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意思的两本书

□喻耀辉

电子世界,数字生活,一些人觉得再捧个纸质书在那里翻来读去没意思。揣其意:一则工作生活忙碌,谁有时间去读书;二则一部手机在手,古今中外天下大事,无所不晓,尚欲书何?

我不排斥手机阅读,但总觉着还是读点纸质书有意思。就我个人偏好,喜欢的大抵是三类:一类是文学作品名家名作,其次是史籍史话人物传记,再就是熟人朋友著作的书。熟人朋友著作的书都是赠送本,大多是文学类的,也有经济学术类的。这些书基本不是名人大家之著,但在我必读书的队伍里,赫然在焉,有时还好“插队”优先来读。读这类书真的蛮有意思:就像去到一处山清水秀的农屋饭庄,钓鱼掼蛋,狼吞野味,虎咽土菜;抑或曲在尘嚣市扰街头的一隅大排档,江山社稷,张长李短,觥筹交错;再抑或雨天蜗居楼宅中等来外卖小哥,二人对影,忆叙童趣,小酌微醺。

最近让我“有意思”的是丁建明君出版的两本书,一本是散文集《闲来偶得》,一本是经济论文集《多维视角下的建言与献策》。这两本体裁不同文笔迥异的书,我把它交错着读,一时开胃醒脾,竟读出许多情趣和感应——

有心人多是有情人。建明的近140篇散文,皆源自百姓人家普通的生活,这些普通的生活经他用心一捋,有袅袅美味弥漫开来,淳淳朴朴,历历如绘。这些篇什,无论是人物写生,岁月钩沉,还是游踪掠影,世事刍议,都充满着一个汉子对人生细腻的情感思考与寄托。建明的40篇经济论文,以如皋区域经济发展为例,上下纵横,左右开弓,旁征博引,无论是统计立论,调研分析,还是参政建言,议政献策,皆无花拳绣腿,亮出的是一片拳拳赤子心机和满满乡梓情愫。对于我们这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出生又有着同样经历的人来说,咀嚼他的这些文字,散文论文便融入了一起,整个人都与他的文字互动起来——内中有艺术的享受,更有暌违的追忆和情绪的亢奋,让人仿佛也回到踌躇满志的岁月,掬起逝去的日子,撸到一把拼搏的汗珠子,闻着青春的芳华。

有爱人多是有品人。建明的文字不事雕琢,朴实素雅,但处处闪烁着爱的晕泽。散文集一篇篇读来,他对生活的爱对亲人的爱对故友的爱,涓涓滴滴,温润柔细,让人眼眶有些潮湿;论文集一篇篇读来,他对工作的爱对事业的爱对岗位的爱,活活跃然于纸,案牍劳形,垒砌一个敬业者的形象。文如其人。建明仕途领薪,也算小小一吏,但身上却没有政客之油气,摆谱之戾气,献媚之奴气,让人可近。纵是朋友娱乐,也是淡淡儒雅,谦谦蔼和,打牌没有奚落之怨气,吃饭没有显摆之阔气,喝酒没有闹斗之匪气,让人舒服。老喻同志喜欢这种品格的人,本色,厚道,淡宁。这次读了他的两本书,几十万的汉字下了肚子,就进一步找到了这人品和心念的源头,原来爱会使人的“品位”擢升哩。

有梦人多是有智人。建明不是作家,也不是学者,他两本书出版的可人之处(之前还有一本《统计思考与经济探索》),窃以为,最是让人看到了一个默默的耕耘者,几十年来,怀揣梦想,初心不变,兢兢奋斗,用一个个方块的字,用一组组有色彩有声音有气味的词,把普通平凡的日子,打理成类似“档案式”“教案式”的一串串智珠。我曾经感慨:现今时代,早已不是活字印刷年代,写作出书也早已不再是作家学者们的专利,也没有多少神秘可言;人人都是一本书,人人都可以写书出书,自遣自娱,不拘篇章,奔六奔七的同志更可如是;静下心来,整理整理自己,分析分析自己,将自己人生的得失、宠辱、禅悟,用文字(里边再夹点影像更好了)把它留下来,不谈光耀门楣,最起码于血脉子祠、故交新朋是一件有益的事,也是让短暂的个体生命在历史的长河中能超过“色身”而多逗留一段时间,发点光和热。人人都是一本书,但不是人人都会这么有积聚、有谋划、有勇气的,丁建明君做到了,老喻同志钦佩这种智慧。

炎炎夏日,暑燥蝉鸣。读了这两本书,受惠不浅,心亦愈发宁静。遂曰:“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