渭城送别|南通发布

    历经数日奔波,我和元二于昨夜抵达了渭城。渭城是我送元二出使安西的终点,到了渭城,就意味着我和元二要分别了。我们在街边找了一家客栈,匆匆安顿后,就各自回房休息。

    天蒙蒙亮,我就爬了起来。推开窗户,寒风细雨夹杂着初春的尘土,扑面而来。远处朦胧的山峦,被那暗淡的灰、绵绵的灰、惆怅的灰缠绕着,宛若一幅离别山水图。我蹑手蹑脚地下了楼,生怕惊扰到隔壁的元二。走到渭城的街上,发现昨夜下榻的客栈,竟是一个颇有诗意的老客栈,青砖黑瓦红灯笼,满墙的爬山虎在初春的细雨中荡着圈圈绿色涟漪,四周的杨柳树已经迫不及待地冒出了嫩绿的新芽,若是往日,我一定会为它赋诗一首。

    不知不觉,天已大亮,我返回客栈,吩咐店小二把元二的马车备好,叫了一壶老酒,端放在马车边上,我要陪元二再喝一杯,出了关就没有人陪他喝酒了!也许是舟车劳顿、也许是依依不舍,元二很久才从客栈出来。他穿着一身灰色长袍,肩上背着装满行囊的灰色布袋,灰白的头发挽着凌乱的发髻,满脸倦容。我快步迎了上去:“老兄弟,今日你我一别,此生不知何时再见,让我再陪你喝一杯!”元二怔怔地盯着我,一丝感激和悲痛从他布满血丝的眼中闪过。我缓缓地拿起那只青色的酒壶,似有千斤之重。酒声潺潺,清澈的琼浆带着我对元二的不舍,随风飞溅。醇厚的酒香,就像我们多年的感情,萦绕身边,耐人寻味。多么希望这是永远斟不满的酒!“洒了。”元二沙哑的提醒,让我回到了现实。“干!”满腹的话语我已不知如何说出口,只能深深一揖。元二“咕嘟”一声,一饮而尽,头也不回地上了马车。

    “驾”,马车带着元二离我而去。车轱辘的“嘎吱”声和马蹄的“嘀嗒”声,渐渐消失在街的尽头,清冷的大街上,只剩下仍在举手远眺的我……

    南通市朝晖小学四(7)班 张然

    指导老师 俞小钦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