胖婶如意

□ 梅莉

邻居胖婶,我们几乎每天都碰面,不是在电梯里,就是在小区的路上。她一律行色匆忙,手里要么牵着孙女,要么拎着一大袋子菜。胖婶姓牛名如意,这是她九十多岁的婆婆告诉我的。

胖婶年近六十,个性开朗,声音洪亮,走路带风。顶着一头蘑菇云似的卷发,染得焦黄焦黄的,像秋天的麦浪一样抢眼。每次见到她, 我都跟她招呼,您好忙啊!她用沪语高声说,是额呀,我忙得来把双脚也要举起来了。想想也是,上有婆婆大人,下有儿子媳妇和孙女,加上胖婶夫妇,共有六口人生活在同一屋檐下,光是做一日三餐,换作我也是累趴下了吧。人胖点大约也有好处,胖婶每天能量足足的,像马达一样转着,我从没见她萎靡过。胖子多数心宽体胖,似史湘云在石头上都能睡得香,而瘦子更容易像林黛玉,多愁多病,干不了体力活、吃不了苦。

胖婶一定是做得一手好菜,这点,从她的孙女身上能看得出,从她的婆婆身体也能体现。否则,孙女不会给她喂成了敦敦实实的小姑娘,高龄的婆婆也不会身子骨至今仍如此硬朗。

昨日早晨,又见胖婶送八岁的孙女上暑期学习班。孙女又是学舞蹈、又是学英语、还学画画什么的,比上班的人还要忙。胖婶说,过几天,还要陪孙女去香港参加舞蹈大赛。我说,小姑娘厉害的,还去香港参加比赛呀,那您陪去干吗,让她爸妈陪同呀。胖婶脸色一暗,说,离了。难怪好久没见过她儿媳妇,难怪胖婶对孙女这么尽心尽责,原来是把她当女儿养。婆媳住在一起自古矛盾多,胖婶既是儿媳又是婆婆,夹在当中的滋味估计非常人所能体会。尤其是胖婶九十多岁的婆婆,那可是个厉害角色,在小区赫赫有名。老太太耳聪目明、步履稳健,每天出来遛她的那只小白狗。胖婶婆婆年轻就守寡,一个人拉扯几个孩子长大不容易,练就一身对抗外界刀枪不入的本领,到现在鲐背之年了,还时不时地与人吵上一架,吵赢了才罢休。老太太凶也就算了,她养的那只狗也凶,见人喜欢狂吠,曾经差点咬了我女儿,如今小朋友们见了那狗都躲得远远的。胖婶结婚后就一直与婆婆同住,与如此强悍的婆婆生活在一起,得用多少委曲求全才换来过日子的安宁,生生替她捏把汗。

我由衷地赞胖婶,您真能干呀!她叹气道,我不干谁干呢?前些天,我爸住院,天天还要去医院照顾他。我父母都八十多了,人老了毛病多,动不动要住院,他们就指望我这个女儿,其他是儿子,他们从来不管事的。正常情形下,胖婶一个人的活得分成几个人才能摆平,可她一个人全干完了。平日,有空闲时她还在社区做做志愿者。

看到胖婶,我就会联想起电视剧《我的前半生》里的罗子君妈妈,演员许娣演活了一个上海老太太,红唇夸张、虚荣势利,菜场买菜还剥菜叶留菜心爱占小便宜。但她三观超正,面对女婿出轨,挺身而出,责骂小三,实力护女,有满满的正能量和人生的大智慧。这个角色后来圈粉不少,就是因为真实。当然胖婶没有罗妈妈打扮得那么海派,但她们有一个共性:不论现实如何骨感,热情而饱满地过好每一天,永远有个热气腾腾的灵魂。朋友说她前几天删除了一个颇有灵气的作家,字是好的,性格是拧巴的,整天爱发些负面情绪的东西,比如一大早发个丧丧的个人独白,等着别人去哄……有空哦,删除得好,谁活着容易啊,谁不愿意看些明亮阳光的东西好有勇气直面惨淡人生。我宁愿和胖婶这样的人聊天,也不愿点开那些充满负能量的文字浪费生命。

胖婶的名字叫得好:如意,一定是她父母的心愿。但是,胖婶姓牛,命里注定她每天像头牛一样辛勤劳作一辈子。如意如意,人生岂能事事如意,在外人看来,胖婶简直过成了“如意”的反义词。好在,胖婶从不伤春悲秋,她没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