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40年 | 饮水“提质”|南通发布

我家的饮水,从民沟水、井水、自来水,直到纯净水。饮水的变化,见证了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百姓生活处在不断“提质”中。 

我家紧靠新官河畔。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我家吃水用水还算便利。那时候,工业污染少,环境整洁清爽,沟河清澈见底。我用水桶将水缸注满水,把压得粉碎的明矾放入水缸里搅拌,待杂质沉入缸底,水才可饮用。母亲岁数大了,不能挑水,我一有空就去挑水,免得老人家为吃水而担忧。我的哥哥在部队因公牺牲,母亲成了烈属。有一次,学校里组建了一支学雷锋小组,由张老师带队到我家为母亲做好事。少先队员们来到民沟边挑水,因为那里的水更清爽,更清甜。学生们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母亲的水缸满满的,她不停地说:“谢谢,谢谢……”

八十年代初期,河中污染物多了起来。为了吃上洁净的水,大家掀起一股打井热潮。母亲请人来打井,动工了,机器不停地注水,瓦桶不停往地下钻,哗哗的泥水不停地往外流。轰隆隆的声音引来邻居们观看。不到半天功夫,一口井打好了。井水清清的,甜甜的。

后来,政府为民办实事,要让群众喝上自来水,保障健康,减少疾病。公社领导组织人力物力在瑞祥轧钢厂的开阔地带挖了一口很大的深井,旁边高高的水塔耸立在半空中,机器日夜不停地转动。自来水管通到千家万户,也安装到了我的家中。当我拧开水龙头,清水注入锅内,既方便又卫生。我喝着可口的自来水,笑着说:“自来水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我们乡下人也像城里人一样,享受到自来水的好处,多亏了公社干部。”

时间移至2010年,考虑到深井水矿物质含量多、水质较差等原因,政府号召大家饮用长江水,健康又卫生。于是,由政府出资开展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改水运动。长江水经过海门水厂多道工序的净化,水质清纯,可达到直饮标准。我家从中感受到党和政府的温暖。

现在,在饮用长江水的同时,我家还购置了一台荣事达净水器,出水纯净,可与矿泉水媲美。水清清的,爽爽的,甜甜的,喝在嘴里,甜在心里,一家人在饮水方面无后顾之忧。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