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安置学生设“隔离墙”

是以不公化解“不公”

□光明网评论员

从今年9月1日开始,苏州以外来务工人员子女为主的民办小学(即俗称的“菜小”)立新小学因校舍被腾退,800多名学生将被整体安排到附近的公办重点小学、百年名校勤惜小学念书。该消息传到勤惜小学的家长群后,立马炸开了锅,很多家长认为这不公平。8月23日,勤惜小学校长蒋利军及苏州市姑苏区文教委透露,会用铁栅栏等加以“隔离”,对安置过来的800名学生进行“单独管理”。但这又引发那些家长新一轮担忧:将学生“区别对待”,可能导致并激化两校学生互相歧视的心理,对所有学生身心健康都不利。

(据光明网)

从社会反响看,它似乎还陷入了“公平悖论”:那些家长看到的是重点名校进入门槛的“不公”——自己好不容易花了高价买来学区房,才得以循着“按学区招生”的规则入读名校,可那些被安置的学生却搭了便、走了捷径进来,这无异于破坏了既有规则,所以这些孩子是“抢占资源”;公众看到的则是阶层分化下的不公,都是学生,却因为家境因素被隔出了个高下之分……

这让人想起了,前不久发生在深圳的“15户自闭症家庭入住公租房,遭毗邻商品房业主拉横幅抗议”事件,两方都觉得这样的“强行糅合”打破了应有规则。

可认或不认,他们所谓的公平,都夹带着“排斥非我族类者”的狭隘,而这般排斥又内生于以财富为标志的阶层认同。他们内心已接受了以学区房为代表的优质教育资源按财力配置之类的既有规则,所以当该规则貌似被“打破”时,他们会感到愤懑,这份愤懑,本质上只是既得利益“相对受损”后的反应。

不得不说,以家境出身为界别设置隔离墙,在学生之间隔起一道“结界”,看似合理,实则很荒诞,也正因其荒诞,很多人将其视作了现世寓言——它活像“人人生而平等,但有些人比其他人更加平等”的投射。

就眼下来说,这起带有个案性的事件,已引燃了各方的教育公平焦虑,而各方焦虑又各有所指,这也导致了舆论场上各持立场的人们隔着“心墙”展开激辩。而这背后连着的,恰是现有资源的不充分不平衡,以至于各方都是非公平规则下的受损者。那些家长和广大民众,只有受损程度的轻重之分,而不是受惠和受损的分别。

回到此事上,名校对安置生设“隔离墙”,是以不公化解“不公”,说到底还是围墙思维。而要拆卸家长和公众间的那道心墙,关键还在于拆掉助长社会不公的教育规则围墙,这当然没法一蹴而就,但需要朝向教育公平的增量努力和合力推进,最终让制度公平成为不公的“休止符”,而不是用另一种不公作为一种不公的“止疼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