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氏寻祖记

洪氏寻祖记

□刘洪

上半年,82岁的二舅身体有些问题,住院治疗。他郑重其事地对前来探望的大表哥吩咐道:“以后,南通洪氏宗亲聚会的工作就由你牵头了,我估计力不从心了。”表哥爽快地答应,叮嘱二舅安心养病,等身体好些,再一起去安徽歙县三阳洪氏宗祠祭拜。二舅欣慰地点点头。

提到安徽歙县三阳洪氏宗祠,我不陌生,二舅和大表哥寻祖的故事,更是深深感动了我。

很早就听母亲说过,外公的祖辈生活在安徽歙县三阳坑,祖上经营茶叶生意,兼营水烟、草席、桐油等,后迁到南通石港。2012年祭祖时,大舅妈将她收藏的洪氏历代祖宗生卒记事牌拿了出来。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通过记事牌,我们可以追溯到上面五代洪氏祖宗。欣喜之余,大表哥率先行动,和表嫂两人前往歙县,开启了寻祖之旅。

大概是心诚感动了上苍,表哥表嫂的寻祖之旅出奇的顺利。到歙县后,他们乘坐的出租车司机就姓洪。到三阳后,洪司机推荐表哥夫妇住进了姓洪的一位老板开的旅馆。洪老板又向表哥引荐了歙县三阳梅溪文化研究会会长洪定伟。洪会长又引荐了洪宝璇先生。巧的是,当天洪宝璇先生正好到三阳街上办事。见面后,更让表哥喜出望外的是,洪宝璇老先生竟是南通十字街赫赫有名的洪立大茶叶店老板的后人,他从小在南通求学,后因下放回到原籍。当教师退休后,一直致力于洪氏家谱的研究。老先生连夜根据表哥提供的资料查阅家谱,半夜时分,他激动地给表哥打来电话,说家谱续上了,我们和老先生还是一个近支的宗亲。翻阅三阳保存完好的族谱,表哥还惊喜地找到了曾外公的名字和外公的小名。表哥连连致谢,第二天就奔赴洪氏宗祠祭拜。

洪氏宗祠前面是清澈的梅溪河,背后是座山,山上绿树葱茏,那里是三阳洪氏始祖洪福生的长眠之地。宗祠的规模也比较大,三阳洪氏的来历、祖训、族规、祖宗的画像、轮祚排位等都保存完整。据说,宗祠在“文化大革命”中也曾被毁坏,变成养猪场,好在里面原有的摆设、碑文和相关文字资料都保存完好,所以恢复起来没有费多大力气。

回通后,表哥向二舅作了汇报,二舅更是激动。不久,二舅带舅妈、小舅,连同大表哥再次踏上寻祖之旅。

二舅拍了好多照片,分享在家庭微信群里。强烈的归属感,让二舅顿生一种责任感。他耗时三年,走访了好多人,完成了近3万字的《洪氏家谱——江苏南通》,装订后发给我们后代一人一本。在通州高级中学任教的表叔拿到新家谱,非常激动,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一本时代气息的新家谱》发表在《炎黄子孙》杂志上。

在自己圆梦的同时,二舅和表哥也开始牵线,为南通其他洪氏人家续家谱。有好几个竟然也续上了。第三次踏上歙县寻祖之旅时,队伍壮大到十几人,分别来自如东、白蒲、北京、通州、南通市区等地。从辈分来讲,达到五代。

在寻祖的过程中,他们还接触到一份叫《梅溪》的杂志,它2011年创刊,是歙县三阳梅溪文化研究会的会刊。二舅特地带了几本回通给我阅读。

读罢,我眼界大开。梅溪原来是歙县三阳的古称。据说。歙县三阳先前是个水草丰美、森林茂盛的绝胜地,一个姓洪的先人看中了这块宝地,筑栅放牧,到了深秋,三只肥羊怎么赶也不愿离开此地。先生异之,故举家定居于此,取名“三羊”,又寓意“三阳开泰”之意,故得村名。许多文人墨客如唐伯虎、郁达夫、林语堂等都到过此地,并撰文大赞,郁达夫曾赞三阳为“东方小瑞士”。

通过杂志,我结识了好些洪氏名人,了解了三阳的好多历史典故。我对三阳一下子充满了好奇,真希望去实地看看,跨越时空与祖先来一次特别的对话。

在中国,编修家谱始于商、西周,盛于唐。可是,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发展,家谱似乎离我们普通百姓越来越远,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淡薄。经历了表哥和二舅的寻祖记,我认为,如果有条件,不妨去寻寻祖先,续上家谱,真的是一件美妙、温馨的事。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