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通籍桥梁大师张敏:在家乡建世界级桥梁是我多年的梦想|南通发布

“我是南通人,是南通培养的桥梁工程师。能够在家乡建一座世界级的桥梁是我多年的梦想。现在,梦想即将实现,我非常荣幸!此时此刻,我非常感谢家乡对我的培养、关心、关照、关注!感谢家乡新闻媒体多年来对大桥的持续关注!”在沪通长江大桥合龙之际,我们在1092米主跨的上层公路桥面采访了大桥设计单位——中铁大桥院院长、中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张敏。

  

【新跨度】

总部位于武汉的中铁大桥院在业内享有“桥梁中科院”的美誉。这家和新中国桥梁事业一起成长的设计院,从共和国长江大桥的“长子”武汉长江大桥起步,精心绘就“一桥飞架南北”的蓝图,在中国攀登“世界桥梁界珠穆朗玛峰”的征途中勇当先锋。

刚刚合龙的沪通长江大桥,创下众多“世界第一”,其中。1092米的主跨,大幅度刷新的公铁两用斜拉桥跨度的世界纪录。在此前举行的“中国高速铁路桥梁工程创新技术论坛”上,各方专家高度关注。中国铁道学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卢春房说,这个工程“人类实现了高速铁路条件下跨越能力的又一次突破”,是“世界桥梁史上具有开创性意义的事件”。

谈及这个跨度,张敏饱含深情:长江是我们的母亲河,保护母亲河是我们共同的责任;长江南通段是公认的黄金水道,在航运上作用非常大,所以,我们不能因为造桥破坏母亲河,破坏黄金水道的航运。兼顾跨越天堑、保护母亲河与黄金水道的要求,沪通桥选择了主跨1092米大跨度过江的方案。

最终,一座双塔五跨三索面的主桥应运而生,当然,它也顺理成章成为世界跨度最大的公铁两用斜拉桥。

许丛军 摄

【一桥三用】

改革开放以后,万里长江上约七成的大桥设计方案出自大桥院之手。

张敏先后主持和参与了武汉天兴洲公铁两用长江大桥、南京大胜关长江大桥、重庆朝天门长江大桥、泰州长江公路大桥、镇江五峰山长江大桥等重大项目的设计和技术决策工作。然而,作为南通人,他对沪通桥的重视与关注超过了任何一座长江大桥。

张敏说,沪通大桥是一座功能非常齐全的大桥。这座桥主要有三个功能。首先,就国铁而言,它是国家铁路网“沿海大通道”的组成部分,这个通道北起辽东半岛、经鲁东、苏北、苏中,再到上海、浙江、福建,一直到广东,这是一个国家性功能;其次,从城际铁路看,它可以连接徐州、宿迁、淮安、盐城、南通,又可以连接从青岛过来的连云港、盐城、南通,向南又可以到上海到苏州、嘉兴、宁波;另外,就公路而言,它是中国高速公路网的重要组成部分锡通高速公路的过江通道。这座桥是一桥三用。

张敏认为,一桥三用,可以缓解苏南、苏中和苏北之间过江通道的紧张。

沪通长江大桥是世界级超级项目。

过去,国外公铁两用桥最大跨度是490米,荷载没有沪通桥的一半大,只有两线铁路、四线公路。我们的沪通大桥是四线铁路、六车道高速公路,而且,我们的铁路荷载比别人重得多。所以,应该说,这个项目是个世界级的超级项目。

作为中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张敏详细向记者讲述了沪通桥的荷载。他介绍说,就荷载而言,一线铁路大约相当于8至10条车道的高速公路,拥有四线铁路、六车道高速公路的沪通桥的荷载几乎相当于40条车道的高速公路。

许丛军 摄

【自主创新】

大桥院把沪通大桥打造成一面自主创新的新旗帜。沪通桥的新跨越有很多自主创新作支撑。

张敏首先介绍了沪通桥的新结构。一般,国外的做法是钢桁上面放桥面板,不共同受力;而沪通桥是钢桁与钢箱进行结合,上层跑汽车,下层跑火车,这种箱桁组合结构,应该说别人都没有做过。

新跨越的背后是材料的创新。中铁大桥院历来有致力于桥梁用钢新材料研究的传统,大桥院老一辈桥梁专家、九江长江大桥的总设计师方秦汉院士享有“钢霸”的盛誉。早在沪通大桥的设计阶段,大桥院便会同鞍钢、武钢,进行了材料的储备,研究了新的钢种Q500,这些钢种在桥梁用钢领域处于领先水平。

张敏认为,沪通大桥的新工艺主要表现在基础施工和架梁施工。

沪通大桥主桥的两个大型的沉井基础可以把占用长江的尺寸大大减小,同时,可以实现工厂化生产,减少现场施工对长江环境的影响。

沪通桥的架梁是一个新工艺。过去,在架梁的时候,原来往往是一个个杆件单个拼;后来,从单个杆件拼变成桁片一片一片地拼;再后来,是一个桁段一个桁段地拼;沪通长江大桥在研究了国内外钢梁制造架设的基础上,提出了大节段整体焊接制造、整体运输架设的新工艺,节段间采用栓焊混合连接方式,高栓用量的大幅增长,减少了现场安装工程量,保证了钢梁质量的同时,也减少了高栓延迟断裂对高铁行车带来的安全隐患,极大促进了钢梁制造和架设技术的进步。

沪通桥对南通而言,意味着融入中国高铁网,意味着南通与长三角的龙头上海之间拥有了面向公众的大运量、全天候、快速交通方式。张敏说,我相信沪通大桥建成后家乡的发展速度会更快!因为我们融入了中国高铁网,我们的江海运输就像插上了翅膀一样,这个意义非常重大!

许丛军 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