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曾与狼山法乳堂十八高僧瓷砖壁画

□钱泽麟

众所周知,狼山法乳堂十八高僧瓷砖壁画是南通藉著名画家范曾创作的。过去,这寺庙里都是供奉的神而明之的十八罗汉塑像啊。

选定范曾为狼山广教寺画高僧

约在1982年春天,曹从坡给我送稿子过来。当时我是《南通市报》文化版面的编辑、记者。除了谈他的稿子,曹从坡还告诉我一个消息,范曾与他联系过,准备为狼山广教寺画几位高僧。

佛教无小事,曹从坡说他做不了主,需请示市委主要领导。个把月后,曹从坡告诉我,他已向邢白书记汇报了,邢白表态同意。还提了几条意见供参考:一、狼山是佛教八小名山,如果能绘画高僧像将为名山添彩;二、范曾是著名中青年画家,又是本地人,而且擅长古典人物画,由他来画很适合;三、凡是有利于宣传南通、扬名南通的活动和做法,我们都会支持;四、画哪些高僧、如何画法,还需与佛教界人士商量后再定。并请曹从坡具体过问。曹从坡曾任分管文化的副市长,时任市政协副主席。他是一个文人,还可认定他是南通一代文人的代表和领袖。

邢白的眼光真准,选定范曾画高僧确实是非常合适的。笔者对范曾也比较熟悉,他19岁进中央美术学院,幸运地遭逢了蒋兆和、李苦禅、李可染、郭味渠等艺术大师亲自授课。这为范曾今后艺术上的飞黄腾达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大学毕业后,范曾分配到中国历史博物馆,跟随沈从文编绘中国历代服饰资料,他临摹了许多传世巨作,不仅奠定了白描的功夫,也使他创作古典人物画得心应手。1981年初,范曾回乡省亲。我在采访范曾期间,曾陪同他探望住在寺街小巷深处卧病在床的父亲,还写了一篇近万字的长文《霜寒已过沐春风——访著名书画家范曾》,刊登在当年3月26日和28日《南通市报》上。

在访问记中写道:“古往今来,有不少人物画,特别是古典人物画,给人以千人一面的感觉。范曾根据不同时期创作的需要,把容易混淆不清的人物,画了挂在房间里,房间里都挂满了。范曾风趣地对记者说:‘我和他们(指古典人物)天天见面,每个人的身份年纪、脸型身材、高矮胖瘦以及性格特征,都深深地嵌印在脑海中,焉能不熟耶。’ 细看范曾笔下的人物,确实栩栩如生,别开生面……他呕心沥血创作的千百年来为人们所崇尚、景仰、传颂、喜爱的传说人物和历史人物,无论是炼石补天的女娲、镇鬼捉妖的钟馗、行吟泽畔的屈原,还是号为‘诗仙’的李白、逐鹿中原的曹操、铁面无私的包拯,无不体现着中华民族的骨与魂,无不是形神兼备的上乘佳作……”

邢白的眼光真远,从还未曾画就的高僧像,他已看到未来扬名南通的美好前景。这是后话了。

十八高僧画完成

过了一段时间,听说范曾拜访了邢白,相谈甚欢。这是意料中的结果。我在邢白小儿子徐康宁家曾看到邢白、王益众、曹从坡和范曾合影的照片;还有邢白、朱剑、曹从坡、王太祥、陈士荣、顾尔谭与范曾的合影;以及邢白和夫人何沁梅与范曾在家里的照片。那时范曾才40出头,可见邢白对中青年艺术家的重视和提携。

后来得知,范曾先前已去找过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赵朴初非常赞赏范曾为中国佛教史上的大德高僧造像;也非常赞成南通狼山广教寺内安置大德高僧塑像。并恭请巨赞法师和净慧法师协助和具体指导。最后商定选出中国佛教史上十八位代表人物:安世高、道安、慧远、法显、鸠摩罗什、菩提达摩、智颉、吉藏、道宣、玄奘、善无畏、慧能、法藏、一行、鉴真、怀海、敬安、弘一。据说邢白认为这十八高僧,几乎囊括了从东晋到民国八大宗派创始人和代表人物,表示赞赏。

得到市委领导的支持,范曾很快进入了迷狂般的创作状态。他夜以继日,恣性挥洒,历时数月,灿然诞成。也许范曾与这些高僧心有灵犀,创作十八高僧中的慧远时,画至腰下一笔,总觉得有所缺失,不够满意。几经捉摸推敲,范曾在画面上试添了一只白鹤,才觉得落到实处,了无遗憾了。后来范曾偶读《高僧传》,才知慧远生前真的养了两只鹤。慧远圆寂之日,两鹤绕坟旋翔,久久不去,鹤呜哀切,使人泪下。后来两鹤忧伤而死,合葬于同一墓。

十八高僧绘画完成。然后根据原作,在北京市工艺美术厂烧制成每块为高2米、宽1.2米的瓷砖壁画。洁白如玉的瓷砖上以泼墨写意为主,兼以工笔重彩。群像中的高僧或坐或立、或喜或忧,静动各宜,姿态各异,色泽典雅,神情毕肖。

法乳堂十八高僧瓷砖壁画落成

1983年3月,狼山广教寺法乳堂建成。法乳堂原为广教寺的大雄宝殿,经改建而成。法乳堂的匾额由赵朴初先生亲笔题写。法乳二字源自《涅槃经》“饮我法乳,常养法身”。意为以佛正法,滋养弟子之法身,犹如母乳之于婴儿。赵朴老并题“一堂都圣哲 万派尽朝宗”楹联为贺。巨赞法师也欣然为该堂题联:“江海大观,米芾数名山第一;高僧十八,精蓝澍法乳无穷”。

就在此时,邢白调任江苏省委纪律检查委员会书记。应该说是高升了,但邢白没有马上走,作为市委领头人还有许多工作大事要和有关人员交接。还是曹从坡了解他,说邢白待十八高僧壁画落成开幕仪式后正式去省里上班。

5日23日是个阳光明媚的日子。时任省委书记韩培信已经在邢白和曹从坡等人陪同下预先来参观过狼山法乳堂十八高僧瓷砖壁画。这一天是落成开幕仪式,一大批遐迩闻名的文化界、宗教界大师结伴而来,有丁玲、楼适夷、张仃、侯宝林、郭兰英、黄宗英、文怀沙、康殷、方成、净慧、袁运甫、王莉……真可谓群贤毕至,精英荟萃。

法乳堂十八高僧瓷砖壁画落成开幕仪式由邢白、朱剑、徐虎、曹从坡等市领导共同主持。邢白面对来通的贵宾即兴讲话,大意是:紫琅山在中国佛教史上非常有名,它是佛教八小名山之首,是大势至菩萨的道场,大势至与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合称为“西方三宝”。而今天十八高僧瓷砖壁画的落成,加上玉佛、郑板桥的“十指成林”匾,就是法乳堂三宝……自那以后,法乳堂三宝就这么叫开了。

采访宣传再跟进

这次来的名人特别多,不能算“绝后”,也应该是“空前”。如何采访和宣传成了难题。

经曹从坡与范曾商量,再和市委宣传部通气,初定写丁玲、侯宝林、郭兰英和黄宗英4篇访问记,有待邢白最后拍板。趁邢白到文峰饭店看望来通的各位艺术家时,曹从坡约我去向市委书记当面请示,范曾也在场。听了我们的介绍,邢白说4位大家有代表性,丁玲是著名作家、侯宝林是著名相声演员、郭兰英是著名歌唱家、黄宗英是著名演员又是南通籍电影艺术家赵丹的夫人,当即表示赞同。又和我们商量说,如可能的话再多点几位名人的名字。于是,我提议增加一篇特写,并及时向报社领导汇报。

社长老郑、总编老贾都表示按照市委领导指示精神办。只是感到我个人要完成4篇人物专访和一篇大特写有点难度,即去电请科长陈白子派员驰援。白子说科里李军、李继治都出去了,你就吃点苦吧,先完成大特写,4篇专访回来再动笔,陆续刊登。只好如此了。好在这两天我已多次接触丁玲等艺术家,有所了解,夜里还可补充采访。利用吃夜饭时间,我先起草约两千字的特写,点到著名画家张仃、书法篆刻家康殷、漫画家方成、古筝演奏家王莉、男高音歌唱家楼乾贵、南通藉画家袁运甫等人。当特写搁笔后,笔者恭请范曾审稿:“特写初步完成,请你斧正、定稿、书题”。范曾看了文章后点头笑道:“下笔神来,有点意味。”并当即欣然挥毫书题:“名山添彩 群彦雅集”。

1983年5月23日,名流荟萃的狼山法乳堂盛会,以及范曾创作的十八高僧瓷砖壁画,以其浓墨重彩载入了南通地方史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