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稻草人

又见稻草人

□周华

平时多待在单位,忽然想起该回去看看年已八十的老父亲了。母亲走了九年,父亲一个人还种着四亩田水稻。前面就是他的稻田了。远远地一个人影站在水稻中央,很像瘦小的父亲。这么晚了,父亲还在田里忙活什么?我喊了一声,没有应答。那是谁呢?我不敢走到稻田里,一来很怕蛇,二来天也黑了,有点怕人。我加快了车速。到家后,看到父亲正坐在灶下烧火煮晚饭呢。

父亲看到我,很吃了一惊,忙问我吃了没有,还没等我回答,又问我这么晚了回来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摇摇手,问他我家稻田里怎么有一个人。父亲笑了:那不是人,是吓鸟的。我明白了那是稻草人。

我一惊:水稻已经抽穗了,我又有好些日子没回家了。上一次见到父亲还是插秧的时候。想到这里,我一阵羞愧。我问他这段日子还好吧,父亲连声说还好还好,就是打农药费事。不过都是请人帮着干的。农药挺贵的,而且打得勤,几乎一个星期就得打一回。当然工钱也涨了。我拿出五百元递给他,他坚决不要,说我刚买了房子,手头紧。我问他哪有钱用,他说卖了去年的稻谷和今春的小麦,暂时糊得过来,让我别担心。

我又问他别人家稻田里怎么都看不到稻草人了。他说人家不在乎,现在水稻产量可不比从前了,亩产都是一千多斤,再说他们有人在外面挣大钱,鸟儿吃点稻谷算什么,不值什么钱的。他年纪大了,干不动什么事,扎个稻草人也不费劲,就当活动活动筋骨。当然,他一年的收成全在这块田里,被鸟儿吃了,不就白白损失了。

最初知道稻草人还是在叶圣陶先生的那篇著名童话里。小时候,每到收获季节,田地里到处都是各式各样高高矮矮的稻草人。后来就不大看到了,近几年更是不见踪影了。我还在纳闷呢。听父亲这么一说,我倒为鸟儿欣慰和高兴起来,也不由为人类的顺便人情(善行)叫好。

虽然叶老作品中稻草人的形象非常美好和可爱,但我从内心里是不大喜欢稻草人的角色的。稻草人的功能是吓唬鸟儿,怕他们抢夺劳动果实,这本身反映了人类的智慧。可是毕竟不是真正的人,一点都不光明正大,而且最重要的是连一点点施舍都不给予弱小的朋友,只能是不仁不义。都说人类要跟自然和谐共处,欺诈、恐吓是和谐吗?能共处吗?

我把我的想法说给了父亲,让他明天去把稻草人毁掉。父亲看看我,仿佛不认识似的,过了一会儿 ,他点点头。不过他告诉我,其实他这样做也不是什么不够朋友,因为那么大的一块田,一个稻草人也起不了什么大的作用,要在过去起码十个八个。再说他的田里不让吃,旁边还有那么多的稻田呢,鸟儿尽可以自由享受。如今的鸟儿太少了,并不是稻草人的罪过。人类过多地喷洒农药、砍伐森林、破坏环境和大量捕杀才是真正的凶手。

我又是一阵羞赧。这些年来,我没有帮父亲干过一天农活,我也没有给过他多少钱,我甚至连“常回家看看”都没有做到。父亲更是从来没有对我开过口。我让父亲取消稻草人的幼稚和近乎虚幻的想法是多么可笑。我对父亲说:“明天你教我扎稻草人吧。”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