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起梦想

载起梦想

□陈祖明

至今家里还保留了一辆无锡产的长征牌自行车,是父亲在上世纪80年代初凭票买的。那时候,一个家庭能买上一辆自行车,是感到无比骄傲的。

那年,我快初中毕业,马上升高中。初中离家近,步行二十分钟就到。高中离家有五六公里,得学骑自行车。父母都是上班的人,哪有闲工夫每天送接。

按理,学骑自行车是一件小事。可我天生胆小,学时,老是要父亲扶着,在自行车后边跟着跑。尽管这样,几天下来,我还是对自行车龙头把握不稳,双脚不敢大胆踩下去,常摔跤。我对学车有些灰心了。父亲耐心地对我说:“慢慢来,一定会学会的,摔倒了再爬起。天天步行上学是不行的,上高中路不算远,但以后有更远更长的路需要你去走!许多学车的人都有这个过程。”

在父亲的鼓励下,我坚持学骑车。过了几天,在父亲的扶持下,已经能骑几十米,有了进步就不再灰心。

一天,父亲照常扶着自行车让我骑,可心里在盘算:应该考验考验我。待我骑稳后,父亲便放开了手,让我不知不觉地独立骑。父亲则跟在自行车后面跑,嘴里不停地喊着:“放心骑,扶着!”让我放大胆,无后顾之忧。我越骑越快,终于,父亲被拉下了,累得气喘呼呼。当我听不到父亲的鼓励时,停下车往后看,发现父亲在后面向我招手。我发愣了。一会儿,高兴得蹦起来:“我能骑车了!”

后来,父亲对我说,在一个人的成长中,长者的扶持只是一个短暂的过程,该放手时就放手,有时候,放手也是一种爱。长者要给孩子自己锻炼的机会,独立的机会,才会有早日成功的一天,在成长的道路上走得更快、更稳、更远。

虽然现在早不骑自行车了,我还是把这辆自行车珍藏,就像珍藏着一本好书。父亲想得周到,感觉到这辆车对一个家的意义,是这个家为了子女走上锦绣前程买的第一件贵重物品。这辆车也确实耐用,我骑了几年,就给了父亲。父亲一骑,就是二十多年。父亲精心保养,过几天擦一遍,骑了二十多年的车竟看不出生锈的痕迹。看到父亲这么用心,我就随了他的心愿,把这辆车一直留着。这辆车,曾经载着我,载着我的父亲、母亲、妹妹,载着一个家的梦想。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