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难出世的《钱锺书全集》|南通发布

    事实上,假如钱锺书同意,出版社要出版真正意义上的《钱锺书全集》,困难还是很大的,还有很多基础性工作要做。三联出版的《钱锺书集》虽然声称汇集了几乎所有钱锺书已发表的重要作品,但真实情况是,钱锺书的笔记、信札、日记、散佚的诗文、外文作品、眉批等均不在作品集之列,可补之处尚多。

    钱锺书数量庞大的笔记和信札,就足以让出版社望而生畏。好在杨绛去世前,高龄之下,在钱锺书著作出版上,还是做了几件功德无量的事的。除出版《钱锺书集》,在她主持、推动下,还出版了《钱锺书手稿集》《宋诗纪事补正》《宋诗纪事补订》《钱锺书英文文集》等。仅《钱锺书手稿集》的出版,就是一项巨大的工程。自2000年开始到2015年年底结束,前后长达15年。《手稿集》包括《容安馆札记》(全3册)、《中文笔记》(全20册)、《外文笔记》(全48册,附1册),共皇皇72卷册。国内恐怕没有几家出版社如商务印书馆这样有魄力和耐心了。

    《钱锺书集》出版时,陆文虎搜集了三百余封钱氏信札,准备收入集子,但很快被制止。这是预料之中的。笔者曾简单梳理了钱锺书一生写信情况,结论是惊人的。杨绛说:“锺书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到案头写信。”“他每天少则写一两封,多则三五封,平均要写三封。别人写信或寄书来,他总要给人家个回应。他回信是出于礼貌,并不仅仅为了应酬。好在他出手很快,呼啦呼啦几下子就是一封。”按杨绛的说法计算,后二十年一天平均写信三封,流散于外的信札就有两万封之巨!(这还不包括1978年前的)当然,后期因右拇指不适、生病住院,都不会正常写信的,但数量还是惊人的。

    钱锺书的日记和“备忘代笔谈”,也是《全集》中不可或缺的重要部分。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在无锡发现17大册早期日记,被钱锺书索回无果,可能已化为灰烬。读大学、留学、工作,他一直保持了写日记的习惯(后来日记笔记写在一起);他外出或杨绛出门,都会为杨绛写“备忘录”,详细记录见闻或家中琐事,称之“备忘代笔谈”。钱锺书的诗稿显然不只《槐聚诗存》。早期的《中书君诗初刊》《中书君近诗》,以及一生中大量酬酢抒怀诗篇多不枚举,等着有心人汇集整理。佚文中,学生时代的文章近年已发掘出一部分,不少坐实代父、代妻执笔的文章,也陆续被考证出来。外文著作《钱锺书英文文集》,也不是外语作品的全部。题写在《宋诗纪事》《韦氏第三版新国际英语大词典》等各种书中的眉批,也亟待汇集出版。

    《钱锺书全集》如果缺失这些笔记、信札、日记、散佚诗文、外文作品、眉批、译文等,都将是不完整的。这样看来,出版《钱锺书全集》几乎是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如今想来,钱锺书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拒绝出版“全集”是明智的、清醒的。假以时日,《钱锺书集》补订再版,若能将以上诸文字整理一二进去,就已经很不错了。也许,这才是最切实可行的,也是学界和一般读者欢迎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