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过你的全世界|南通发布

    再次遇见他,那是三年后的今天。

    一大早,她便来到自己年初新开张的甜品店。她给小店取了个文艺范儿的名字“小罐子甜品”——爱上“小罐子”,“惯”你一辈子。从外面看,跟其他小店别无两样。走进店内,却别有洞天。优雅的白蓝色调令整个空间盈满了清新雅致的气息。

    快要到月末了,那些账还没理出一个头绪来,急得她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今天是周末,客人要比往常多,人进进出出,搞得迎客门铃声响个不停。这不,“欢迎光临”,娇滴滴的门铃声又响了。她懒得抬头,继续专心致志地做着手中的账,反正前台的小姑娘会招呼客人的。

    “您好,请问需要点什么?”前台的小姑娘热情地招呼道。

    “谢谢,我是来找小罐子主人的。”一个浑厚的男中音。

    “哈哈,您搞错了吧?我们这里可没有啥小罐子主人呢。我们的店名倒是……”小姑娘大笑着,话刚说到一半,突然意识到:小罐子,小罐子,我们的店名不就是小罐子吗?看来他是来找我家老板的哟。想到这里,小姑娘连忙微笑着说:“你是来找我家老板的,对吗?”

    “聪明。”那男子朝小姑娘竖起了大拇指。

    小姑娘捂着嘴又笑了:“稍等,我这就进去叫她。”

    她听到小姑娘说有人找她,很是惊讶,急忙走了出来。男子坐在沙发里,饶有兴致地翻看着店中的创意杂志。她没有打扰他,静静地站在他的背后看着。她当然已经认出了他,一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人。

    三年前,他们在一个联谊会上一见如故。性格大大咧咧的她,说话做事都像个男孩子。他恰好也是那种直爽率性的人。也就是一顿饭的工夫,她和他竟然义结金兰,从此称兄道妹起来。

    当时,她还在一家大公司当客服员,一天到晚就是接电话,应付各种各样的客人。工作繁琐不说,最要命的是每天得被动接收各种各样的负能量。当初,她决定干这行的目的是为了磨炼自己的心性。大凡能干大事业的人,都得有超强的心理承受能力,而客服这个岗位可以让人很快地成长起来。只是没想到,三天两头有客人来投诉她,领导也多次找她谈话。那段时间,她焦虑,烦躁,郁闷,整天像过世界末日一般。

    她经常将苦水倒给他。他当然照单全收,他是兄长呀,虽未滴血为盟,但也不能言而无信吧。他耐心地开导她,给她出谋策划,有时还请她吃饭,送个小礼物给她什么的。其实,她不知道,那会儿他正处在情感的瓶颈期。他的未婚妻嫌弃他挣不到钱,闹着要分手。纵然他百般舍不得,最终还是选择了分手。他强颜欢笑,一直没有跟她说起自己的事儿。

    在他的关心与帮助下,她终于挺过了那段最煎熬的日子,顺利晋升了一级职位。为了庆祝升职,她特意请他吃了一顿,还许下诺言,要是哪一天来到她的小城,她一定要带他吃遍小城里的海鲜!

    那天,平日滴酒不沾的他主动要了一瓶酒。酒一喝,舌头就打滑了。他一不小心将自己的情感遭遇说了出来。她惊呆了,作为好朋友、好兄妹,竟然毫无察觉,反而还一味地给他添堵添乱。她越想越惭愧。

    终究是那段感情影响了他,三个星期后,他离开了这个令他伤心的城市,去南方闯荡。临走时,他没有跟她道别。直到在南方找到工作后,才给她发了一条短信。短信上也没说具体地址,只是大致说了下工作,然后就是叮嘱她一定要放平心态,好好工作,好好生活。最后还祝福她,在最恰当的时候,找到一个最合适的人,携手一起幸福下去。

    她看到短信的最后,落泪了。

    他像一只远去的风筝,不知落在何方。生活和工作的快节奏,令她无暇再去关注他。不久,她又荣升一级,当了总裁助理。昔日的小姐妹纷纷羡慕嫉妒她,说她真是好命,从此可以不愁吃穿了。没心没肺的她,在众人的追捧和恭维中也有点轻飘飘了。

    就在大家都以为她的事业从此会蒸蒸日上时,她突然得了一种皮肤病。脸红,四肢发痒。尤其到深夜,发作得更厉害。她忍不住,拼命挠,越挠越痒,根本无法入眠。原本活泼鲜亮的她,被折磨得面如菜色,一副颓废不堪的模样。

    她跑了很多医院,看了很多专家,都查不出确切的病根。医生给她开了抗过敏药、擦涂的止痒药膏,一开始还有点效果,但时间一长,都不管用了。这让她感到很绝望。

    哪个女人不会在意自己的脸,不会在意拥有白皙光洁的皮肤?看看镜子中那张包公似的脸,再看看两条腿上密密麻麻的斑斑点点,不要说别人,连她自己也越来越讨厌自己。

    她只好天天戴着口罩上班,却引来众人异样的目光。总裁也感到不舒服,找她谈话,问她到底得了什么病,能不能治好。她不说话,只摇头。连医生都说不出她的病根,更何况她呢?然而,她的态度显然得罪了总裁。第二天,总裁做出了一个决定,将她调到设计部门。理由是她目前的面容有损总裁助理的形象,这也将会影响到公司的公关效果。这一决定很快在公司上下传开了,有人笑话她,有人替她惋惜,也有人替她鸣不平。

    要强的她哪能咽得下这口气?她找到总裁,啥也没说,直接递上了一份辞职报告。然后,没等总裁发话,扭头跑了出去。

    离职以后,她没有自暴自弃,开始独立创业,开了这家“小罐子”甜品店。

    “小罐子,呵,还真有意思。”他终于看完手中的杂志,自言自语道。或许感觉到背后有人,随即转过头来。

    他愣住了,若不是她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几乎认不出她来了。一头长发已剪短,原来脸蛋白白的,现在有些发红,额头上还冒着几粒痘痘。

    她很自然地微笑着,上前握了握他的手:“欢迎光临小罐子甜品店。”他憨憨地笑了。

    这三年来,两人几乎没怎么联系过,虽然微信和QQ都有。或许,两人都习惯了潜水,习惯了远远的注视。但那份诚挚的感情却从未因距离的遥远而凋零,它一直在岁月的长河里沉淀、积聚。

    “对不起,惊动你了。正好出差路过这里,顺道来看看你。”他解释道。

    “瞧你说的,我们可是多年的兄妹呀。”她拍了拍他的肩,爽朗的语调跟当年一样,“走,我请你吃海鲜去!”

    他的眼睛有些湿润,庆幸路过了她的全世界,又看到了她春暖花开的模样。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