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台下“戏花子”

二、台下“戏花子”

过去皋东老百姓的娱乐活动以看戏为主,众多戏班子由此游弋于市镇乡村,进而发展到固定于掘港、马塘、栟茶等地演出。掘港地区有杨洪春的联胜班、郑银凤的常胜班、赵长保的双福班等,这些班子都是父子相继,以昆山腔、徽调演出为主,后逐渐过渡到京戏。他们演出近则掘港、北坎、苴镇、马塘、孙窑、岔河、双甸等,远则通州、东台、海安、靖江、泰州等,更远则去上海、杭州、南京等大码头,深受当地百姓喜爱。

旧社会艺人很苦,“台上戏子,台下花子”这样一句流行于皋东大地的话,生动概括了艺人困苦的生活状态。艺人常常以庙为家,居无定所,浪迹天涯,据说老艺人赵长保一家就曾寄居掘港东郊八总庙七八年之久。逢菩萨生日或节日,镇上大的商号出资,戏班子则按要求演出 ,如旧时掘港逢“火德真君”(上古部落首领祝融)诞辰,镇上的花炮作坊和纸马店就要请戏班子到镇北的火星庙演戏酬神,南街的马家花炮坊多次承手这项工作。

过去掘港街上流行一句歇后语“草台班子——混混汤食”,也就是说那些草台戏班子形同乞丐,艺人们没有演出时,常常饥一顿饱一顿,生活无着落。皋东地处沿海,渔民下海作业危险性较大,每次出海必要许愿,归来都要还愿,所以常常唱“还愿戏”,掘港镇北的天后宫、镇东的八总庙常年“愿戏”不断。老百姓最喜欢“愿戏”,唱“愿戏”的初衷是“娱神”,实际是“娱人”,给寻常百姓带来文化享受,这种享受还是免费。

“愿戏”也不是天天都有,平日戏班子则借助庙宇的戏台演出,靠门票收入维持生计。笔者小时候听爷爷讲过,那时候没有专门的售票处,而是在庙门口放一个竹扁,旁边竖一牌子,写上“君子自重”四个大字,给不给钱、给多少都由观众决定。忠厚老实的给点小钱,一天下来也就够混点“汤食”,遇到地痞流氓不但不给钱白看戏,还要收点“保护费”,戏班子往往难以为继。有时演员不得不改行,前所述著名演员杨洪春年轻时就曾改行投身行伍,喊口令时常常还像唱戏一样念白,如“向右看那——齐”,留下了“杨洪春喊的口令——三句话不离本行”的歇后语,由此可见老艺人的辛酸和无奈。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