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40年 | 绿豆饼人家|南通发布

儿子四岁那年,不知为什么,每天从幼托班出来,路过小区门口他都要停下来,不愿往前走。我发现原来这里多了一个绿豆饼店。一个不起眼的门面,普通到堪称简陋的玻璃橱柜,柜子里塞着零零散散的食物,墙上挂着几张画像,哪怕从门口路过十次,都不一定能发现它的存在。绿豆饼店的主人是一对年轻的夫妇,貌似从农村刚出来不久,店里头还坐着一个大约三岁的小男孩,自顾儿在玩,看到我儿子,连忙站起来,噌着他妈妈右腿扭着身子不敢往前,眼睛圆溜溜地盯着我儿子。小男孩的妈妈有点畏惧又带点羞涩地瞧着我,喃喃地咧着嘴。从那天起,儿子多了一个玩伴小钢,我们也多了一个邻居———绿豆饼人家。

缘于儿子,我开始关注绿豆饼人家。

男主人每天五点就将店门打开,将前晚泡足的绿豆从缸里捞上来,架上锅,大火慢熬。另一只锅里肥肉在热锅里翻滚,留下乳白的油脂。

一旁的老婆,把面粉和小麦粉一同打磨,细细过上几次筛。一小时后,煮好的绿豆被放在窝篮里,一遍遍揉擦,边擦边放水,搓去绿豆壳留下细豆沙。

    原料全部准备好,老婆熟悉地配置上模,男主人负责烤制。做绿豆饼,烤制的火候和时间最为重要,多一分则焦,少一分饼皮则不酥,男主人拿捏着其中的温度。从他们夫妇手里出来的饼,外皮酥脆,馅料甜而不腻。

就是这样的一家小店,无论严冬或酷暑,路过时,总有人站在它的门前,等待着热气腾腾的绿豆饼。

一晃儿子上小学了。绿豆饼人家越做越好,夫妇俩将隔壁的两间店面盘了下来,增加了几种海鲜茶点。有鱿鱼饺,有海带锅帖,虾籽烤饼等等。女主人的衣着也光鲜起来,案板上一角蹲着一瓶玉兰油水润霜。小钢的脚上是簇新的耐克鞋,那可是我忍了几次都没敢下手的啊!绿豆饼人家已经开始融入了县城的生活。但男主人遗憾地告诉我,小钢因为户口不在县城,只好回乡下念书了。

绿豆饼店开始延长经营时间,有几次我出差很晚回来,还发现他们夫妇俩在店里忙碌的身影。

再次见到小钢,是我儿子上高二的时候,那时小钢的个子已窜到比我儿子还高。他带来了一大袋绿豆饼,并且告诉我们,他已经在读乡下的职中,学的是做西点专业。我告诉他,现在国家的政策越来越宽松了,只要肯吃苦,像你父母一样,日子会越过越火的。

为照顾儿子高考,我们搬出了小区,在学校旁边租了间房子。高三紧张而忙碌,儿子全身心地扑在课本上,我也进入了两点一线的模式,直到高考结束的那天。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三口刚用完餐,门铃响了,打开门,是绿豆饼人家三口子。小钢上来就拥抱我儿子,向他要QQ号。我和老公连忙敬烟上茶。初夏,天已微热,小钢的妈妈,这位绿豆饼店的老板娘,一身铜氨丝的连衣裙,浑身散发着时尚的气息。左手腕上一只碧绿的和田玉镯子,在灯光下温润剔透。他俩告诉我,已经在艾民小区买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那年,儿子在小钢家住了一个暑假。

儿子考取了省城的大学,我们居住的县城迎来了史无前例的旧城改造。拆迁,砌高楼,推土机,塔吊日夜不歇,到处都是建筑工人忙碌的身影。我家拿到了一笔政府给的不菲的拆迁款,还住上了政府安排的新的住宅楼,整天屁颠屁颠地逢人就夸政府好。绿豆饼人家得到了政府的补偿款,一举拿下了苏北最大的农贸市场里的两间店面。小钢也毕业了,绿豆饼店又增加了十几种西式糕点。每逢节假日,店里都是通宵达旦,各种各样的礼品茶点盒走进了县城的千家万户。营业执照上再也不是个体户,赫然显示的是有限责任公司,收银台上贴上了支付宝和微信扫码图。小钢当起了总经理,用男主人的话说,这时代发展得太快了,我们这代人是落伍了,只配送送货了。放手吧,让年轻人上。

那年暑假,儿子带了位加拿大籍的同学回来。小钢拿出的绿豆饼口感饱满而绵密,看似薄薄的饼皮,细数下来,却有整整12层,吃得这位加拿大国际友人连声啧啧称赞。三个年轻人在电脑上捣鼓了几天,将绿豆饼店开到了天猫网上,从此,小钢家的几十种饼点走向了全国各地,走出了国门。

昨晚,小钢打电话给我,说他生了个男孩,将来再也不用愁户口上学的事儿了,直接报市里的国际学校。我也告诉他,我儿子在加拿大,已被一家跨国公司录用。放下电话,我感慨万千,彻夜难寐。我们这几代人算是赶上了一个好的时代啊。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