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家暴

□凯歌

我父亲的一个战友兼朋友,也是家乡的地方官员,我喊他叔。

该叔就是一个典型的基于父权社会下大男子主义和封建家庭纲常式思想的冷家暴施暴者。

他施展冷家暴的主要手段就是:发怒的时候摔东西;满嘴脏话,三句话不离生殖器官或三字经;不高兴了就分屋住,或连续多日住在单位不回家;完全掌控家庭财政,妻子的任何支出都必须向他申请。一些他认为的非必要支出,不高兴了就直接否决;对妻子和儿子进行完全脱离事实依据的贬低,将其在事业或学业中取得的成就贬得一文不值(妻子是高中语文教师,儿子是某 985 高校热门专业的硕士学位)。

他的言行举止没有对妻儿造成任何肉体伤害,但是长年累月之下,所产生的精神与人格上的伤害是难以估量的。

如此造成的结果就是,他们夫妻、父子之间完全没有任何沟通,在外人看来非常正常的一家三口,结婚近四十年身为丈夫甚至不知道妻子不喜欢冷色衣服;不知道他值班的时候妻子经常到我们家和我母亲彻夜长谈;更不知道儿子在大学经历了两次失败的恋爱,其中一次双方已经到了讨论订婚的阶段;甚至他连妻子曾经体检被误诊为宫颈癌的事情都不知道。

最可怕的是,这个叔完全不认为自己的行为有任何不妥之处,还反以为荣,自我感觉良好,经常在饭桌上向父亲和我传授他的“御家之术”。

小时候每每听他“传经授法”,都觉得很别扭,但是又说不出哪里有错误,直到高中时得益于互联网信息爆炸,才开始意识到问题所在。

虽说疏不间亲,我还是鼓起勇气和他夫人谈起过这个问题,她只是叹着气说:“这么多年都过来了,还能怎么办?现在分了会影响孩子找对象。你叔叔一辈子就这样了,你可千万别跟他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