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觉志丨14年,我在南通拍“路桥隧”|南通发布

我叫许丛军,南通报业集团记者。

20次拍摄宁启铁路、70多次拍摄沪通长江大桥,从苏通大桥到崇启大桥,从通京大道到江海大道高架到长江路高架,从洋口港到通州湾到通海港区,从啬园路隧道到轨交1号线、2号线……14年的南通之旅,我用镜头见证了南通的快速发展。

两次踩点选择起飞地点,“绿巨人”来了!

10月11日早7时36分,“绿巨人”出现在无人机的画面里,几十秒的时间就驶过宁启铁路跨G40沪陕高速路段,被定格为四张照片。

为记录这一刻,之前我做了很多准备。

选择这里,是因为铁路、高速交叉点,也是因为跨线桥是蓝色的,加上“绿巨人”的绿色,在蓝天白云下肯定有比较好的效果。

之前两次到这里踩点,选择起飞地点。11日一大早就自己开车30多公里在这里等候,可惜遇上了大雾天,和预想的效果差了很多,只是记录了一下。之后又开车到海门站,空中、地面结合拍摄了“绿巨人”进站、出站的画面。

前一天晚上整理了一下照片,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间,仅拍摄宁启铁路复线电气化改造和宁启铁路二期工程建设,就先后近20次走进宁启铁路海门、启东、海安等地的施工现场,记录了铁路建设的重要节点。

△2014年7月6日,工人在宁启铁路复线九圩港大桥施工现场忙碌

△2014年11月5日拍摄的通扬运河特大桥施工现场画面,宁启铁路复线电化工程通扬运河特大桥128米提篮拱合龙

△2014年12月13日,施工人员在宁启铁路复线电气化工程南通段整修线路,宁启铁路一辆列车从旁边驶过

△2015年7月12日,施工人员在宁启铁路复线电气化改造工程江苏省海安段进行高空作业

△2015年12月27日,在宁启铁路上试跑的首列和谐号动车组驶入南通火车站,标志着宁启铁路复线及电气化改造工程圆满收官

△2016年5月15日,宁启铁路复线动车组正式通车

△2018年10月8日,建设者在宁启铁路二期Ⅰ标段忙碌

△2019年1月5日,宁启铁路南通至启东段正式开通运营,运营初期每天开行旅客列车3对

70多次拍摄沪通长江大桥

作为专业摄影记者,有责任有义务记录好时代发展,生动展现好大时代的精神风貌,提炼出一些世纪工程中蕴含的民族精神和工匠精神。

回想了一下,自2005年从东北应聘到南通,14年的时间里,拍摄了许多重点工程建设过程,从苏通大桥到崇启大桥到沪通长江大桥,从通京大道到江海大道高架到长江路高架,从洋口港到通州湾到通海港区,从啬园路隧道到轨交1号线、2号线……可以说,我用镜头见证了南通的快速发展。

洋口港、阳光岛从无到有,我都一一记录;崇启大桥拍了19个节点,有时候赶时间,就买了面包在车里吃;在5年多的时间里,我拍摄了70多次沪通长江大桥,起早贪黑去采访拍摄已成家常便饭。按照导航大概算一下,仅自己开车去拍摄沪通长江大桥,就跑了有3000公里。

去拍大桥,都是开车先到码头,搭运送工人的船到江上的施工地点。每一次拍摄,至少都要半天,按照涨潮落潮,船要绕圈才能到大桥,最长的一次是早上6点多出去,晚上10点多才回来,因为一些施工节点不是那么容易的。

建桥初期爬上爬下很费力,不像后期转几个电梯就可以上去。虽然费力,但是和建设者付出的辛苦,记录者的付出就不算什么了。

也很感谢大桥承建单位中铁大桥局和中交二航局为采访拍摄提供了很多帮助,使得我能及时记录下各个建设节点。自己也从单纯的记录进度、节点,到寻找亮点,比如大桥工地上的江苏籍、南通籍的建设者,记录了他们为家乡建大桥的喜悦和自豪,比如国庆节坚守岗位的建桥工人等等。

从拍摄蓝天白云下的施工,到记录日出日落的施工现场。因为有了无人机,拍摄更方便了,自费买的10个无人机,有8个参与了拍摄沪通长江大桥,拍摄中遇到的意外太多了,好在最终都有惊无险。

在大桥建设者的努力下,一个个重大节点有序推进,雄伟、壮观的世界首座主跨超千米的公铁两用斜拉桥展现在世人面前。

独特视角挖掘背后故事

截至2018年年底,我国公路桥梁总数已经达到85.15万座,铁路桥梁也已超过6万座,远远超过世界其他国家。世界高度前100名的大桥中,中国包揽了其中的80余座,堪称“世界桥梁博物馆”。我很庆幸,能够记录其中数座创下多项世界纪录的大桥的建设过程,记录建设者的风采。

这么多年,我养成这样的习惯:要把接下来一周或者十天、半月的采访都安排好,不能每天早上起来还不知道今天拍什么,能联系确定的,就一定要提前定好。通过多年实践,我也体会到新闻摄影有记录社会、记录历史的重大责任,没有与时俱进的创新理念和强烈的竞争意识,记者就不能肩负起所承担的责任,也难以在激烈的传媒竞争中赢得一席之地。摄影记者要创新,要从一专到多能,要从“平面”到“立体”,熟练掌握文字、摄影、摄像、剪辑和多媒体传播等知识,在更多的领域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不仅仅是简单的照拍生活、重复生活,要注意选取典型的瞬间形象,运用多种拍摄技法,以独特的视角去反映、挖掘图片背后的故事。

记得拍摄开沙岛跨江跑,在陈若琳领跑起跑之前,我把无人机飞起来在空中等待,起跑时在地面拍摄了陈若琳领跑的画面,之后马上操作无人机拍摄图片和视频。经过多次空中、地面手忙脚乱的配合,现在已可以在现场第一时间发回航拍照片。

记录节点积累到一定程度就组成了专题,《世界最大跨度公铁两用斜拉桥年度施工计划圆满完成》获得中国地市报新闻奖年度图片奖。在拍摄我国设计建造的被誉为“海上五星级酒店”的世界首座半潜式圆筒型海洋生活平台“希望7号”时,除了去海边的船厂记录,出海试航、装船运往巴西的过程也都没有落下。《世界首座半潜式圆筒型海洋生活平台出海试航》的照片经新华社播发通稿之后,《人民日报》《科技日报》均在同一天在头版以主图刊发,2015年第3期《求是》杂志封底大图刊发。我克服晕船登上了在浙江嵊泗海域的亚洲最大半潜船“祥云口”轮,拍摄了《世界首座半潜式圆筒型海洋生活平台“希望7号”成功装船》的照片,该平台提前4个月成功交付,刷新了我国海工装备制造业产品提前交付的新纪录,照片先后在《人民日报海外版》头版和《新华日报》等媒体发表。去年一年仅在《人民日报》就发表照片60多张。

每一张照片的拍摄都要到现场。这么多年,能坚持不懈在基层、在现场跑,能想到一些角度、一些素材,用心用情去做报道,也可以说一直在增强“四力”方面实践着、探索着。自己也得到了各方面的认可,先后7次被评为南通市外宣工作先进个人,被评选为江苏省新闻媒体2018年“走转改”先进个人。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