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趣

情趣

□钱进

“炒蚕豆,炒豌豆,咯剥咯剥翻跟头。”

“拖拉机突突突,我上舅舅噶过一宿,舅母冈的蛋,舅舅和我抢丫吃。舅舅骂我拿尿宝,我骂舅舅好吃宝。”

老爸老爸,快来教我!我们老师说,这是他们儿时的童谣,太有趣了!

是啊,这一首首耳熟能详的童谣,把我们小时候的生活点缀得趣味无穷。

70年代,乡村的日子十分清贫,没有电视电话,一年到头稍微有趣点的事,就是在村头放几场电影,在打谷场演几次革命样板戏了。

孩子们不甘寂寞啊,想着法子找乐子。上学放学的路上争先恐后唱儿歌,你一句我一句,一路歌声一路欢笑,声嘶力竭,乐此不疲。

夏天,村里不少人家的住房还是土墙,蜜蜂们采完蜜,就躲在土墙上打好的小圆洞里纳凉。我们找来麦秸秆捣蜜蜂,看着蜜蜂嗡嗡嗡叫着爬出来,我们也乐得像喝了蜜似的。那时候,几乎家家户户的屋后都有一片竹园,粗壮的竹竿一年四季青翠挺拔。常吸引许多孩子一起玩耍。春天,竹园里冒出一根根竹笋,“偷竹笋”成了我们的乐趣。夏天,小伙伴们比赛爬竹竿,成了一种最快活的游戏。到了下雪天,我们不管天寒地冻,拼命地摇竹子,看到冻僵的麻雀被摇下来,一个个欢天喜地,仿佛这就是人生的最大乐趣。

冬天衣衫单薄难御寒冷,于是一种叫“挤麻油”的游戏应运而生。“挤麻油”有两种玩法,一种是两拨人对挤,冲在前面的人,像汤圆馅似的被挤得冒出来,冒出来不怪事,赶紧奔到队尾挤。被挤出来的人往往退后十来步,向队伍冲去想以此冲垮对面的队伍。另一种玩法就是十来个人一人当头,后面的人使劲挤,看谁坚持的时间长。两种玩法既有趣又取暖。

其实,儿时的我们并不知道什么叫做情趣,只知道寻找乐子。因此,虽然童年过得很贫穷,但却很开心,穷日子带给我们的是无穷快乐。

如今充满乐趣的童年已离我们远去了,活在这个竞争越来越激烈、生活压力越来越大的世界里,我们如何去追寻童年的那些美好、那些令人难忘的情趣呢!

记得梁启超先生说过一段话:“我以为,凡人必常常生活于趣味之中,生活才有价值,若哭丧着脸挨过几十年,那么生命便成了沙漠,要来何用。”

现实生活中,有些人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挣着别人挣不到的钱,住着别人一辈子买不起的房。却还在抱怨,似乎还不满足。整天把生活弄得像硝烟滚滚的战场。做官了,总想爬得更高。可官位就像金字塔,有多少人能爬到那个尖尖呢?爬上的人少,滑下来的人更多,如此拼命,生活怎么会有乐趣。

曾经认识一个年轻妈妈,过着“两地书”的生活。一个人带着孩子,却成为保持生活情趣的女人。春天里,母女俩常常在风和日丽的假日,去郊外放风筝。清新的空气、鲜艳的花朵和母女俩快乐的笑脸成为春天里最美的风景。夏天,去农村听蝉鸣犬吠,采果摘瓜。秋天,到乡村看风吹稻浪,陪农人们一起收割。冬天,带着女儿一起堆雪人,打雪仗,把冬天过成了春天的模样。不但自己过得充满情趣,还把孩子培养得多才多艺。

人生除了劳作还有情趣。一个懂得情趣的人,可能会时常在桌上插几枝花,可能会煮一杯咖啡,安静地读一本书,陪伴妻儿去看一场电影,甚至去听一场音乐会。春天踏青,夏天看海,秋天拣落叶,冬天滑雪。这些生活的点滴,看似小事,其实都能改善人们的生活,提升幸福感,增添情趣。

生活的情趣,体现在四个方面:物质生活、精神生活、情感生活、艺术生活。在这几个方面我是这样来体验的。物质生活的情趣,无非是衣食住行玩。对于吃,我喜欢亲自动手,兴趣所至系上围裙就成了快乐的“煮夫”,烧几个拿手的家常菜,一家人或呼几朋几友,情趣盎然地忙上一桌。精神层面的:看书、写作、喝茶,给自己空间去做自己喜欢的事。当然有时候,也要学会独处,什么都可以想,什么都可以不想,哪怕一个人悄悄地走出去,把委屈和心酸哭出来。情感方面的情趣:亲情爱情友情缺一不可,但不管是哪种情都要用情趣来灌溉。一个没趣的人,我想什么情都收割不到。艺术方面的情趣:要求不高,想唱就吼几嗓子,想跳就疯几下子。反正要学会从各类艺术中丰富自己的生活和情趣。

做人,一生中总有磕磕碰碰,总有这样那样的不如意。摆在我们面前的,就是要学会找回心中的平静,找回生活的乐趣,真正远离那些烦心事儿,让自己活得充满情趣。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