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中故人

书中故人

□马国福

好书,是我们人生长河里最美的亲情储蓄。一本好书,是我们生命里的亲属,他们的血液是滋养我们情操的营养。一本好书,就是我们生命里的福;一本好书,影响我们脚下走的路。

1997年7月9日高考结束后,父亲让我跟着村里的人到乐都县城的一家建筑工地上打小工。高考前,已经在中国农业大学读书的发小从北京给我寄来一封长信和路遥的长篇小说《平凡的世界》,信中他鼓励我放下顾虑满怀信心应对。

那几天,我一大早坐着同村人的拖拉机去县城的建筑工地。工头看我是学生,就安排我到取土坑里用人力斗车拉土,给大工搬砖。中午休息时,他们下馆子去了,而我就着从家里带来的干粮、开水和酸菜,躲在取土坑的阴凉里,一边啃馍,一边孤独地读《平凡的世界》。头顶是夏日高原毒辣的阳光,工地上飘来附近卤肉饭店的肉菜香,热闹和美食是属于他们的。我咽了咽口水,一个人孤零零地翻着书,猜测着自己的高考成绩,自言自语道:我相信我能考上的,我能考上的。转念一想,如果考不上咋办?然后宽慰自己,向书中的孙少平学习吧。

孙少平走过的路都是布满荆棘的,学生时代缺吃少穿,使他难堪,毕业后外出闯荡,做小工、背石头,肩膀经常被石头压得溃烂,但是还要面临失业和露宿街头的困境,后来招工进入煤矿,面对的仍然是高强度、极其危险的体力活和恶劣的生活环境,当他一次次陷入生活的困境时,硬是靠着坚韧不拔的毅力不断鼓舞自己。在建筑工地上,经受着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压迫,但他毫不气馁,忍辱负重,抵御着生活加持给他的磨难。然而,他并没有向现实投降。

孙少平曾在建筑工地打过工,我也在工地打工,书中的情节,不就是我所处的现实吗?内心深处,我把他当做了领路的哥哥和精神导师。每当困顿时,我在心底给自己打气,要向孙少平学习。有时候在工地上,因为力我气小,拉土搬砖不利索,行动不够快,被工头和大工训斥动作慢了,我勉励自己:孙少平能忍辱负重,你这点气就受不了?

中午休息时,坐在工地的土坑里读书,晚上回家时,一个人躲到房间里读书。孙少平不就是我们农家子女的真实写照吗?尽管“孙少平”三个字只是纸上的文字,但我觉得他从书里走了出来,和我同吃同睡一起干活一起拉家常。这种精神的幻觉是幸福的,这让我感觉到美好的明天就在前方等待着我。尽管在工地上很疲惫,但我一直没有忘记读书,没有忘记坚持每天写日记,至今我还保存着1997年到2007年间写的日记。我觉得,我每读一页书,就和孙少平握了一次手;每看到孙少平的名字,就如同有一个哥哥在召唤着我温暖着我陪伴着我。是的,他是一只船,引渡着我不要被暂时的贫困境遇所限制;他是黑夜里的灯,焕发着精神的香气,他的筋骨他的灵魂,激励着我这个农家后代,为那个卑微又灿烂的大学梦而前行,改变命运改变家庭。

高考分数出来后,我被西安的一所大学录取了。纸上的孙少平,见证了我那段时间的精神蜕变。他的呼吸,他的苦恼,他的梦想,他的荣耀,他煤一样厚实、厚德、笃定的意志和美德成为一种亲人之间的精神接力。

过去、现在、未来,每一本好书中都有我们的亲人,与我们心灵同频。每一次相遇都是精神核能的丰沛储蓄。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