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环相扣的装裱

环环相扣的装裱

□王竹馨

博物苑的师傅嫌弃我带过去的爷爷的字画,说纸太厚,并且没有印章,当然,还有作品的水准。

碍着这些原因,这就不是一幅完整的好画了,只能被湿托画心,然后上墙,粗略地托裱一下。另外拿起一幅,工具还是鬃刷排笔,师傅怪我昨天把鬃刷洗得太湿,导致它阴干。我暗戳戳想,洗澡还洗全身呢,怎么鬃刷就不行。

战战兢兢开始润湿画芯,对自己不规范的动作心知肚明,初学的人,难免都眼高手低。果然师傅过来夺过我手里的排笔,和我讲拿的时候排笔要和桌面垂直。把画上墙的时候,师傅开始端详我的画芯,只当他要从艺术角度分析这幅画,结果他说,这个章倒是有了,怎么印反了呢。一看,果然印反了。也没法了,又一幅练手的作品,只能不了了之。不谨慎和粗心不只是数学的敌人,原来是全民公敌。

装裱好的成品分为镜片和立轴。镜片相对适用于比较小的画芯,在墙上的这几幅画,只能用来做镜片了。我问:师傅,镜片需要装框,那框也是我们的工作范畴吗?师傅又和我讲,画家本人对装框的木制材质也是有要求的,我们不了解,所以这又是木匠的活儿了。我看着师傅的发型,突然很想把马蹄刀在他两边的头发上蹭一蹭。

许多步骤日常又盛大,和在学校不同,桌子即便看上去干干净净,也要擦上两遍,保证它的清洁度。装裱是一环扣一环的过程,第一步错了后面就需要更多的补救措施。比如挑杂质这个步骤,在师傅这儿是省去了的,因为糨糊够稠够好,不存在杂质。

许多瞬间难以置信自己的长大,像中午坐在西馆里,想到两年前高考结束和同学来这里看展览,就会觉得,有的事情真奇妙。两年前后,完全不一样的光景。

鲁迅当年写给萧军一段话:“寓中都好。孩子也好了,但他大了起来,越加捣乱,出去就惹祸,我已经接受了三家邻居的警告。但自然,这邻居也是擅长警告的邻居。但在家里,却又闹得我静不下,我希望他快过二十岁,同爱人一起跑掉。”

二十岁大家都过的差不离,尴尬地卡在这里,没有和爱人跑掉,时常被父母嫌弃,有了要做事的想法。这不就出来实习了吗,一个人揣摩怎么才算是好好的生活。朝九晚五的生活突然立体了起来,理解到了那些对工作的抱怨是从何而来,有些话语也说得隐晦艰难。大家的生活不是假装快乐,而是想方设法让自己快乐。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