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爸爸打赌|南通发布

  从小时候到现在,每逢过年过节,我都会为爸爸妈妈准备一份惊喜,但无论是什么样的节日,送妈妈的礼物总是更胜一筹。

  每当妈妈得意地拿着我的礼物在爸爸面前炫耀时,爸爸总是瞥一眼,装作不屑一顾的样子,转过头说:“无聊。”

  我知道爸爸是有些嫉妒妈妈的,便笑嘻嘻地哄他:“老爸,您别生气,等你过生日时,我也会用心帮你准备一份精美的礼物,只要你乖乖听话。”爸爸也总是大方地挥挥手,说:“去,去,我不是你妈,不吃你这一套。”

  小时候,我的挣钱方式类似于古时候的落魄书生,画一幅画、写一小段文章、折几只纸鹤,然后卖给老爸。偶尔让老爸看上眼了,一幅画就可以卖到五角钱或一块钱的高价,这可比帮妈妈干家务一天五角钱方便多了。后来渐渐长大了,变机灵了,我也拓展了“经营范围”,从老爸那儿挣钱的方法也一直延续至今,那就是跟老爸打赌。

  打赌的范围,非常随意,从“明天下雨打雷还是下雪”到“妈妈会不会同意我出去玩”等等,真可谓包罗万象。我也在这无数的打赌中,渐渐长大。

  流年似水,一眨眼爸爸已不再年轻。如果我的成长要以爸爸的苍老为代价,那么,我情愿做一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

  南通市实验小学四(9)班 陆珺瑶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