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才8岁,深受白血病折磨!我们一起帮帮这家人可好?|南通发布

少年意外查出白血病

休学治疗耗费巨额医疗费

儿子曾经睡过的沙发。李彤 摄

“医生,救救我的孩子……”一对新南通人夫妇,在家庭最低谷之际发出呼唤。

这是一个“湖南+广东”的家庭组合,丈夫张伯辉来自长沙宁乡县老粮仓镇石清村,妻子李金兰来自茂名市白电县城,9年前来通,育有两子,夫妇俩在市区万象新路找了间店面开了一家金银加工店。

“来通的头四年,生活过得挺舒心,南通经济条件不错,这里的街坊邻居很友好,也很关照我的生意。”在“十一”国庆前的一次采访中,李金兰告诉我们,家庭生活的转折起始于2014年3月。

那一年,小儿子张炫才刚满8岁,在南通市第一人民院确诊患有急性髓系白血病,在医生的推荐下,时年夫妇俩将儿子带到苏州大学附属儿童医院做了5个疗程的化疗,“这次化疗一做,前前后后花了整一年的时间,费用很高。”李金兰说,40万的化疗费用,这才只是一个开始。

为了给儿子安心养病,无奈只得在其就读的跃龙小学办理了休学。经过一年的休养,2015年儿子的身体稍许恢复了些,未料2016年病情再度复发。

三本献血本沾满了父爱

15天献一次血小板烙下病根

张伯辉的献血本。李彤  摄

据李金兰透露,这一次病情复发,较之第一次更为凶险。苏大附属儿童医院的医生建议,当下最好的治疗方案,就是寻找完全相合的造血干细胞进行移植。

“亲属的相合概率高,在寻找配对的过程中,全家老小都做了检测,最后的一线希望寄在了大儿子身上。”让大家欣喜又万分纠结的是,大儿子造血干细胞匹配度达到了10个点,也就是医学界通常说的完全相合。可是,孩子的奶奶提出,如果通过移植,非但没能救得了老二,连家里老大也搭进去了,可怎么是好?!

“做造血干细胞移植,至少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如果不做,那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在全家人的一番“挣扎”下,最后的决定是:做手术、救孩子。

这一场手术,费用是70万。摆在这家人面前的经济压力,如同数座大山横亘在眼前。“为了救儿子,我去借。”这几年,张伯辉把湖南老家的房子抵押给了银行,跟身边的朋友也是借了一圈又一圈。

如今,夫妇俩蜗居在金银加工店十多平米的空间里。“孩子他爸,整宿整宿地睡不好,有时候我一觉醒来发现,他还在床上翻来覆去,为了儿子,他操碎了心。”说起丈夫,李金兰也是满目心疼。

完成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

如今重回课堂做了一名旁听生

目前夫妇俩蜗居在店里。李彤 摄

在月月入不敷出的日子里,为了节省医疗开支,儿子需要用血的时候,张伯辉只好高频次地捐献血小板,最急的时候平均每15天献一次,家里3个献血本满满都是这位父亲的献血记录,最终目的——只为救儿子。

孰料,高频次的献血也给张伯辉烙下了病根,因献血过多,导致供血不足,进而引发颈椎压迫神经的病征,这一回手术又耗去10万。每一次大额开销,对这个家庭来说,都可谓雪上加霜。

目前,小儿子张炫已经从苏州接回了南通,经过手术,命是救回来了,但手术的畸形排异反应出现在孩子的肺部以及肢体的关节部位。“10个手指无法伸直,肘关节和膝关节也不利索,肘部弯不了下肢蹲不了,这也就导致上厕所随时需要家人的帮助。而且,孩子经常咳嗽,在后续的检查中发现,肺部存在阴影。”李金兰说,儿子现在一天需做两次雾化,环孢素、阿奇霉素……各种药物加在一起,每月的药物开销将近三千元。

不过夫妇俩说,这些年在南通,在他们全家最为困难的时候,也遇到了不少好心人。比如跃龙小学的师生、和平桥街道濠西社区的辖区干部,还有社会上不少好心人都相继伸出援手帮助他们。现在,孩子已经重回校园,虽然没法像一个正常孩子一样上课作业考试,目前只能在四年级的教室里做一名旁听生。当我们问起这家人最大的心愿时,夫妇俩异口同声道:希望儿子的病情早日好转,不再受到病痛的折磨。

如果你想对这个困难家庭给予帮助,欢迎拨打江海晚报新闻热线:0513-85110110。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