汇龙镇一对父女创办“家·印记名流影像馆”,已为全球4万多个华人家庭建立了线上线下共通的影像家谱——

“抒岁月之痕迹,留瞬间于永恒”

刘玺放弃上海希尔顿集团的工作,加入父亲的团队,一同打造全球华人影像家谱——“家·印记”。 袁竞

时光流逝,永恒的是印记。或微笑,或开怀;或感动,或流泪,每一刻都值得妥帖珍藏。而家的印记,无疑是这座人生馆藏中无可比拟的至宝。在启东市区工商巷南首,家·印记名流影像馆即将完成装修。一别沿街的五光十色,它通体纯白,搭配黑色logo,不争不抢,静静地诉说着一个个家的故事。

创始人曾登央视舞台,

对话知名主持人

“家·印记”品牌创始人刘勇、刘玺父女俩,在启东知名度挺高。去年11月8日,刘勇携女儿刘玺,受邀做客CCTV发现之旅频道《对话中国品牌》栏目,与央视著名主持人董倩共话摄影艺术,畅谈“家·印记”品牌建设和创新之道。

刘勇是启东市汇龙镇人,1978年开始从事影像服务行业,1994年在启东成立名流婚纱摄影。从名不见经传的小摄影馆成长为拥有全国50多家加盟店的品牌摄影企业。2014年,名流摄影品牌正式升级为“家·印记名流影像馆”,成立全球华人影像档案馆,

这一年,30岁的刘玺毅然放弃上海希尔顿集团的工作,加入父亲的团队,一同打造全球华人影像家谱——“家·印记”。走进修葺一新的门店,迎面是数本悬吊着的无字书,寓意“家·印记名流影像馆”的影像家谱——挚爱家书。往右,半圆的走道是一个家庭岁月的流长。故事始于两人的缘定,相识、相恋、相守;一人、两人、四人,匆匆一生,家却温暖。

在“家·印记名流影像馆”,影像家谱分为6个篇章,缘定、执手、十月、初生、足迹与纳福。顾名思义,缘定指婚纱照,执手是婚礼纪实,十月代表孕照,初生与足迹记录孩子的成长,纳福即全家福。

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这半环形的白墙上挂着的是相片,背后却是漫长一生的点滴。瞬间变永恒,才是“家·印记”存在的意义。

截至目前,“家·印记名流影像馆”已经为全球4万多个华人家庭建立了线上线下共通的影像家谱。

女儿放弃高薪回到启东,

传承家的印记

影像家谱的概念成形于2012年。这一年,刘勇的岳父病重不治。在葬礼上,在安排遗体与亲人合影时,妻子红肿着双眼,淡然拒绝:“我只要父亲生时的照片。”

那一刻,刘勇猛然醒悟,原来活着的时光才值得记录。而他,捧了近40年的相机,留下了数不清的影像,却没能留住太多与家人相伴的印记。因为遗憾,懂得珍惜。刘勇有了用影像书写家谱的念头。

而促使刘玺“回归”的,是6岁的儿子一夫。一夫8个月时被送至启东,在沪上工作的刘玺,错过了孩子太多的成长。当小小的一夫指着她孕期匆匆拍摄的一张剪影,奶声奶气地说:“你看,我在你的肚子里。”刘玺这才明白,影像记录、存储与传承的意义。

她开始有意识地记录“一夫一记”,一张照片、几句文字,却为生活所累,只坚持了短短3个月。“可能不少母亲跟我一样。既然个人难以完成,不如交由团队来做。”最终,刘玺选择回到启东,陪伴儿子,也传承家的印记。

挚爱家书里的幸福,

深藏无价的精神财富

在接受央视记者采访时,刘勇曾说,“家·印记”品牌创立的动力之源是弘扬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倡导家族影像传承,当子孙后代翻阅着祖辈传承的幸福“家·印记”,那时刻留下的不仅仅是照片,更是一笔无价的精神财富。

在“家·印记名流影像馆”的二楼,展示着一本空白的挚爱家书。扉页写着:“寥寥几笔,抒岁月之痕迹,留瞬间于永恒,逐成家书一封,存于挚爱。”凡选入挚爱家书的影像,每一帧都是一个家庭独有的幸福。以“缘定”为例,不同于一般的婚纱摄影,“家·印记名流影像馆”安排有故事采集员,在拍摄前与新人细致沟通,倾听他们的爱情故事。摄影师在此基础上,通过影像还原。爱情相似,过程却不同。而这份不同,才是挚爱家书里最值得留住的。

“爱天使”也是“家·印记名流影像馆”特设的岗位,负责引导客户,记录下影像背后的故事。影像的生命在于讲述,亲笔记下的文字,才能历久弥新,一翻开,便走进当时的心境。即使是简单的影棚拍摄,“家·印记”同样追求纪实。摄影师们对家庭、幸福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因为执著于记录,所以才有不同。这便是影像家谱真正迷人之处。

本报记者彭军君

本报通讯员刘吟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