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

□黄丽娟

老张原是某建筑站总账会计。退休后,他爱上了钓鱼、烧菜。端午节那天,老张又烧了一桌子好菜,把儿女们叫过去一起过节。

大家喝了点酒,兴致倍增,话也多了起来。什么房价啦、菜价啦、股票啦,想到什么就聊什么。聊着聊着,大家聊到了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人民的名义》。

一提到《人民的名义》,老张夫人就跟儿女们“诉起状来”:“不知这电视有啥好看的,老头子天天追着看,一集都不肯落下,连饭碗都摸不着了。”

老张儿子笑着为老子辩护:“这是一部现实版的反腐大剧,好看得很,我们也在看呢。”老张听了,顿时眉开眼笑,顾不得喝酒吃菜,便兴致勃勃地和儿子交流起电视情节来。

老张是老党员,为人处世特顶真,特讲原则。有一次,老张女婿想请他帮忙,挪用下集体的工程材料,等资金回笼后再归还。老张一听,想都没想,便断然回绝了。女婿不死心,让妻子去跟老张说。结果,老张把自己女儿大骂了一顿,说他们想钱想疯了。气得老张女儿好几个星期不愿回娘家。

还有一次,老张夫人的表哥想让老张在建筑站为其谋个仓库保管员的差事。那是个肥缺,不仅人省力,还有外快挣。

老张没答应,说:“你大字不识一个,怎么记账啊?”

老张夫人急了,跟他大吵了一架,说他看不起娘家人、说他没良心、说他胳膊肘往外伸……任凭婆娘怎么哭闹怎么责骂,老张还是没答应。

最终,老张夫人的表哥依旧在建筑站做小工。为此,老张夫人一直抱怨他是个老古派、死脑筋,又不晓得赚钱。

老张夫人总在儿女们面前唠叨,说看看和你爸一办公室的某某,宝马开开,上海的房子买了一套又一套;看看比你爸低一级的某某,车子换了一部又一部,市里的房子也不止一套……再看看你爸,做了几十年总账会计,什么油水也没捞到,房子还是贷款买的……说到最后,老张夫人一边摇头,一边叹气:“唉,人比人,气死人啊!”

老张听了,却不急也不恼,呷一口茶、吐一口烟圈,慢悠悠地说:“别眼红人家。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多行不义必自毙。不是自己的,终究要加倍偿还的。”

这话还真被老张说了个正着。那个开宝马的某某,几年前因贪污集体的工程款,坐了两年牢,出狱后,又患上了肝硬化,治病吃药的钱哗哗如流水。而另一个,还没挨到退休便中风瘫痪了,从此卧床不起。

其实,何止是老张夫人埋怨老张,子女们也曾暗地里责怪过他,说他思想太保守了,一点儿都不懂得变通。像他处的这个位置,动动脑筋捞些钱,还不是轻而易举的事?这样,子女也沾光多了。哪像现在,还要紧凑着过日子。

有时,碰上熟人闲聊,提到老张,他们总会笑着说:“老爷子挣钱定是一个顶俩,你们没钱谁相信啊?”子女们就很尴尬,感觉再怎么解释也没用。

子女们知道,老张的心里始终有着一杆秤。在建筑站做了三十多年会计的他,由他经手的账目,从来都没有出过差错。老张退休后,有好几家公司想聘请他做财务总监,子女们不想让他再那么辛苦,便婉言拒绝了。

老张平常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做人做事,问心无愧就好。两袖清风,无事便是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