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字成灰

锦字成灰

□王竹馨

那幅“招财进宝”从墙上下下来了,意外发现它坏了。柱条和绫子的接口处裂开来了。询问师傅这是什么缘故,他说应该是你上浆时没上匀,导致纸的张力出现问题,天气又干燥,就裂开来了。说这些话的时候,师傅手里活也没停,裁了几根纸条儿,又在隔糊板上调了点稀糨糊。把画反放着,用浆水把纸条洇湿了,贴到破损的地方,再用棕刷刷实。又颠到正面,在柱条和画芯接口处补了点稀糨糊。这就算是修复了。

我说:“欸,要是当时再检查一下就好了,现在也不用这么麻烦。”

“话不能这样说,古书画历经千年肯定会坏吧,这时候才有修复存在的意义。这么一个口子,只是小问题。”师傅又慢悠悠说道。

一幅画如果被修补过,就不会像原来那样美丽了。我心里是这样想的,学习这个专业前后,都是这个想法。但没办法啊,不修补又何以展现文物原貌。

“颠倒横斜任意铺,半页仍存半页无。莫通几幅残缺处,描来不易得相符。”除非是锦灰堆,起于元朝的锦灰堆,以画残损坏的文物片段堆栈构成画面。这是将残缺幻化成美了,如同在破洞的衣服上开出了一朵花。修复是为了保持一样文物的原貌和它的美感,那我可以这样理解了,当一样文物还能让人体会到它的美感时,它的缺憾也是一种完整。

一天中很多时候要跑出去把脸盆里的水换掉,糨糊太多啦,必须要时不时保持水的清洁度。我想要不是夏天,出来换水是很好的,从工作室穿过略显阴湿的走廊,一下子就照到暖融融的太阳。蜜蜂在水池旁的树荫里嗡嗡飞,我被一惊,往后退了几米,它立刻飞到水龙头底下,倒挂在上面,啊,原来只是想喝点水而已。喝完了它又施施然飞走了,我也端着水盆又进了工作室。

师傅打开电脑,他打开电脑听的却是电台,电台主持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这里是江苏交通广播网……”一边给画砑光一边听得很开心。我就凑过去看师傅的砑光力道和技巧,他边砑边得意地转头和我说:“怎么样,砑的?我这干活的时候总要听听节目,不然都砑得没力道。人家李白写诗前还要喝酒呢,哈哈……”话都给师傅说完了,我再次点头称是,人当然都有自己的习惯啦。在家里的时候,奶奶每次都责怪爷爷把收音机开得那么大声,连顿午饭都被吵得吃不好,爷爷就怼回去说她不懂欣赏音乐。我这时候都要忍住笑意开始劝和。劝了两个人也都不是很满意,依然各持己见,认为对方还是需要提升音乐素养和尊重别人意愿。

立轴的收尾工作做得差不多了,一瞅时间,师傅说,该下班咯。开始从从容容收拾东西,在腰间别上他装手机的小包。一天结束了,疲惫的情绪都被关在了工作室里。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