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杨梅|南通发布

  “流膏马乳涨,堕子杨梅熟。”杨梅是夏日解暑的必备品,只要咬上一口,身体的疲倦和心里的烦躁便一扫而空。我对浙江仙居县大名鼎鼎的高山杨梅早有耳闻,正想去一饱口福。于是,我和弟弟相约前往摘杨梅。

  仙居县四面环山。山上竹林青翠欲滴,树木葱茏,藤萝摇曳,小溪似蚕丝般穿山而过,公路如游蛇盘山而上……这景色,真如有神仙常居于此一般。仙居仙居,名副其实!

  一路开车上山,漫山遍野的杨梅早已笑红了脸。有的杨梅纷纷掉落,铺成了一张几十米长的红毯,以示对他乡异客热烈欢迎,为我们接风洗尘。可它们太热情了,为我们洗尘竟然动用了一场大暴雨,不但没有洗去我们身上的尘土,反而把小路泡成了烂泥。我下车后寸步难行,展开双臂,踩着小碎步,一步步向前挪,但脚下的稀泥怎奈何得了我这庞然大物?只见得一坨坨泥接连不断地落下山坡,后面的小路被我压得千疮百孔。弟弟虽身轻如燕,在小路上健步如飞,但一看到我的“杰作”,也不由得放慢了脚步。

  好不容易领教完那条比李白走过的蜀道还要难走无数倍的小路的厉害,终于爬上了山头最高处。我们开始摘杨梅了。我扎好马步,小心翼翼地顺着土坡滑到树旁,手用力一拽,几只圆滚滚的杨梅便落入手心。我一咬,杨梅鲜红的汁液迸射而出,像势不可挡的洪水掠过口腔,又争先恐后地涌入食道,再像瀑布一样飞泻到肠胃……回过神来,唇齿之间仅存一股浓郁的甜香,手上的杨梅早已剩下一粒粒核。

  我大喜。或许是因为杨梅给了我前进的动力,我竟不顾山坡陡峭,一路连跑带跳,向山腰俯冲而下。到了山腰,杨梅果然比山头上的更多、更红,甚至红得发紫,如同烈火,把我原本炽热的心彻底点燃了。我向农民伯伯借了根专用于采摘杨梅的杆子,把杆子向前一伸,再向后一拉,收回杆子一看,嘿嘿,杆子上的小篮子里杨梅满满当当的。抓了一把扔到嘴里,只觉得是蜜糖的海洋,光是舔一口都能感到浓烈的甜味。原先那股“浓郁的甜香”,早已烟消云散了。

  正当我大快朵颐时,弟弟默不作声地拿走了杆子,不甘示弱的他也想证明一下实力。他火眼金睛,一下子就选中了一只最大的杨梅,不过那杨梅掩映在绿叶之间,绿叶密密层层,围得密不透风,偶尔一阵风吹动,才会掀起几片绿叶,让里面的杨梅若隐若现。弟弟先用杆子向杨梅捅了捅,又对着杨梅打了打,接着一勾,结果不但没勾到,还震掉了周边的三四个杨梅。但是弟弟没气馁,他先用杆子上的小篮子套住杨梅,然后向后一抽,大杨梅便掉进篮子里。他拿着杨梅,眉开眼笑地向我跑来,问我要不要尝一口。弟弟首先把自己得来的成果和我这个哥哥的分享,真是太感谢他了!

  摘完杨梅,我们虽然灰头土脸,但看着一整筐杨梅,觉得自己的付出得到了回报。我有所感悟:我们可以睡到自然醒,而农民却要早出晚归;我们有豪华的酒店住,而农民只有窝棚;我们路上有汽车乘,而农民只能徒步;在山上,我们穿着名牌登山鞋,喷着驱蚊花露水,戴着太阳帽,而农民只有一顶斗笠和一双布鞋……我们的确体会到了杨梅的来之不易,但却没有体会到农民生活的艰辛:他们每天与时间赛跑,与自然搏斗;盼到丰收之时把自己的心血结晶卖出,结果只换回一点蝇头小利,甚至还遭到消费者的浪费。而勤劳朴实的农民们只是日复一日地工作着,根本不知道他们心血的归宿……但“民以食为天”,农民能够产出人类必需的食物,同其他职业一样不可或缺;农民不能因为人类科技文明的飞速发展而变得卑微。

  我盯着手中的杨梅,它仿佛变成了农民们红彤彤的笑脸,变成了农民们劳作时体内沸腾的热血,变成了农民们被夕阳余晖映红的汗珠……

  通师一附五一(2)班 李坦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