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妈眼中瘫卧的儿子也是宝

葛阿姨的儿子今年39岁,从小患“软骨病”瘫痪在床,智力如孩童,不会说话,生活不能自理。阿姨和老伴精心呵护着儿子,没让他遭一点儿罪——

爸妈眼中瘫卧的儿子也是宝

从小患上“软骨病”

一张床榻陪伴人生

打了葛阿姨好几次电话,一直无人接听。8月30日上午10点,我们与崇川区观音山街道十八湾社区的民政助理罗鹏约好,前往葛红仁家里探访。循着门牌号,来到葛阿姨家时,她正忙着收拾“残局”:刚出去了两个小时,儿子就将小便尿在了身上,身下垫着的床单、被褥也全湿了。家里的洗衣机常年超负荷工作,三天两头就“罢工”。

刚进屋,眼前的一个躺在床上身体缩成一团的人,就是葛阿姨的儿子葛红仁。葛红仁今年39岁,从一出生就和别人不大一样。因为患有严重的肢体残疾,红仁常年卧床,不能动弹,生活起居全部需要父母照顾。说起儿子的病,葛阿姨老泪纵横。儿子在8个月大时,突然腹泻不止,去医院检查,却始终查不出病因。后来,多方就医,医生说葛红仁这是“软骨病”,与小儿麻痹症差不多。

随后,家人带着葛红仁,四处寻医问药,可是跑了很多地方,都没有好的治疗办法。因为无钱医治,加上当时的医学技术相对落后,葛红仁的肋骨外翻,手脚就一直这样蜷缩着,压根不能站立行走,稍微一碰,骨头都有可能断裂。

从此,葛阿姨和老伴儿的生活重心,全部落在了照顾生病的儿子身上。长期卧床,人很容易生褥疮。可是葛红仁从出生到现在,这39年来从来没生过褥疮。在他家里,也没有闻到任何异味。

照顾儿子39年

每天入夜时光最难挨

2014年,葛阿姨一家搬到了现在居住的拆迁安置小区,尽管房子就在二楼,但这几年来,葛红仁便再也没下过楼。葛阿姨告诉我们,两室一厅的房屋,老两口带着儿子睡在一间带阳台的卧室里,葛红仁有一张专门的床铺,距离一米开外,是一台电视机。“家里的电视基本上是24小时开着,他每天唯一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看电视。”葛阿姨说,虽然儿子不会说话,但有时候一个电视频道看腻了,也会“呀呀呀”地喊她来调台。

不管是寒冬还是酷暑,每天给儿子洗澡是老两口的“必修课”。让葛阿姨力不从心的是,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拉不动儿子了。如今,她每天只能等老伴打工回家。葛阿姨说,夏天身上衣物穿得少倒是方便些,待入了冬,每次都是一项大工程。葛红仁大小便无法控制,每天都要尿几次裤子,一到阴雨天,窗口就挂满了各色衣物、床单,这些衣服、床单、棉被,好些都是邻居们给的。

每天入夜后是最难挨的时间。这么多年来,老夫妻俩从没踏踏实实睡过一晚。“每天晚上都要帮红仁翻身,前半夜是我,后半夜是我家老头子。”葛阿姨说,儿子白天睡够了,晚上就迟迟不肯入眠,一会儿要把腿放下床,一会儿又要把脚抬上去,如此反复,夫妇两人平均前半夜就要起身五六次。。

但这一觉,也并不能睡很久。每天早晨5点多,老夫妻俩就要起床。为了维持生计,阿姨在小区附近的一块荒地上开了荒,种了些冬瓜、毛豆等蔬菜,“这样家里吃的蔬菜就不用买了。“

一家人有人关心

邻居是最好的帮手

帮儿子洗衣、做饭、洗澡、翻身,这些生活中看似平凡的事,葛阿姨和老伴一干就是39年。如今,岁月已经将她的头发染得花白,但是她对于儿子的爱,却没有一分一毫的减少。这些年,葛阿姨老两口照顾儿子吃的苦受的罪,左邻右舍们都看在眼里。

就在我们采访时,邻居张美琴来串门了:“毛豆还没剥吧?我帮你剥了!”张阿姨说,老两口带着孩子特别不容易,早上瞧见葛阿姨刚从地里回来,儿子又尿在了身上,“真的是分身乏术,我们尽可能搭把手,帮帮忙。”

葛阿姨说,老伴今年也已经64岁了,还中过风,每个月吃药就要花费400多元,也干不了重的体力活,每天起早贪黑地候在观音山大转盘附近,用三轮车帮人拉货,每天中午回家吃饭。去年,她自己又得了严重的胰腺炎。一日三餐,老两口就以地里的蔬菜为主,但儿子爱吃肉,葛阿姨就骑着电动车到农贸批发市场买上二三十元,“每餐切上几片放在盘子边上,够儿子吃上一个礼拜。”

葛阿姨一家的困境,也牵动着社会的方方面面。逢年过节,政府、街道、社区都会带着慰问品前来探望,社区干部也是隔三岔五就来瞧一瞧,问问葛阿姨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地方。尽管日子清苦,但葛阿姨一家总是说:“这么多人关心我们,实在有愧。”

本报记者彭军君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