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得浮生半日闲

偷得浮生半日闲

□王竹馨

今天早上去工作室的时候正好遇上两个师姐。

忘了说了,师傅还有两个徒弟。

第一回看见她们的时候,我福至心灵地喊了声“师姐好。”然后她们就不好意思了,“不不不,不用叫师姐,大家相互学习。”

一个师姐在西安念的书,学的就是文物修复,关于西安,羊肉泡馍之外,我看着她很容易就联想到“长相思,在长安,美人如花隔云端”。

“今天我们把画砑下光。”给师姐布置好任务之后,师傅转头和我说。砑光也是装裱里的专业用语,把已经上好覆背纸的裱件反面朝上放在桌子上,再准备一整块蜡,均匀地涂擦在裱件的反面,用砑石有规则地上下推动、砑磨,砑光的目的是让整幅画光洁、柔软、耐磨。

师傅开始给我示范规范的砑光方式,右手握住石头开始匀速沉稳地滑动。我感叹我们这个专业需要用到右手的地方也太多了,像拓碑啊,拎陶瓷制作的泥啊,都要借力右手,同学总和我吐槽说要练出麒麟臂了。

师傅在我砑光的时候,边喝水边状似无意地说道,你这个裤子虽然不薄,但是洞蛮多的,应该也不热吧。

我开始揣摩这句话的意思,脑海中浮现了奶奶把我破洞的裤子补上了的场面,赶紧辩解说,是的呀,现在店里裤子大多数都是有洞的,没洞的还少一点呢。他于是很惊讶:“啊?没有好的裤子卖?”

我尴尬地笑笑,妄图用笑容搪塞过去这个话题。师傅却不依不饶,说,我们那时候哦,怎么可能像现在这个样子,哪会特意去穿坏衣服,都是坏了赶紧补,没几个人衣服上没补丁的。边说他边盖上茶杯盖,叹息状摇了摇头。

果然我的揣摩不无道理,同时代人们的诉求都是一样的。勤俭节约,艰苦奋斗。奶奶从小就和我讲,扫地要从边角开始扫,这样扫得干净。米饭不能浪费,一粒米要七斤四两水才能煮熟。虽然大人说的话都是对的,但我小时候还是疑惑了,一粒米要七斤四两水,那一电饭锅的米呢,岂不是要长江搬出来才能煮熟一锅米。所以小时候我只好把饭吃光光来表达对米饭和水的尊重。

下班后,我拿着弟弟满六杯送一杯的积分卡去了博物苑外医校巷里的咖啡店,那是一家很文艺的店。老板和我说卡主人已经口头兑换过了。我就自掏腰包点了杯拿铁。这时候我仿佛是个最普通的上班族,忙碌一天过后躲在咖啡馆里迎接姗姗来迟的悠闲。看见咖啡馆里一样有穿着破洞裤的姑娘,我在想,其实这并不冲突呀,喝咖啡可以穿破洞裤,文物修复也一样可以。对面奶茶铺门口有个刚刚补完课的中学生,和弟弟一样的年纪,我不知道她补的是数学还是物理,但我猜测她在纠结是喝西瓜奶霜还是茉莉绿茶。

而我已走向另一种生活。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