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出泥潭

□禾连

玲姐是跟着我妈的护士,个高肤白,很聪明能干,除了工作自己还开了一家服装店,生意也不错。有一对双胞胎女儿,非常乖巧可爱。

她的老公长得人高马大,二百斤体重,整天跟一帮狐朋狗友鬼混,自己的工资糟蹋完了回家跟玲姐要,有时还偷她店里的钱。因为当时我年纪小,也就是偶尔听大人们说起他的这些劣迹。直到我真正看到他动手。

那时候我才上高一,我妈晚上在医院值班,我就跟着。妇产科和骨科是挨着的,玲姐因为动了个小手术住在骨科病房,我去她病房里玩了一会儿,就回妈妈的值班室睡了。

睡到半夜被惊醒,走廊里好像打仗一样乱,然后是有人拍门,是骨科的护士,喊我妈:“快来!”我妈一骨碌爬起来就冲出去了,我也跟着爬起来,跑到骨科走廊,就看见玲姐老公抓着玲姐的头发疯了似的往墙上撞。要知道她腿上还打着石膏!玲姐的脸肿了,门上墙上都是血,护士们根本拉不住!还好当时两个男医生起来了,一左一右给拉开。我妈赶紧把玲姐带到她屋里给她检查伤口。你们猜原因是什么?因为这家伙喝多了。

后来听妈妈说,玲姐的婚姻简直就是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现实版。吃软饭的人偏偏疑心病重,甚至不能看到玲姐正常跟男性交往,一旦看到就会有一顿拳打脚踢。每次玲姐都是为了两个女儿,打落牙齿吞进了肚里。

第二天,玲姐的舅舅领着两个人高马大的儿子来了,把那个混蛋打得趴在地上认错求饶。没多久,他又故态重萌。一天玲姐去外地进货,结果这家伙跟踪她到了车站,看到一起同行人中有一个男人(同去的有一对夫妇),抓住玲姐就是拳打脚踢,各种污言秽语。众目睽睽之下,玲姐的愤怒达到了极点,终于决定离婚。

下面的情节电视剧里都有,自抽耳光、下跪认错,保证绝不再犯。可是玲姐无论如何都要离婚。这家伙看找娘家人无效,又跑到我家来找我妈,哭得鼻涕一把泪一把,我妈打心底里是支持玲姐离婚的。不过碍于面子,还是找了玲姐一趟。

我到现在都记得很清楚,玲姐哭着说:“谁都不要劝我,我铁了心了,我自己攒钱供了一套小房子,每次我觉得我撑不下去了,我就去房子里哭一哭。我被他打了这么多年,那天被他在车站当着那么多人骂得那么厉害,人家看我的眼光,每次想起来我都想死。每次打我我都恨不能捅死他,可是为了孩子,我不能死。只是这一次,我谁都不为了,我就是死,我也得离婚。”

我上大学时,玲姐终于离了婚,净身出户。两个女儿判母亲抚养,父亲出生活费。用手指头想也知道,这个生活费,她们的父亲是不会出的。

我婚后一年,玲姐再婚,对方是个牙医,来给妈妈送喜糖,说:“无论如何,我终于不用再挨打了。”

他们的儿子出生在今年3月。我去看她,她抱着孩子,笑得比身后的花都灿烂。

祝福玲姐,也希望所有深陷家暴泥潭的女性,早日跳出来,能有自己的新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