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了两年“神药” 骨头竟然“空了”

将激素类药物混合打粉制成胶囊,跨省生产销售假药案15名嫌犯在海安受审

用打磨机将“强的松”“布洛芬”等激素类药物进行混合、打粉,装入胶囊壳中,再用“风湿骨痛宁胶囊”“复方咳喘宁胶囊”的盒子进行包装,销往全国各地牟利。8月27日,马林、郭军等15人跨省生产、销售假药案,经海安市检察院提起公诉,在海安市法院一审公开开庭审理。

用激素原料制成

治风湿胶囊

2015年,家住河南省濮阳市做砂石生意的马林与福建省南平市跑运输的郭军,因生意上的往来相识。一天,郭军询问马林是否有风湿类药物,两人这才知道双方背地里都在做假药生意,于是一拍即合,合伙干起了假药勾当,并进行了明确分工。马林负责提供“强的松”“布洛芬”等原材料以及“风湿骨痛宁胶囊”“复方咳喘宁胶囊”的包装盒、标签、说明书、防伪标识等物品。郭军负责具体的生产、制作,在福建省南平市租了一间出租房,召集了女朋友周燕、戴小丽等人将所有的原材料拆开包装倒在水泥地上,用铁锹拌匀,再铲进打磨机里磨成粉,用胶囊机进行灌装,随后装瓶销售。

在此期间,马林联系了居住在云南省曲靖市的同族侄子马国华,让他在当地租了间房放置“电话转接器”,主要用来转接业务电话,让买药的患者可以顺利打进求购电话却不被公安机关追查到真实地点,电话由马国华夫妇二人专门负责维护。

假药制作完毕后,郭军统一从福建将假药发往上海马林指定的一家快递公司,马林则通过QQ将购药者的地址直接发到该快递公司,由该公司代为转发。至此,一个生产、销售假药的团伙产生了。

自2016年9月至2017年11月间,通过上述方式,以马林、郭军、马国华为首的犯罪团伙向江苏海安、吉林抚松、河北玉田等地销售团伙生产的假药“风湿骨痛宁胶囊”“复方咳喘宁胶囊”,从中牟利238万余元。

老人服药两年

竟然“骨头空了”

家住海安市李堡镇79岁的徐老太长年患有风湿病,一直饱受关节疼痛的困扰,严重时甚至卧床不起,多方求医难以根治。2015年秋天,徐老太的女儿拿来了一瓶“风湿骨痛宁胶囊”,让母亲吃了试试看。服用一段时间后,徐老太明显感觉疼痛减轻,不仅能够下床走动,天气好的时候甚至能够帮助家人干点零碎农活。这下,徐老太和女儿都对这个“风湿骨痛宁胶囊”的药效深信不疑。于是,徐老太的女儿按照说明书上的电话号码打去,通过电话订购、银行汇款、快递发货的方式,给母亲订购了该药,服用长达两年。

2017年下半年,徐老太感觉服药后除了关节疼得越来越厉害外,其他部位也出现了不明原因的疼痛。无奈之下,徐老太只好到医院求诊,医生诊断后告诉徐老太,因长期大量服用激素导致其骨质疏松,也就是“骨头空了”,这种副作用几乎是不可逆转的。徐老太仔细回忆,自己近两年并没有去医院,唯一长期吃的药就是这个“风湿骨痛宁胶囊”。想到这儿,徐老太来到李堡镇派出所报了警。

销售员不乏

医生和药店经营者

2017年11月20日,公安机关分别在河南、福建、云南等地将以马林为首的6人抓获归案,后顺藤摸瓜将21名二线销售人员一网打尽,其中9名系医生、诊所或药店经营者。

今年3月28日,海安市公安局以马林等27人生产、销售假药向海安市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审查过程中,绝大部分犯罪嫌疑人对自己销售假药的事实供认不讳,但也有部分犯罪嫌疑人心存侥幸,对假药的性质百般狡赖,反复强调自己并不知晓这些药是假药,只是觉得疗效好才销售。

根据相关判例,承办检察官认为行为人主观上有无生产、销售假药的故意,是认定生产、销售假药罪成立与否的主观要件。对于行为人主观故意的判断,行为人的供述是重要但不是唯一依据,可以根据假药交易的销售渠道是否正规、销售价格是否合理、药品包装是否完整、药品本身是否存在明显瑕疵,结合行为人的职业、文化程度等因素,进行全面分析。因此,该案9名从事医疗或医药销售的具有专业知识人员,可以认定其主观明知,而另外12名农民或者退休工人因不具备专业知识和背景,难以确定他们对药品能否作出专业的辨识和区分,无法认定其主观明知。

准确厘清涉案人员的主观故意后,7月25日,海安市检察院以生产、销售假药罪对马林等15人向海安市法院提起公诉。

令人唏嘘的是,审查起诉过程中,检察官不断听到有患者反映假药效果好,甚至不少犯罪嫌疑人也拿这个做辩解理由。为此,承办检察官特地走访询问了专家证人,得到科学回答:这些药添加了大量具有抗炎、镇痛作用的布洛芬、强的松等西药,短期内服用能减轻患者疼痛,但此类药属于激素类药物,长期服用副作用较大,会诱发糖尿病、高血压、骨质疏松,甚至造成肾功能衰竭等危险。(文中嫌疑人均为化名)

本报记者张亮

本报通讯员马静 晓倩 吟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