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如果我有一只“大哥大”

·苏学勤·

改革开放以来,要说身边发生的变化实在太多了,今天,我就说说通讯工具的大变化。我这个人,在通讯工具使用上是个“落伍者”。上个世纪90年代,“拷机”“大哥大”风行一时,而我只有座机;进入新世纪,公安部门配发给我一只“小灵通”,通话范围仅为南通市。2009年,“小灵通”不好用了,我买了一只手机,价格100元,送100元话费;去年儿子帮我从网上买了一只“老年手机”,80多元,一直用到现在。

“大哥大”年代,发生在身边的一件事,让我至今难以忘怀。

1994年,通信设备开始步入发展时代,手机的前身—— “大哥大”在不少先富起来的人腰中挂了起来。但我这个在县汽车运输总公司当总经理的,别说“大哥大“,连个“拷机”也没有。为啥呢?一是一只“大哥大”需七八千元;二是付不起每月上千元的话费呀。缺乏现代通讯工具,差点让我们失去一笔二十多万的收益。

1994年的8月21日,我们接到一笔货运业务,海安鹏飞集团有200吨水泥机械设备要运到广西的防城港,从港口转运到越南。接到任务后,我们安排了16辆大型货车去装货,其中两辆是20吨的大平板车。从接到这笔生意时,我们一直在想方设法联系回程货源,但就是联系不上。2000多公里的里程,如果放空车回来,只能保本。我们向司机交代,到了广西后,要千方百计组织回程货源,出车补贴按双倍计发,以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车队出发后的第三天上午,调度员花善成满脸喜色地告诉我,海安南屏建筑工程公司打来电话,有200多吨建筑工程的“脚手”在防城港,要我们顺带运回来。听到这个消息,我喜忧参半。喜的是有这么一个好买卖送上了门,回程货带来的几乎全是利润;忧的是车队已经走了三天多,不知他们到了哪里,一次电话也未打回来过,无法与他们联系。

我当即派人到鹏飞集团查询货物到什么地方装卸,有没有可以联系的方式。得到的信息让人失望——具体的联系人已经去了防城港,由于该地是边境,很难联系。全公司的职工听到有这么多回程货的消息后都很关心,有人开始埋怨说,如果车队里有一只“大哥大”多好,这块“肥肉”就不会漏掉了。

职工们着急,我心里更着急。这一年是我担任“一把手”的第一年,上级下达的指标很高,完不成指标的后果我最清楚。到了下午临下班前,我突然灵光一现——派人坐飞机去“追”他们,抢在时间的前面。我当即叫来调度老花,要他连夜赶到南京,坐飞机到南宁,到防城港去等候我们的车队。老花借了3000元钱,下午即搭大客车去了南京,第二天上午便乘飞机到了南宁。到了南宁后,叫了辆出租车到南宁公路收费站的出口处,等候公司车队。

两个多小时后,公司车队浩浩荡荡地来到收费站出口处,见到老花,大家都吃了一惊:“你怎么到了这里!”当老花将有货源回海安的消息告诉30多名司机时,大家都非常高兴。到达广西防城港后,老花当晚打公用电话把消息告诉了我,我心里踏实了,叮嘱老花保持通讯联系。随后,司机们到港口卸货,卸好后到南屏建筑公司工地上去装货,210吨货物全部装上了车。

1994年9月2日下午,车队平安回到海安,全公司的人都高兴得不得了。大家算了一笔账,空车子开回海安,一样要交过路费和停车住宿费,而这次载了货物,燃料费仅仅多支出了几千元,余下的全是利润。正是由于有了这块“肥肉”,那年我们公司的利税达到了百万元,创历史最高纪录。年底决算,我从上级手上拿到了近2万的奖金,在全县交通系统引起了不小轰动。

商机稍纵即逝。现实让我体会到现代通讯工具的重要。从那以后,我们要求跑长途运输的司机,每天都要和公司进行联系,从而保证了很多回程货物的配载。

随着时代的变迁,如今手机已经普及,媒体公布的全国手机数有15亿。就以我家来说,儿孙们人人有手机,有的还一人两只。晚辈们都动员我这个80岁的老头子跟上时代的节奏。女儿说,她家有一只2000多元的闲置手机,可以上网,可以拍照,功能挺多的,送给我玩玩。但我对她说,有时间还是写点稿件更有乐趣。儿孙们说我是“老顽固”,这我认了。

(作者为原海安县汽车运输总公司总经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