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女团|南通发布

在邻居阿姨的撮合下,我相了次亲。对方和我同龄,都是大龄未婚青年,家庭关系简单,自营一家小饭馆。

那天见面时正是傍晚时分,我们约在一个小花园,那男孩一个劲地往我脸上凑,委实吓到了我。这位仁兄是近视眼还是别有用心?小伙子长得还算白净,五官端正,个头不高,我穿高跟鞋和他在同一水平线上。说实话,我不是外貌协会的,对这些我当时也没介意。我们在花园里聊了一会儿,谈到我的职业,他突然提到一个叫宛如的女孩,和我是同行,和他有一面之缘。

我恍然大悟,他和宛如相过亲,这世界真是小,宛如是我的闺蜜。他说宛如的声音很好听,人和声音却不匹配。我释然,他相不中宛如,自然也不会相中我。我和宛如都是那种素面朝天,不喜欢涂脂抹粉的女子。

闺蜜聚会,我和宛如说起,宛如说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学历不高,人也一般,仗着家里有两套拆迁房,找对象挑肥拣瘦。子涵插话:“男人不管长得多么歪瓜裂枣,都想找个天仙,可是仙女怎么会瞧上他呢!”雨虹戏言:“像我们这样的超龄剩女已经没有市场了。”

雨虹是我们四个中间年龄最小的一个,在零售业做管理,她最近和一个离异男在约会。离异男保养地很年轻,是一家国企的高层。两人第一次见面,离异男做东请客,饭桌上他彬彬有礼,谈吐自然,雨虹对他的印象还不错。第二次他打电话约雨虹,对雨虹的职业颇有微词,嫌弃她从事服务业太辛苦不体面。他还有意无意地透露自己谈过一个“门当户对”的女朋友,是国家公务员,长得个高腿长,肤白眼大,美中不足就是离过一次婚,带着一个3岁的儿子。离异男侃侃而谈:我不想找一个离异带孩子的女性,想找个未婚的,再生一个儿子……雨虹立刻兴味索然,没有了和他交流的欲望。就这人品,白送也不能要!

人以类聚,物以群分。我们四姐妹在周围人眼里是婚恋钉子户、困难户。我们有着相同的烦恼,其中之一就是五花八门的相亲,遇到的那些奇葩相亲对象让人啼笑皆非:大谈特谈前女友的男人,拿我们和前女友作对比的男人,挖空心思打探我们过往情史的男人,见几次面就不声不响玩失踪的逃跑男,同时和几个女孩交往的风流男,自以为是炫房炫车的土豪男……

我们这个“超龄剩女团”淡定自如,我们不拒绝老套的相亲,有合适的对象见见无妨,也乐于尝试征婚网站、相亲大会、交友会等新鲜事物,拓展自己的社交圈。

剩女的世界有许多有趣的事情。我们几个经常结伴去旅行。没有男人为我们披上婚纱,盘起长发,我们自己联系了一家婚纱影楼,四个人拍了一组别具一格的婚纱照,留住我们最美的容颜。

最近,子涵和一位大学讲师确定了恋爱关系,雨虹也找到了她的白马王子。眼看她俩好事将近,我和宛如商量好:如果遇不到合适的男人共度余生,等到老了,我俩一起找家养老院安度晚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