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赛金牌得主李真拟在家乡搭建完整集成电路产业生态

集成电路产业新模式,从南通破局?

8月24日上午9点半,南通滨江洲际酒店元禧厅。

待场上7位嘉宾坐定后,李真很有礼貌地最后登台,开始主持这场研讨会。

这样的场合,对于麻省理工博士、模拟集成电路专家李真来说,可谓驾轻就熟。相比于他担任副主席的2007国际电磁学研究进展论坛、担任主席的2009年麻省理工学院硅谷科技论坛,当天的2018集成电路产业技术研讨会,显然只能算“牛刀小试”。

不过,对江苏省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筹)副所长李真来说,此次研讨会却有着特别的意义:这不仅是筹建中的研究所首次在媒体前亮相,也是李真首次向业界完整阐述他的产业报国愿景:在英特尔、台积电模式之外,搭建一个完整的集成电路工业体系,探寻具有中国特色的产业创新发展之路。

事实上,此前约一个多月,李真即回到南通准备相关事宜,并最终将研讨会主题定为“集成电路产业模式经验与创新”,邀请学界、业界、资本界人士,对我国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模式、技术创新、人才培养、投资环境、政策支持等议题进行深度讨论,共同解答 “中国集成电路,路在何方。”

奥赛金牌得主的新征途

14年前的2004年,18岁的启东中学学生李真成为第5届亚洲物理竞赛和第35届国际物理奥林匹克竞赛的双料金牌得主,当年9月即免试进入清华大学基础科学班,名副其实的“学霸”一枚。

更传奇的还在后面。进清华不久,李真的才华即得到诺奖得主杨振宁的赏识,2005年被推荐至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深造,并称其为“我所见过的最优秀的两三个年轻物理学家之一”。在这所国名顶级名校,李真仅用6年时间就完成本硕博学业,获得工程博士学位。2010年10月,李真回国创业,在苏州高新区创办苏州贝克微电子有限公司,主要从事集成电路产品及应用系统的研发、设计和生产。

集成电路,有“现代工业粮食”之称,是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等新一代信息产业的基石 。信息时代,集成电路无所不在,已成为涉及国家安全的关键核心技术,集成电路产业也成为一个国家高端制造能力的综合体现,是全球高科技国力竞争的战略必争制高点。在当前硝烟弥漫的中美贸易摩擦中,集成电路首当其冲,沸沸扬扬的“中兴事件”发生后,自主创新锻造“中国芯”,又一次成为业界和公众关注的热点。

“今天我们就是希望能够讨论这样一个问题,即在中国大陆,我们有没有办法能够把集成电路这个产业链以一种商业化的模式完整地搭建起来,构建一个完整的集成电路工业体系,使这个产业能够在大陆生根发芽、开花结果。”

研讨会伊始,李真这样描绘讨论的基础和背景,把一个事关大局的重大问题抛给与会嘉宾。

会议提供的相关资料显示,李真正在参与筹建的江苏省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即以实现集成电路全产业链自主化、商业化为重要使命。其建设完整工业体系的路径被描述为两个阶段:

第一阶段,以苏通华特半导体的8寸晶圆示范线为基础,立足晶圆制造,致力于工艺整合,上游定制积聚高端半导体设备能力,下游服务汇聚芯片设计企业,打造完整的集成电路产业生态;

第二阶段,以成功的商业模式吸引大量产业资本,培育若干成规模、有国际竞争力的集成电路研发制造企业,促进技术进步和产城融合,提升中国半导体工业水平,推动信息化革命,最终完成实业兴邦的伟大愿景。

探索产业发展的“第三条道路”

李真的这一愿景,不可谓不宏大。但在江苏省产业研究院党委书记、副院长胡义东看来,恰恰是其价值和意义所在。

江苏省产业研究院,不仅是此次研讨会的指导单位,也是筹建中的江苏省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的“上级领导”。

建立自主可控的产业体系,这是江苏省委面向未来的重大战略抉择之一。“省产研院的使命,就是为江苏产业创新提供持续支撑。”胡义东介绍,目前,省产研院已有40个研究所,集聚了6000余名高端人才,主要布局在先进材料、生物医药、能源环保、信息技术和先进制造等产业领域,并聘请了68个项目经理(团队)。而李真和清华大学教授许军,便是省产研院在集成电路领域的项目经理。

统计数据显示,江苏是我国最重要的集成电路产业聚集区之一,去年集成电路产业销售总收入约1700亿元,同比增长17.82%,约占到全国的1/3。但是,江苏集成电路产业总体处于产品的中后段和技术的中低端。全省集成电路产值近一半集中在封测行业,利润较低,迫切需要补上设计和制造的短板。

“集成电路发展到今天已经有60多年,已经高度专业化、规模化。在这样的全球产业布局中,我们如何破局?许军教授和李真博士提出的设想是一种新的尝试和探索,非常非常有价值。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要真正做到自主可控,必须在模式上有所创新。”对于组建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胡义东打了个比方:“台湾工研院当年孵化出了台积电,我们想通过模式的创新,孵化出我们自己的台积电。”

胡义东所说的台积电,即台湾积体电路制造股份有限公司,是全世界最大的专业积体电路制造服务商,其开创的晶圆代工(foundry)模式,是当今世界集成电路制造的两种主要模式之一,即没有任何自主产品和品牌,完全替他生产的代工模式。另一种主要模式,即集设计、制造和销售于一体的集成电路系统集成服务商模式,典型代表为英特尔。

“但无论哪种模式,都已经形成了较强的垄断性,少数企业占据产业高端,后来者进入的门槛越来越高。”许军曾任清华大学微电子研究所所长,是我国集成电路制造先行者之一,曾于上世纪80年代在清华大学筹建了我国第一条集成电路生产线和制造线,对我国集成电路产业的历程和瓶颈了然于心。

在许军看来,目前,产品的工程化中试已成为制约国内许多中小集成电路企业发展的关键瓶颈。“从集成电路设计到产品实现,需要复杂的制造工艺,不在产线上验证,很难得到修正和提升,高级的集成电路人才也需要在产线历练成长,但规模代工厂门槛较高,而高校院所的实验室开放度不够,工程化能力一般也比较弱。”

江苏省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的筹建和示范线的建设,则有望解决这一痛点。正因为此,胡义东对研究所的未来充满期待:

“我们希望省、市、区和团队一起打造,能够为江苏未来集成电路发展提供一个持续支持的平台,有一个示范的工艺线,这就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做成功了,可能就是未来江苏集成电路产业一个新的竞争点和爆发点。省产研院非常愿意做第一批投资者。”

政府+市场,共同迈向未来

但显然,要在高度专业化、规模化的集成电路产业闯出一片新天地,绝非易事。

研讨会不仅吸引了许军和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九院科技委副主任赵元富等顶尖专家,以及华润微电子投资及市场总监王剑、江苏捷捷微电子副董事长黄健等业内人士,也引起了社会资本的浓厚兴趣。清控资产管理公司总裁薛嘉麟、吉富创投董事长董正青等与会参加探讨。在欣赏李真对集成电路产业的执着与坚定同时,与会者也就研究所的发展提出建议。

大家形成的一个共识是,模式能否成功,最终需要市场来检验,需要形成可持续的市场机制。但在起步阶段,政府的扶持至关重要。

“江苏省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所不能走跟随仿造的道路,完全跟仿只要市场的力量就行,但完全跟仿是没有前景的。实际上,芯片每18个月或24个月更新一代的规律,注定了跟仿无法做到最先进。” 中国航天科技集团九院科技委副主任、航天772所原所长赵元富认为,既然是研究所,需要市场和政府来共同推动,或者在政府扶持的情况下按照市场的方式去做。

他建议,既是政府引导又是市场需要的,就必须要在创新点上拿出自己的思路和想法,这是研究所最需要花心思、花力气去想明白的地方,这个问题想明白了,后面就好办了。而且,政府的支持应该持续,至少有三五年,没有长期的扶持规划对研究所今后的发展非常不利。“以工艺线为平台、以资金为纽带,构建一个类IDM的完整生产线,也许是一个很好的路径,找准定位特色就可有立足之地。”

对此,研究所所在地的港闸区区委常委、常务副区长冯斌当场予以回应,表示将全力支持研究所的发展,肯定会参与投资,给予最大力度的政策支持。“从李真博士身上,我真切地感受到了什么叫使命感、责任感,看到了张謇先生精神的一脉相承。他是真正把这件事当有意义的事在追求。”

在江苏省内,我市虽是集成电路产业重镇,通富微电更是国际封测行业排名前列的领军企业,但就产业基础、规模等而言,与无锡、苏州、南京仍有差距。正如冯斌所言,李真把集成电路工艺技术研究院选址南通,很大程度上出于家乡情结和先贤张謇精神的感召。研究所的初步选址,就放在张謇先生当年创办的大生一厂老厂区。

作为南通走出去的奥赛金牌得主,李真回家乡创业并非孤例。

据媒体此前的公开报道,李真在启东中学的学姐、1995年国际奥赛物理金牌得主毛蔚,2015年即在南通开发区创办了飞昂通讯科技南通有限公司,专注于光纤和有线通讯领域低功耗高速互连集成电路的研发,目前,企业已实现芯片量产,集成度、功耗、灵敏度等达到国际领先水平。

相信随着南通创新创业环境日益完善,类似毛蔚、李真这样的“凤还巢”故事,会越来越多在这座城市发生。

本报记者 徐亚华 朱文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