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养老市场 监督服务要跟上

□余明辉

昨日,省政府官网发布的《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实施意见》(下称《意见》)给出实招:放宽准入条件,放宽外资准入,到2020年,养老服务市场全面放开,各地新建住宅小区须严格按照每百户20平方米以上的标准配套建设养老服务设施,养老服务和产品有效供给能力大幅提升。

(8月24日《昆明日报》)

无疑,就全国范围来看,云南的做法走在了各地养老服务机构引导改革的相对前列,是给当地老人又一个巨大的养老政策红利,是一个社会利好消息,值得关注和期待。就现实而言,也不得不说的是,要想把养老机构服务放开这一好事办好,显然不是出台一个放开引导政策这么简单。

比如,对公办养老机构外包来说,公办养老机构设立的初衷就是公益性的,而接受外包服务的个人或机构,一般又是要追求利润和利益的,这样如何在公办养老院的公益性和外包者利润之间达到一个较好的平衡点,这显然不是公办养老院简单的对外一包了之;再比如,对民办非盈利养老机构的收费价格,交由经营者合理确定问题。这固然给了民办非营利养老机构极大的自由权,但问题是,要让这一政策不折不扣落地具有明确的可操作性,显然还有不少问题要解决或明确。比如首先,何为非盈利民办养老机构,多高的利润可归为公益类,非常有必要事前明确,因为这不但是经营者合理定价的遵循,也是职能部门监督的基本依据。

其次,哪些项目或者说费用可以合理进入非营利养老机构的经营成本,也需要明确。因为这一问题牵扯到一旦一些非营利养老机构服务收费定价过高、调价频次过快,职能部门进行养老机构财务收支状况监管等,进而判断是否合规的另一个基础依据。不然公益、非公益政策界限不清,不但经营、管理有困难,后期的扶持等也会出麻烦。

当然,这方面的问题还有不少,这里不再一一列举,但这说明一个紧迫问题,养老机构服务价格放开管理,后续的配套价格服务政策必须抓紧构建、完善和明确。此次云南出台史无前例的养老机构扶持引导政策,总体上来说对促进当地养老产业的蓬勃发展,无疑具有很好的促进作用,也值得很好期待,但同时有关方面也要采取及时得力措施,以此出台的《意见》为纲,结合相关政策,查漏补缺制度等补漏,确保相关的扶持政策、有限扶持资源能够最大限度用在刀刃上,起到尽可能大的养老产业扶持和引导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