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继愈力促《集量论略解》面世

□彭 伟

笔者素喜佛经,又爱乡史,因此淘得清末如皋刻经处印书四五本。查阅任继愈《中国佛教史》,居然提及如皋刻经处。任继愈(1916—2009),哲学家、佛学家,早年任职北大,毛主席激赏其才,晚年出任国家图书馆馆长。我一直心系任氏墨迹,直到近来购得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集量论略解》出版批示文件,此愿方了。

《集量论略解》,陈那造,法尊编译,1982年3月,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发行。法尊法师(1902—1980),师从太虚,历任中国佛协常务理事、中国佛学院院长等职。他精通藏语,译笔不辍。《集量论》最初由梵文译为藏语,成为藏传佛教文化中的精华之一,对于因明学研究也大有裨益。西藏佛教研究会力邀本会副会长法尊法师编译《集量论略解》。法师时已年入耄耋,依然孜孜不倦,依据雅玛参贾译本,参考金铠、信慧译本、《因明正理门论》诸书,抱病完成编译工作,定稿于1980年10月4日。两个月后,此书未曾出版,法师抱憾圆寂。法尊生前最后一部译著《集量论略解》,成为遗作,有待出版。

于公,任继愈系西藏佛教研究会会长;于私,他与法尊法师又是友人:力促《集量论略解》面世。于是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1964年创办,任先生任所长、名誉所长)出面,将书稿推荐给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刊行,又直接约定该出版社美术组张明老师设计装帧。张明追求典雅大方的设计风格,选择大32开封面,豆沙色背景,连枝花纹图,纸面书脊,书名、著者名、编者名横排于封面上方。除去上述装帧原图,出版文件中还有任继愈的亲笔题签。原件长14厘米,宽5厘米,“集量论略解”从左至右,横写于宣纸上,气韵古拙。张明将题签缩印,长度变为9.5厘米,用于封面。任先生还请杨化群为本书作序。杨化群(1923—1994),师从法尊法师,尤擅因明学,时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研究员,1983年在西藏大学任教。无论话友谊,还是谈专业,任先生选择杨君作序,理所当然。1981年7月19日,杨君遵嘱,写好书序,详述印度著者的生平往事、学术生涯,以便汉语读者充分了解《集量论》成书背景。

作为一本学术著作,《集量论略解》销路有限,因此出版社非常顾虑。出版文件显示,印数不多:3200册,其中500册样书,只有2700册进入新华书店销售。关于定价,出版社与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陈海英同志确认好,每册定价2.5元,亏损差额部分全由宗教研究所补偿。出书无利可图,但在书籍开印前夕,即1982年2月22日,任继愈先生来电指示,《集量论略解》不印平装本,改为精装本。如今《集量论略解》已不多见,在书网都卖到100元一本,足见此书学术价值得到今人的认同。任先生的学术眼光,可见一斑。

《集量论略解》的出版、装帧、印刷,无处不乏任先生的功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