我的孩子一样,我们一起成长、一起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我为能给中国桥梁建设贡献一份力量而骄傲,也为能成就自己的事业和梦想而自豪。”

和闫志刚一样,数以千计的桥梁建设者以奋发有为、精益求精的姿态,突破了一项项科技难题,展现着不断创新、攻坚克难的大国工匠精神,引领着大中国在新时代跨入交通强国的新征程。

【未来与希望】

千年潮未落,风起再扬帆。

今年4月,中国高速铁路桥梁工程创新技术论坛上,中国铁道学会理事长卢春房院士说,沪通长江大桥的建设,标志着“人类实现了高速条件下跨越能力的又一次突破”,在“世界桥梁史上是具有开创性意义的事件”。 桥梁的跨度越来越大,载荷越来越高,架桥速度越来越快,南通人为世界桥梁建设贡献了“工厂化生产+现场组装”的新型建桥模式,有力地推动了世界桥梁技术的革命。

一座桥,连接一江两岸,牵连起现在与未来。沪通长江大桥在设计理念、施工工艺以及新型材料等方面带来的创新与突破,势必给未来中国桥梁行业带来一阵春风。 

意义不止于此。沪通大桥的通车将深度打通长三角的“经络”。

“目前,从南通到上海只有公路和轮渡。沪通大桥通车后,南通将通过铁路融入上海一小时都市圈。”在沪通长江大桥建设指挥部常务副指挥长张贵忠看来,该桥将在长三角沿海大通道中承南启北,对贯通中国东部、辐射中西部具有意义,更是对长三角区域一体化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沪通铁路建成后,极大缩短上海与苏北地区的时空距离,缓解东部地区过江能力的紧张局面,为长三角经济辐射中西部地区提供便利条件。 

明年大桥通车之时,长江南京下游将结束无铁路过江通道的历史,整个长三角地区将形成最便捷的快速通道,苏南、上海和浙东地区与苏北、苏中和鲁东地区将联系更加紧密,东南沿海铁路大通道将绵延贯通几千公里。对于江苏省来说,随着沪宁城际、京沪高铁、宁杭客专、宁安客专、宁启复线的建成通车和宁启二

期、郑徐客专、连淮扬镇、徐宿淮盐、通苏嘉城际、青盐铁路、连盐铁路的陆续建成,全省铁路覆盖七成以上市县,极大改善全省铁路交通基础设施环境,构建起完备的综合交通体系,使江苏这个经济强省如虎添翼。

一江清水浩荡东流。在有形的桥梁飞越江海大地的同时,南通人当下也正在积极跨越思想上的长江天堑,积极融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全力拥抱百年未有的发展新机遇。

任时代更迭,江畔花木依旧,大桥耸立如初。一幕幕扬帆再出发的不朽史诗,将在这里持续上演……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