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仅一人成功,二次全员登顶 | 通城这群“攀登者”的故事也很燃|南通发布

国庆长假期间,一部由吴京、章子怡等主演的剧情冒险电影 《攀登者》受到众多观众的热捧。影片聚焦了中国登山队两次挑战世界之巅——珠穆朗玛峰的感人故事。

在南通市第一人民医院,也有一群特殊的“攀登者”:他们分别是来自该院神经内科、神经外科、影像科、皮肤科的4名医生,平均年龄不超过40周岁。2017年、2019年,他们分别两次挑战全国十大登山名山——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内的四姑娘山。10月7日,记者走近了他们,聆听精彩的登山故事。

首次登顶,仅一人成功

“和他们三个人的有备前往相比,第一次登四姑娘山,我算是临时起意的。”市一院80后皮肤科医生李隽自嘲,自己长了一张骗人的娃娃脸,平时说话也是不紧不慢,性格很温和,看起来一点不像是搞户外运动。但其实,他有一颗很强大的内心,任何户外运动和极限刺激运动,他都愿意去尝试。

2017年5月,一次偶然的机会,李隽听说几个同事要去登四姑娘山,他马上就心动了。在出发前几天,迅速购买了一套登山装备,果断加盟。

有“蜀山之后”“东方阿尔卑斯”美誉的四姑娘山被当地的藏民崇敬为“神山”,相传,四位美丽善良的姑娘,为了保护她们心爱的大熊猫,同凶猛的妖魔作英勇斗争,最后变成了四座挺拔秀美的山峰挺立。四姑娘山位于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小金县与汶川县交界处,距成都200公里,由四座长年被冰雪覆盖的山峰组成。“之所以选择四姑娘山,是因为这座山的大峰攀登难度适中,属于入门级雪山,比较适合初级登山者挑战。”市一院影像科80后医生王林回忆,第一次登四姑娘山,正所谓“无知者无畏”,在雨雪交加的天气,他仍然坚持在户外搭帐篷,由于没有充分休息,导致第二天无法有足够的体力成功登顶。“当时的感觉就相当于刚值完一个夜班,压根没有力气登顶。”

“登山杖468元,头灯189元,登山鞋929元,抓绒裤129元,冲锋裤2292元,徒步袜56元,帐篷1649元……还有墨镜、睡袋等等。”李隽至今还记得当时这套装备一共花了一万多元。然而,再好的装备,也抵不过强烈的高反。首次挑战四姑娘山大峰,李隽完败给高反带来的嗜睡。

神经外科80后医生蔡刚应该是几个人中户外经验最足的一个,早在大学时代,他就经常参加徒步等户外运动,拥有完备的登山装备,“李隽就是向我买的二手装备。” 然而,人算不如天算,因为营地的积水和马儿的铃铛声,蔡刚在登顶前几乎一夜未睡,考虑到生命安危,他果断放弃冲顶。

在四个人当中,年龄最大的神经内科“75后”医生李胜利身材瘦弱,但却在两年前的这次挑战中成为成功登顶四姑娘山大峰的唯一一人,海拔5025米,这充分得益于他登顶前夜充足的休息。“其实,当时我也有高原反应,但我还是坚持了下来。如果你不去尝试,压根不知道自己有多强大!”李胜利回忆,当时选择了凌晨三点登顶,可漫天大雪毫无停的迹象,完全寻不到路的痕迹,只能借助头灯的照明紧跟向导的步伐,开始了攀登。每爬一步,心就跳快一拍,呼吸就更加急促,雪坡从30度,慢慢变成40度、50度、60度、70度,只能手脚并用“爬”山,雪更是深一脚浅一脚,深的地方甚至没过小腿肚子。

“凌晨三点,雪还没有化,都很坚固,而且岩石裸露的部分结上了薄薄的冰,脚踩上去,直往下滑,根本无法用上力气。手虽然带着手套,在雪里抓久了也冷得不行,渐渐发现这双手套不防水(缺少户外经验,准备不充分),慢慢湿透,体温被手套不断吸取,又不能徒手攀登,停下休息就会觉得有点冷。这就是可怕的‘失温’现象!”面对似乎永远也爬不完的雪坡,李胜利给自己制定了个目标,每次走十步,然后停下来歇半分钟,再爬十步,慢慢向前挪。  
2017年5月23日凌晨5点46分,李胜利终于到达大峰海拔4900米垭口,沿着铁索继续向上攀登;清晨6点30分,李胜利成功登顶5025米四姑娘山大峰,从大峰营地至成功登顶,历时2.5小时!

二度挑战,集体凌绝顶

2017年首次登顶四姑娘山大峰挑战失败,给蔡刚、王林和李隽留下了深深的遗憾。但这份遗憾,在两年后,终于得到了弥补。

2019年7月1日,原班人马再次集结,经过整整6小时的长坪沟徒步,他们一行四人顺利到达三峰营地,海拔4225米,群山环绕,高山草甸、各色花朵遍地,心旷神怡。“但整个身体感觉即将散架,每个关节都微微的不适,尤其头部,久违的血管搏动样头痛已经处于萌芽状态,这是偏头痛发作的前兆。”李胜利坦言,自己虽然是神经内科医生,但面对高反诱发的偏头痛同样无法回避。所幸他早有准备,喘着气迅速服下一粒“散利痛”。他的经验是:对付偏头痛,要么抓紧休息,不使用药物;要么就尽早使用,效果最佳。

与首次登顶相比,二度挑战,他们准备更加充分。团队药物由李胜利负责准备,发放统计,观察服用效果。“我清楚地记得,我吃了一粒散利痛,李隽吃了3粒日本进口的去痛片,王林吃了3粒唑吡坦片、3粒黄连素,蔡刚体能较好,没有服用任何药物。”此行,四人除了签订“生死状”(登山协议)外,还统一购买了直升机救援服务,以防万一。“为了顺利登顶,我在出发前一个月就开始训练,每天爬楼梯上下班。”李隽笑着说。

“水一定要带足,成功登顶的关键不外乎体力加技巧。”王林告诉记者,在登顶前一天,4人在三峰营地享受了一顿美味的煲鸡汤,补足体力,充分休息,全力抵抗高原反应。他说,最危险的就是登山的时候打滑,越往上就越容易踩到很多被风化的碎石,脚踩下去,压根不知道那块石头会松动,只能凝神定气、快速通过。

 7月2日凌晨三点20分,下着小雨,4人在4名向导“一对一”的带领下,开始登顶四姑娘三峰。令大伙记忆最深的是一只被唤作“小白”的狗(当地一位向导的),也陪着他们一同登顶。“在登顶时,小白不慎掉入了一个冰窟窿,好在后来被大伙救了上来。而我也差点从悬崖上摔下去,幸亏密密麻麻的树木挡住了我的身躯,让我有惊无险、逃过一劫!”王林现在回想起来仍然觉得后怕。他偷偷告诉记者,其实,登山这件事,家里人很反对,他一直瞒着老婆,只说是去旅行。

2019年7月2日上午,李胜利、蔡刚、王林、李隽四人全部成功登顶四姑娘山三峰,海拔5355米!“这应该算技术型入门级山峰,三峰最难的一段是一个70度-85度的攀爬,基本上就是直上直下的感觉,走几步就要休息很久。”李胜利坦言,成功登顶三峰并不容易,曾经有过一瞬间,他也想过放弃,心里有个声音对他说:“算了吧,下去吧!”但最终他还是战胜了这个念头,喘着气一小步一小步地往上挪,最终把这件事情做成了。

二度挑战,蔡刚右腿旧伤复发,但他靠着顽强的毅力坚持下来了;李隽在登顶当天甚至还发着热,但他精神振奋,尽管比李胜利、蔡刚晚到1小时,最终还是成功登顶!

敬畏自然,感悟生命渺小

  

人为什么要登山?在电影《攀登者》中,中国登山队队长方五洲给出了这样的答案:因为人类迟早要探索未知的世界,宇航员飞向太空,潜水员深入海底,自然也需要有人攀登高峰,走向更广阔的天地。

“那一刻,我直接跪倒,面对大自然,永怀敬畏之心。登顶大峰者,不计其数,但于我,人生达到一个新的高度。毫无脚踩大峰的自豪感,我于雪山,微小如砂石,只不过,我有幸经历感受。”回想首次登顶四姑娘山大峰的那一刻,李胜利仍然心潮澎湃。在他看来,在高海拔攀登中可以更客观地认识自己,在风雪中感受有节奏的呼吸,静静地聆听心脏强而有力的跳动,在跌爬滚打中前进,这些都是难能可贵的生命体验。

在很多人眼里登山运动是一项花钱买罪受的运动。“可我们干嘛那么在意别人的眼光呢?只有你自己攀登,才会欣赏到沿途的美景,那已是无法用文字来描述,留给你的只有震撼;只有你自己攀登,才会发现对于大自然来说自己有多渺小;只有你自己攀登,才会发掘自己的潜能,一切皆有可能;只有你自己攀登,当你登顶的时候,才能体会到什么是‘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李隽至今还保留着一本厚厚的游记,那些在山上写下的肺腑之言,始终激励着他不断前行。他的手机里也一直保存着一张四姑娘山上拍下的雪莲花,它倔强地长在山的裂隙之间,让人感叹生命的强大。

“敬畏生命,敬畏自然,珍惜生命中所拥有的一切!”这是蔡刚在登顶后的真实感言。王林更看重团队登山带来的正能量,“爷本沧海一过客,幸得风雨同舟人!今年成功登顶第一座雪山,明年争取进步一点点,相约岷山主峰雪宝顶,海拔5588米!”

有些事,现在不做,这辈子就别想了。4个年轻医生的登山壮举在市一院也引起了不小的轰动。“年轻人有梦想总是好的!‘爱吾之所爱’,觅同好之诸友,践于行,更难能可贵!”该院心内科原主任管耘园认为,医生的职业压力巨大,年轻人的激情往往会被过早压抑甚至淹没。这4个不同专业的年轻人,走到一起,那怕是瞬间跳出蕃篱,也极不易。而且那“一瞬”,他们选择去拥抱大自然,天人合一,又是何等高妙!

同样是旅游爱好者,管耘园认为四姑娘山是勇敢者的“圣殿”,是对意志和生命力的考验,因为这一路上随时会遇到各种意想不到的风险……但他们心甘情愿、义天反顾、浪漫卓绝地完成了这一壮举!“我真地由衷地喜爱他们,佩服他们,为他们喝彩!”

“真的会上瘾。我想在有生之年不断挑战自己的限度!那种征服感和成就感,尽在不言中。”在王林看来,和小伙伴们一起登山,一起拍照片,一起搭帐篷,一起生火做饭的经历,让人生变得更加丰富圆满。眼下,2019中国森林旅游节即将在通举办,他和蔡刚已经报名参加森旅节重头活动——半程马拉松比赛,挑战体能,为明年的登上雪宝顶做准备。

永不放弃、永不言败的登山精神,让4个年轻医生在工作中也收获着成长和进步。以37岁的李隽为例,近年来先后获得南通大学第九届青年教师讲课竞赛中获得一等奖、第八届全国医学(医药)院校青年教师教学基本功比赛中获得三等奖、南京医科大学康达学院第四届青年教师教学(英文)基本功竞赛优秀奖,目前正在南京中医药大学攻读博士,漂亮地完成了人生中的一个个挑战。和他同龄的王林则是南通市青年医学重点人才,目前担任江苏省医学会放射学分会肌骨学组秘书、江苏省中西医结合学会影像诊断专业委员会磁共振学组委员,多次在欧洲放射学大会、亚洲腹部放射学大会等国际会议上作大会发言,可谓“工作登山两不误”。

何谓最美:没去过的地方最美。“人生就是一场经历。经历过登山,经历过生死考验,你会看开一切,生活和工作中的不如意几乎不值一提。面对任何困难,我们不会逃避,而是一个个去克服、达成,直到走不动的那一天!”40岁的李胜利在不惑之年得出了这样的感悟。

身体在地狱、眼睛在天堂、灵魂在路上。正如著名登山家马洛里所说“because it is there” 。

下一次,期待这群攀登者迈上更高的人生顶峰!

(图片由本文主人公提供)

新闻链接:

四姑娘山的四座山峰分别是大峰、二峰、三峰、四峰,登山难度系数逐渐递增。

大峰:海拔5025米,入门级雪山,不需要特别的装备和登山技巧,只要身体健康,在天气好的情况下,在海子沟骑马或徒步半日,跟着协作从大峰大本营出发,最短只需要2.5个小时,就能完成登顶。

二峰:海拔5276米,雪山挑战升级版,二峰比大峰难度高,徒步时间明显加长,登顶需要4-5小时,垭口也更难翻越,因为只有3米左右的宽度,需要打保护;

三峰:海拔5355米,技术型入门级山峰,三峰最难的一段,是一个70度-85度的攀爬,基本上就是直上直下的感觉,走几步就要休息很久。

四峰:海拔6250米,神级挑战。全世界迄今为止,只有26位登山员成功登顶幺妹峰,这座技术性山峰可以算是大神才敢挑战的神山。

登山技巧:

按照自己的节奏上山下山

休息时,慢坐慢起,将身体舒展开,让血液流动

徒步时,深呼吸、口鼻并用,缓慢

出汗时可稍松衣领,不要脱衣摘帽,以防伤风受寒

进餐时应在背风处,先休息一会儿再进餐

晚饭后,稍微活动后再进帐篷睡觉

帐篷留个小通风口,保证空气流通

备足水与干粮

下山不要走得太快,更不能跳跃、奔跑,这样会使膝盖和腿部肌肉感受过重的张力,而使膝关节受伤或肌肉拉伤

尽量不服用安眠药帮助睡眠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