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马上演中国马拉松经典施救案例:上海跑友突发室颤,二院把他从鬼门关前拉了回来|南通发布

  13日上午,在 2019南通国际马拉松赛上,一位全程马拉松参赛者主动走进37.5公里处的市第二人民医院医疗点寻求帮助,随后发生室颤——一种导致心源性猝死的严重心律失常,可谓是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他走进医疗点的时候我们就发现他情况不对,浑身湿透了,嘴唇紫绀,与我们说话反应迟钝,意识有些模糊。”市二院急救中心主任孙小兵说道,当时他正在赛道旁的医疗点参与医疗保障,见此情况,经验丰富的他觉得男子问题比较严重,立刻给予他硝酸甘油含服,但是男子说胸闷,说完就倒下去了。孙小兵和同事钱文彬立刻组织开放静脉通道,并且呼叫医疗保障指挥部,调来附近的120车紧急送往离赛道最近的二院。

  作为马拉松赛定点救治医院之一,当天二院急诊、心内等相关科室科主任全部在岗在班,严阵以待。孙小兵通过电话与院内马拉松保障组汤永新、张秀兵等详细阐述了患者的情况,院长杨建斌、党委书记任建兵高度重视,亲自赶到急诊抢救室现场组织全院力量迎战。等到120救护车一进入医院急诊大楼,准备就绪的医护人员徐志云、王燕飞等接到病人第一时间就为他上了心电监护,结果发现病人正在发生室颤,时间就是生命!急救人员立刻为他进行AED机除颤复律,并且建立静脉通道及胸外心脏按压,吸氧,终于,经过一系列的抢救,患者恢复窦性心律,并且逐渐恢复了意识。原来,这是一名来自上海的马拉松爱好者,当他获悉自己刚刚发生过室颤时,参加过多次参加马拉松的他深知这种情况的危险,连连对二院医护人员的高超医技表示感谢。截至目前记者发稿,病人情况已基本稳定。

  “马拉松主要出事地点往往集中在靠近终点处,所以我们卫生系统医疗保障组在此段设置了多个固定医疗点和增强点,而我院被定为37.5公里(全程42公里)医疗点的医疗保障团队,我们深知责任重大,医院领导高度重视,抽调了院内业务能力强、经验丰富的医务人员组成赛场和院内两个保障组,确保马拉松最后几公里的安全完成。”市二院老年科主任、马拉松二院保障组负责人马鑫说道。

  新闻链接

  这是中国马拉松赛道又一个经典施救案例。快速、迅捷、高效,结局完美,然而,这样的幸运并不是人人都有。近年来,马拉松热席卷全国,越来越多的长跑爱好者把参加一场马拉松长跑赛事并且能坚持到底,视作人生一大快事。可这项体现更高更快更强体育精神的赛事,对于某些人来说,却可能是死亡陷阱:2015年,在深圳国际马拉松比赛中,一位半程马拉松的参赛者在离终点400米时突然倒地,发生室颤,尽管马路对侧医护人员立即进行了除颤和心肺复苏等现场抢救,并在15分钟内送往医院救治,但最终经抢救无效死亡,年仅33岁。2017的上海长宁国际半程马拉松、河南省新乡市马拉松、重庆国际半程马拉松,均有人在离终点不远处突然倒地猝死。2018年昆明马拉松也有一位跑者在半程19公里处猝倒在地,虽然身边的跑者和医护人员紧张地轮番为他进行心肺复苏,但还是没能救过来。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