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我是真的

□朱朝霞

小美微信的头像换了新的,比从前圆了一个size,眉目清秀可人,笑容透着内心的安宁与淡定。留言问候,回复说日子很好,静静地,就胖了。

很多年前她就是如此清澈的眼神,得体的谈吐,饭桌上分寸把握得刚刚好,可到了KTV里,她居然把《死了都要爱》唱得淋漓尽致,惊得我内心长满竖直的汗毛。她的声线不属于高音的区间,所以那些震撼人心的语句到了她这儿颤抖得厉害,如风中漂泊的旗帜。后来就知道了她的故事,有钱但缺爱的家庭,一个离异后依然坚强美丽的妈妈,一个娶了后娘而薄情的父亲。成年后更是坎坷不断,离婚后失去了儿子的抚养权。遇上一个大她一轮的男人对她呵护备至,以为是真爱了,到最后发现仍然是一场欺骗。她曾经开了两小时的车抵达小城,就为了与我一起在茶餐厅边吃边聊,她滔滔不绝地讲,我默默地听。幸好她会赚钱,每年赚得盆满钵满,在那个让她充满希望又失望的城市买了房,公司换了一家又一家,年薪越来越高,可依然孑然一身。

一个黄昏时分,下班路上又接到了她的电话。那时她刚刚平复了上一段感情的伤害,还没有到一个月,又认识一个带着儿子的公司CEO。没等她全说完便毫不客气地把她骂了一通,直指她不是为了要找一个爱人,完全是为了儿时的境遇一直在自我治疗。她默默挂了电话,很久没有与我联络。

想想有些后悔,活得明白未必是件好事,自己看着缠绕着的日子,或者是别人的一种兴味盎然。伍尔芙就曾经说过爱情之与女人和男人,仿佛是外星人与地球人的天壤之别。人的一生中遇到什么,冥冥中自有安排,也会是一种成长与修行。风调雨顺的清浅让人心旷神怡,但终究比不上一潭深远的池水来得诱人。很久以后,小美突然约了一起逛街,从前只买出厂价的便宜货,现在去文峰五楼一件接一件地买,从礼服到小清新件件价格不菲。忍不住问起她,她轻轻地笑了,说一旦自己放弃追寻爱情,反倒成了被追逐的对象。

那天只有我们两个人,没问她太多,只在练歌房里一首接一首地唱,她居然唱的是邓丽君的老歌《假如我是真的》,跟当年的风格山迢水远的距离。“假如流水能回头,请你带我走,假如流水能接受,不再烦忧。有人羡慕你自由自在的流,我愿变做你,到处任意游呀游。”一曲唱罢,又把蔡琴的版本拿出来唱,如果说邓丽君有种娇嗔的忧伤,那么蔡琴的便更加深沉,仿佛一个重重的东西压在心头。

假如往往不是真的,假如我是真的,也只能是个假如,最好还是假如。

很多歌曲都是如此,反反复复都在说着同一件事,这样的歌看上去简单,叙述的深度不强烈,却意外地让人拥有一种舒畅的释放。世间很多事与物都是这样,比如失落、遗憾、忧伤,比如一段不长久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