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士桂堂

雅士桂堂

□汤凯燕

“桂堂”是石老师的号。石老师符合我们对于古代文人的想象,他气质儒雅,温文可亲。他画中国画,写书法,而最吸引我的是他的诗。

我因诗而结缘石老师。有一晚,先生大陆读一首诗与我听,说诗是他一位朋友所作,诗歌轻灵,若泉水般清澈动人。我甚喜,遂厚着脸皮,主动加石老师为好友。

石老师年长大陆许多,两人间却并无隔阂,是一段忘年交。我去拜访过石老师画室,画室由车库改建。门敞着,望进去,一高大身影立于工作台前,手持狼毫,埋首作书。见到我们夫妇,他面露喜色,连声招呼,举止从容优雅,果然与大陆描绘的分毫不差。

石老师与大陆聊书画,却也小心不致冷落我。他捧出一大摞纸,在地面铺开,是他的书法。字游动如蛟龙,或崇山险岭,巍峨峥嵘,或春花秋月,柔情荡漾。看得出,他是用了心,尝试各种风格,一直笔耕不辍。

石老师征询大陆意见。大陆是性情中人,不作伪,更不谦虚。他指指点点,说这幅好,好在哪里,那幅不好,又不好在哪里。石老师专注倾听,频频点头,真诚恳切。

有一年元旦,大陆举办个人画展,石老师特地写一首诗,送予我们。我在画展开幕式读这首诗,诗为我量身定制。因我读诗往往情真意切,铿锵有力,石老师一反其素日风格,那首诗也写得刚劲。他便是这样,对人对事,总有一份体贴。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