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经国务院同意,调整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建立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攥指成拳,组合发力。将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调整为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和困境儿童保障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意味着职能部门的担子不是轻了,而是更重了;也意味着对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的保护保障不是弱化了,而是加强了。每个儿童的人生都不能“寄存”,每个儿童的成长都需要关爱,每个儿童的现在和未来都需用爱“留守”。无论留守儿童还是困境儿童,他们都是弱势群体。坚持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协同合作、用心做事,查缺漏、补短板、还欠账,让笑容重新绽放在他们脸上,每个人都义不容辞、责无旁贷。

——光明日报《用制度关爱保护留守和困境儿童》

教育部基础教育质量监测中心日前发布的《中国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报告》显示,中国中小学生睡眠时间总体不足。教育部《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2017年)规定,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应保证10小时,初中生9小时。国家教育部门尽管为孩子们制定了具体详细的睡眠时间标准,但达标率居然是如此之低。尴尬的数据背后,是全民义务教育以及中小学生健康素质建设不得不面临的一种尴尬。考核一个学校或者一个地方义务教育的质量,除了要看学生知识掌握、道德养成、体育运动等指标,还要严格按照《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要求逐条逐项评估考量。临近9月,开学季即将来临。全社会都应当高度重视中小学生的睡眠问题,让孩子们精神抖擞地走进学堂,科学合理地安排时间,在健康生活、快乐学习中挥一挥衣袖,与特别困、常犯困的“特困生”彻底绝缘。

——北京青年报《“睡眠教育”是全社会必做的作业》

最近,原本指望成为房产市场的“蓝海”的长租公寓,遭到了空前的谴责和质疑。蛋壳、自如等企业被质疑为争夺租房资源,恶意拉抬房租,矛头直指“长租公寓+房租贷”的模式。房租贷的模式是这样的:由房产中介向房东承诺包租,中介对房子做出简单装修、统一管理,甚至还打隔断;随后,中介以“押一付一”“0押金”吸引客源,引导租客与金融公司、银行签订“房租贷”,将一年租金甚至更长的租金一下子交给房产中介,租客慢慢还贷,而中介按月将房租交给房东。因为有了资本杠杆的支持,使整个模式脱离了赚取房租的基石,让长租玩家不顾成本、疯狂地跑马圈地,斩获赤裸裸的现金流,这种疯狂的加杠杆是和中央定下的“去杠杆化”的宏观调控政策背道而驰的。当务之急是要及时控制长租模式下的金融风险,让长租公寓回归“长住”本质,而不是充当金融工具。

——新华每日电讯《警惕中介用金融杠杆炒房租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