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没有你

□周朝晖

“你要考虑好。”黄鹂背对着梓明,轻轻啜泣着,双肩在微微颤抖。

“考虑好了,”梓明走上前,抚摸着黄鹂的柔肩,将脸贴在她的秀发上温柔地说,“你从前到后没一点儿错,我若小心眼,还是男人吗?”

说完,梓明将黄鹂一把抱起,大踏步径直而去……

人们讴歌爱情,是因为她的美好,还有纯洁。

“黄鹂,你那么漂亮,嫁给我这个穷小子,真不委屈吗?”新婚之夜,众宾客散去,梓明迫不及待抱住新娘子黄鹂,再三追问。

“你傻啊?这时候还说这话?”黄鹂娇叱着,轻捶了梓明一记粉拳。

梓明捉住了黄鹂的手,深情凝视着喜烛下的美娇娘,感慨不已:“我父母双亡是个孤儿,能把你娶回家,真是祖坟上冒青烟,前世修来的福呢!”

“经人介绍我一眼就看中你的帅气稳重。虽说你在厂里工作收入一般,但只要你对我好,我就满足啦!”黄鹂坦言。“娘子,那是当然!”梓明急忙表白。

美貌女子波折多?还真不好说。

婚后的黄鹂,被梓明宠得无以复加。她要打狗,梓明不敢去撵鸡;她要天上的月亮,梓明不敢去摘星星。梓明把黄鹂像公主般供着,再苦再累也愿意!

黄鹂在梓明宠溺下,皮肤细腻、妆容美丽,模样愈发出众,比婚前还要美三分!

“小鹂啊,你家梓明娶了你,如同娶了个仙女,好福气!”早就垂涎黄鹂美色的公司客户、出手阔绰的朱老板,见黄鹂水灵动人,来到黄鹂办公室时,色迷迷地夸赞着。

“朱老板,谢谢你帮我完成了销售任务。”虽对朱老板没一丝好感,可他是公司的大户,黄鹂不敢怠慢,更不敢得罪。趁机,朱老板又摸了一把黄鹂的小手,揩了一把小油。

变故,总是在猝不及防中降临。

梓明所在的企业倒闭了。这对一个刚刚组建的家庭来说,打击却是惨重的。

“我要出去找活儿干,不能让你的生活质量下降。”梓明走出失落和痛苦,对黄鹂表了个态,随即就出门重新找工作去了。

“你不要太劳累,别让我担心!”黄鹂满怀忧虑。

更糟的是,祸不单行,黄鹂的公司效益不佳也要裁员。这一来,黄鹂更加失魂落魄。

“小鹂,我给你每个月固定工资开八千块,业务提成另算,到我这儿来当公关经理吧。你这么年轻漂亮,别在那个半死不活的公司虚度年华了!”朱老板诱之以利。

每个人都面临抉择,概莫能外。

夫妻俩谈心时,黄鹂也将公司裁员一事告诉了梓明,并告之她可能也难逃一劫。

梓明听后,长叹一声说:“要不,你干脆回家吧,我吃尽千辛万苦也要养活你!”

“说说容易啊。两张嘴靠你一人,你哪吃得消?再说我怀孕生下宝宝,就是三张嘴了!”说到这里,黄鹂将朱老板聘她做公关经理一事告诉了梓明。

梓明半信半疑:“这老板有这善心?会不会另有所图?”

黄鹂脸上一热,急忙解释:“这不是和你商量吗?你说不去我就不去。”

辗转半夜后,梓明还是松了口:“老婆,你想去就去吧。但是,要时刻保护好自己!”

生活,有时不得不冒险。

“朱老板,有一点我得说明,不管钱多钱少,我不加夜班。”黄鹂同意到朱老板公司工作,但是,提出了她和梓明商量后敲定的一个条件。

“这,这,不好吧……”朱老板面有难色。但想到黄鹂这个秀色可餐的小美人终于肯来到他门下,已属不易,最终还是同意黄鹂提出的条件。

半年下来,黄鹂工作还算称心如意,朱老板给的薪酬不低,也信守了诺言。黄鹂渐渐放松了警惕。

殊不知,这其实是朱老板的缓兵之计,他时刻对黄鹂有着非分之想。

果然,一次商务活动中,朱老板给黄鹂下了药。黄鹂昏沉之中,朱老板不但得逞,还拍下黄鹂裸照。

风暴过后,人生的航船又怎能不转向呢?

醒来后,身体感到异样的黄鹂,看着朱老板猥琐的模样,明白了一切。然而,为时已晚,灾难已然铸成。

“我要报警!”黄鹂愤然怒斥。“你有证据吗?我手上倒是有你挺配合的照片呢。”无耻的朱老板将手机里的照片在黄鹂面前晃悠着。黄鹂一看,内心完全崩溃!

“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人生,就是及时行乐。喏,这信用卡里有30万元,密码是6个8。原本想给你买辆车什么的,不知你喜欢不喜欢,干脆,你自己买吧!”朱老板将卡塞到黄鹂手上。

黄鹂想推,可是,想到梓明在烈日下当送餐小哥被晒脱了皮,她推不动了……

表面上,一切貌似没变;但内里,已然天翻地覆。

黄鹂恨透了朱老板,但恨又有什么用呢?每次一回到家,黄鹂都觉得愧对梓明,她的清白没了。

更让她鄙视自己的是,她不但隐忍还收下了朱老板给的钱!

“我是不是坏女人?我堕落了!我居然从受害者变成了沉默者!”夜深人静的时候,黄鹂一再地拷问自己,她的良知和良心,让她无法原谅和饶恕自己。

可是,她又根本不敢将一切告诉梓明。试问,哪个男人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梓明对发生在黄鹂身上的事情一无所知。他太累了,每次深夜一到家,他倒头就睡。

痛定思痛,黄鹂决定将信用卡还给马老板,同时递上了辞职信。 朱老板一看,傻了。

考虑到自己和梓明的名声,辞职回家的黄鹂放弃了报警。

“老公,我们攒了些钱,我想自己开店卖化妆品。你看行吗?”那天,黄鹂对梓明提议。

“老婆,不管你干什么,我都无条件支持!”梓明说,不管赚不赚钱,老婆开心最重要!

“这世上,老公最好!”黄鹂哭了,既愧疚、又欣慰!“老婆,不许哭!”梓明好心疼。

黄鹂的店,很快开起来了。虽说干这一行竞争压力很大,被网店压得透不过气来,但是,黄鹂人品好、讲信誉,卖的化妆品又货真价实,还是聚拢了一定的人气,开局不错。

“有个客户一下子订了我们10万元的货。出手好阔绰!”那天,新聘的店员小梅兴奋地对黄鹂说。“客户叫什么?”黄鹂倍感意外。小梅说是个女的,说是受人之托采购的。

路,终究是要靠自己走。前路再难,也要闯。

“梓明,你看,现在生意越来越好呢!老天保佑,先让我们吃足够多的苦,再回报我们以甘甜。”黄鹂很高兴,开业一年下来,她竟然赚得净利润40多万元!这些钱,对她和梓明两个人来说简直不可想象!

“老婆你还真适合做生意呢。好,大吉大利,我祝你财源滚滚来!”梓明更兴奋。

生意上了正轨、钱也越赚越多,黄鹂和梓明夫妻俩底气足了,精神状态也明显不一样了。

然而,事业虽然向好,但是,一想起朱老板作的恶,黄鹂心里就生生隐痛,她好想报复!

黄鹂瞒着梓明,决定以暴制暴,花钱从网上聘几个职业打手,将朱老板教训一顿!

人间善恶之果,或许冥冥之中自有安排。

“老板,这钱我们赚不了了。你说的那个恶人朱老板,已经得肝癌死了。”打手带回来的消息,让黄鹂大吃一惊!确实,从发现到病亡,朱老板差不多就在人世间捱了一年!

“真是报应!可惜,便宜他了!”黄鹂如释重负。

没有了精神负担的黄鹂,重新变得活泼开朗起来。但令她感到奇怪的是,每隔几个月,就有一个女客户前来订购不同时令的化妆品,并且,都次都是不小的手笔。怪了!

“不要问了。我们老板吩咐过我们不要多话。”女子付完款、派人装好车,就笑着走了。

深感蹊跷的黄鹂和梓明派人一查,愣了:大手笔购货的幕后人,竟是病死的朱老板之妻!

十一

人心和人性呵,确有泾渭之别。

“黄鹂,你肯定问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对吗?”见黄鹂孤身来访,朱老板之妻梅萍关上办公室的门,首先朝黄鹂深深鞠了一躬,满怀歉意地说:“我代我死去的老公,对你真诚地说声对不起!我知道他好色一直防着他使坏,没想到他还是坑害了你!”

黄鹂哭了。她上前一步拉住了梅萍的手说:“那不是你的错!”

“我是从他手机里看到了那些作恶照片。此后,我一直在用我的方式弥补你。我也知道这远远不能弥补他对你的伤害。因为我们都是女人,我懂你的苦!”说着,梅萍长跪不起。

被黄鹂扶起后,梅萍当着黄鹂的面,清空了那些肮脏的照片......两个女人,都哭了。

十二

如果爱,那么,请坦诚。

左思右想,黄鹂将最不愿意提及的痛苦往事,终于对丈夫梓明和盘托出。

震惊、沮丧、愤懑……梓明听完,呆若木鸡、面如土色!

“能说出这些,我也解脱了。对了,离婚协议书我也拟好了,所有的财产都归你,我净身出户。如果你同意,签字吧!最后,我想对你说一声,无论何时,我都是爱你的、在乎你的!可是,我还是没为你保住清白!对不起,对不起……”说完,黄鹂转身而去。

梓明不吃不喝将自己在家关了一天。次日,他问自己:整件事,黄鹂都是受害者,实在想不出她到底错在哪儿?抹干泪,他赶到了黄鹂家,推门而入的第一句话就是:不能没有你!

尾声

黄鹂怀孕了,挺着个大孕肚。

即将成为爸爸的梓明高兴坏了,店里的事儿、家里事儿不准黄鹂插一点点手。

“好吧,既然我是小宝宝干妈,就让我来出点力吧!梓明,店里的事你也不要管了,安心照顾好保胎的黄鹂,店我来管,你的工资我照付!“前来探望的梅萍发话了。

好吧。黄鹂被两个人宠溺,更娇贵嘞!

(本文除人名外均为真实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