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夕照云路巷

四、夕照云路巷

与赵长保老先生在京剧艺术方面取得的成就相比,他在全国首创“艺人之家”的养老模式可说是同样杰出。

旧社会,艺人年老后不能再演出,意味着失去经济来源,又无儿无女,等待他们的往往是沦为乞丐,在贫病中死去。解放后,老艺人的生计同样是现实问题。1957年,赵长保老先生牵头,由政府出资,安置老艺人的“南通艺人之家”在掘港西街云路巷内悄然创办,戏剧大师周信芳、名角童芷苓致词祝贺,省内外文化部门和剧团赠送礼品。1958年,赵长保建立如东戏剧学校,创办全省第一个京剧少年班,亲自担任校长,由老艺人担任教师,边教学边演出,培养出了国家一级演员戴海豹、国家二级演员陆志萍等。艺人之家建立以来,常有京剧名伶拜访,与老艺人们切磋技艺,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著名京剧艺术家赵燕侠、童芷苓、李玉茹、李炳淑、齐淑芳、关正明等先后来艺人之家看望赵长保等老艺人,留下了一段段梨园佳话。

“南通艺人之家”在掘港砖桥以西,北街南侧第一条巷子内,该巷名叫云路巷,这个名字很雅,不知和艺人之家有没有关系。历史上这条巷子曾叫“西圈门巷”,巷子内有富商巨贾的公馆,所以巷口原来设立“圈门”防盗贼,夜晚关闭“圈门”,白天开放。艺人之家租用的是朱奎家的房屋,其祖父朱宝发原来在巷口开设洋货店,经营五金、百货等,生意兴隆,在巷内建有大门堂四合厢的院子两进供居住。

艺人之家在巷子的东侧,大门堂朝西,进去是一个四合厢的院子,院子南边还有一进院子,两进院子共有十余间房屋,是闹市中一处清幽的居所。笔者小时候走过那里,长辈们都会说起“艺人之家”云云,在我脑海里留下深深的烙印。赵老先生一家住在第一进朝南,还有十余名老艺人分别在厢房和二进院子。政府每月发放生活费给老艺人,艺人之家建有食堂,老艺人集体伙食。六十年代,县政府的冷德厚副县长家也住在云路巷内,那时候老艺人们常去井边打水洗碗洗衣,冷县长见了每每告诫孩子们要尊重这些老人,这些老人多是无儿无女,年事已高,一身伤病,要主动帮他们打水。

平日里“艺人之家”与普通住家户无异,只是有时院子里会偶尔传出皮黄声腔,《夜深沉》《西皮小开门》《朝天子》……告诉人们这座宅院的不同。老掘港都知道这儿是艺人之家,走过巷子总要朝院子里多看几眼,是小镇人骨子里对京剧艺术的迷恋。众多票友常常聚会于此,赵老精神抖擞地唱上几段,仿佛又能回到“金戈铁马”的峥嵘岁月!笔者亲戚中有戏迷,他们也是艺人之家的常客,曾告诉我,某天票友聚会于艺人之家,胡琴一响,赵老拉开架势,准备唱时,过门拉了两遍竟唱不出声,在场的众人哗然,毕竟老人家已是耄耋之年,再也回不到过去。众票友走出云路巷,一缕夕阳照在巷口,或许那时大家都看到了京剧的落寞……

艺人之家除负责老艺人的衣食住行外,还负责他们的医疗及身后事,起初在掘港西南郊区串场河南辟有“艺人公墓”,后搬迁到镇东北郊,杨洪春、郑银凤等老艺人长眠于此。1996年赵长保老先生仙逝于艺人之家,如释家所云西方接引善解脱者,世寿九十一。每年清明老艺人杨洪春之孙杨新民,赵长保子女赵美玲、赵美昆等一同去为老艺人们集体扫墓,寄托哀思。清明有票友到赵长保老先生坟上用录音机放一段戏文,曰:“长保老爹爱听!”

2000年5月,艺人之家解散,前后安置老艺人32人。2002年掘港西街拆迁,至此“艺人之家”旧址不存,照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残阳落山了,一个时代终结了!

时间存在于人们的感知,是生命的起点和终点,每一种存在的差别又会在哪里?江苏海滨小镇掘港,照在云路巷口的一抹残阳,若干年后,不会再有人知道……谨以此文纪念“南通艺人之家”及老艺人们!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