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孩子未来有希望

“合则聚,不合则散”。然而,很少有人在离婚时,能够冷静平和地放手,为了孩子不惜拼个面红耳赤,甚至鱼死网破的大有人在。

小凡因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今年3月,妻子小冰起诉到法院要求离婚。

通常这样的案子,只要去了监狱就能很快调解结案,但这次小凡竟委托了律师和他的父亲一起参加诉讼。律师来法庭提交授权委托书时告诉我,本案主要争议是小凡听说他因犯罪被羁押期间,小冰生下了儿子,他想弄清楚孩子的事。

我感到非常惊讶,因为小冰的起诉状中只字未提孩子的事。我打电话询问了小冰的律师,她同样感到惊讶。过了两天,小冰的律师打来了电话:“陈法官,我问小冰了。她说引产了,孩子没有生下来。”我询问有没有相关的证据,小冰的律师说目前还没有。

开庭那天,我询问小凡对离婚是什么想法。小凡表示,在没有弄清孩子的事情之前是不会同意离婚的。小凡的律师当庭提交了小冰产检的证据材料以及孩子的照片。我询问小冰,孩子目前在哪里。小冰紧紧地咬着嘴唇,反复强调:“孩子引产掉了,具体在哪个医院,我当时迷迷糊糊的,不记得了。照片上的孩子我不认识,不是我的……”

庭审陷入僵局。回去的路上,我直接前往小冰产检的医院和当地妇幼保健院调查,但当我输入小冰的名字和身份证号码后,竟然没有找到任何住院分娩的记录。

一个普通的离婚诉讼,竟然成了寻找孩子的福尔摩斯探案。我想心病还要心药医,唯一的途径只有打开小冰的心结。在小冰同意的前提下,我邀请了心理咨询师对她进行了心理咨询。

一个多小时后,心理咨询师喊我进去。我发现小冰在那儿泪流满面,知道她已经打开了心结,赶紧趁热打铁询问孩子的情况。小冰终于承认孩子生下来了:“我不想让孩子和他生父再扯上任何关系,在住院时我没有使用真名,因此你们在医院查不到我已生育的情况。”

孩子的事情算是弄清楚了。再开庭时,小冰很配合。我说:“孩子不是任何一方的私有财产,父母永远是父母,应当以最有利于孩子成长的方式尽到应尽的责任。”

法庭上,小冰还说愿意让小凡的父母探视孩子。虽然小冰不要小凡承担孩子抚养费,但小凡父母主动表示,愿意替小凡尽一点抚养义务,让孩子健康成长。案子得以顺利调解结案。临行前,小冰对小凡说,“你在里面也要好好改造,争取能早日出来。”小凡潸然泪下,一个劲儿地点头。

家事案件大都牵扯了感情、亲情、利益,双方矛盾尖锐,对抗性强。作为一名家事法官,要从根源上帮助当事人梳理情感、解决问题、事了人和,尤其要以最大的努力保护未成年人的利益,让孩子未来有希望,家庭更幸福。

顾建兵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