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祖父母和老宅|南通发布

  在通城的属地里,有一块叫如皋,在这座小城里有祖父母和他们的老宅,这可是我金色童年里最美的念想,是我记忆中最美的天堂,最欢乐的小天地。

  老宅坐落在一块农田跟前,门口有一棵参天老树,有七十几岁了吧,它的主干又糙又黑,上面的斑纹和山中的老藤差不多,数也数不清,大概经历太多的风霜雨露了吧!继续向里走,右边是厨房,左边是餐厅,厨房有十多平方米,虽然墙上已经一片油污,但回荡着一股饭菜的香气,充满了温馨的气息。再往里走,啊哈,鸡舍出现了,它是一个木头小房子,推开小门一看,“咕咕”一阵杂乱,一只只鸡有的在下蛋,有的在架子上睡觉,有的在鸡舍里威风凛凛地踱步,似乎在说:“喔喔,这是我神圣的领土,无人能够侵犯的。”

  去老家干的第一件“坏事”就是逗鸡了,我蹑手蹑脚来到院子旁的桑树田里,那里是鸡的活动聚会厅。我拉开笼门,一只只鸡们一副闲来无事的样子,在地上散步。还有几只母鸡用尖尖嘴巴在泥土里啄着什么,小时候我不懂事,还以为在吃土呢!好一个温馨美好的家庭大聚会呀!我悄悄地靠近,然后似猛虎下山,一下子冲了下去,鸡群们立即像一群热锅上的蚂蚁四处乱窜,在院子里到处乱跑,我兴奋的劲儿别提了,越追越开心。可鸡群们可就太惨,它们在我的追逐下,只能撑开两只黄色的小脚丫在田里穿梭,有几只被逼得狗急跳墙,动用了祖先的特殊技能——飞。望着这群鸡的模样,我情不自禁地哈哈大笑起来。这时祖母拿着竹竿赶到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我已经一溜烟地逃走了!

  和鸡闹够了,我的祖父诱惑我:“要不要和我一起到地里去啊?”我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大喊道,下地下地,出发!祖父载着我,蹬着两轮自行车,我坐在后座,咔嗒,咔嗒咔嗒,小车在布满石块的土路上行驶着,我在后座上捂着半个屁股,尖叫着:“刺激啊!”祖父哈哈大笑起来,作势要加速的样子!不一会儿就来到了田边,大约有五亩地的样子,一眼望去,方方整整的,排列得井井有条,上面种满了大片大片碧绿的水稻。祖父看着自己辛苦耕种多年的田地,开心地笑了笑,开始干农活咯。祖父开始整理水稻外的花生了,花生是埋在土里的,只见他一手拿起铲子一手抓茎。一锹下去,再一抬,一下子一串完整的新鲜花生就露出来了。我也学着祖父的样子,铲了起来,可不是少了半个,就是断了半个。我的狼狈样子就别提了,见干不好,我又溜到水渠边戏弄水沟里的青蛙了,祖父看着我,无奈地摇了摇头。

  还没回到家,我的肚子就已经咕咕地叫了起来,祖父和祖母仿佛看穿了我一样,他俩迅速进了厨房,我好奇跟了进去。他俩配合得真好,祖母烧火,祖父烧菜,烟囱里顿时冒出一股股烟,一幅人间烟火的情景。是什么在响?我不禁在厨房里找了起来,哇,原来是老风机啊!我心上一计,抢过烧火的东西,把老风机像风圈一样转动起来,火一下子烧得又高又旺,“滋滋”,锅里的美味发出了悦耳的声音,我再也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祖母一见,抬起手作打屁股状,你是个捣蛋鬼啊!我立刻从烧火的位置上跳了起来,一溜烟逃走了,不一会儿我又溜回来,夹了一块炭,抓住一把稻草来到门口的田地里,自己重开炉灶烧了起来,只见祖父偷偷探出脑袋,我连忙用脚把火灭掉了。“吃饭喽!”我一溜烟跑回屋,开始大吃起来。

  祖父,祖母,老宅,都是我金色童年中最美好的回忆,老宅永远是我的一方乐土!

  通师二附五(1)班 侯书泽

  指导老师 张美芹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