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人肉搜索关进法治笼子

将人肉搜索关进法治笼子

□张西流

四川德阳女医生遭人肉搜索、卷入舆论旋涡后自杀的悲剧还未消弭,又一则由人肉搜索引发的案例闯入公众视野。据媒体报道,某位老师因发表了对网络小说《魔道祖师》的不满言论,遭该书粉丝人肉搜索及人身攻击。不堪骚扰的老师选择自杀,经抢救后脱离危险,但攻击者仍“不依不饶”,声称要找到其所在医院,与她“当面对质”。

(9月5日《中国新闻网》)

众所周知,人肉搜索是一把双刃剑,首先在网络监督、反腐倡廉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但又在曝光个人信息、侵犯公民隐私等方面,扮演着极不光彩的角色。

从2006年具有里程碑意义的“虐猫女”事件,到2008年被称为“人肉搜索第一案”的“女白领死亡博客”事件,再到2009年“央视实习生”事件,人肉搜索已成为侵犯私权甚至剥夺生命的一种“利器”。比如,因怀疑顾客偷了一件衣服,广东汕尾陆丰市一服装店主将顾客视频截图发上微博求人肉搜索,2天后该顾客不堪压力跳河自杀。

事实上,对人肉搜索的合法性和公正性的疑问、争议,从未消停过。然而,由于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相关法律的缺位,导致人肉搜索未能从法律层面进行衡量和规范。殊不知,即便是抛开个人信息保护法不谈,人肉搜索也涉嫌侵权。这是因为,人肉搜索相当于网上侦查,只有办案的执法人员,才能行使侦查权,而且只能对犯罪嫌疑人展开。特别是,即便是犯罪嫌疑人,其名誉权、人格尊严仍然应依法受到保护,执法人员在对其进行网上侦查时,也不可公开其个人信息。可见,网友不具备网上侦查权,也就无权对他人进行人肉搜索,更不能公开他人相关信息。

因此,将人肉搜索关进法治笼子,尤为迫切。各地不妨借鉴江苏徐州的做法,将禁止人肉搜索,纳入“计算机信息系统安全保护条例”等地方性法规。就算人肉搜索是一种网络监督,有利于反腐和曝光不文明行为,但当它以“以恶制恶”的违法方式进行时,就必须“忍痛割爱”予以禁止。特别是,应加快建立完善统一的公民信息安全保护法,明确规定人肉搜索违法,实行群防群治,完善举报机制,强化惩戒措施,提高非法获取和利用个人信息的违法成本。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