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父亲的一次旅行

带着老爸来次说走就走的旅游,重温当年那陪伴的快乐——

和父亲的一次旅行

□邵峻

大概上初中的时候,到了暑假,父亲单位就会组织旅游,通常他都会带上我一起去,因为小孩只需要交一点点钱。跟着父亲也走了不少地方,在那个经济紧张的年代,我用这种方式见识了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高中之后功课紧张,就不再出去玩了,后来一直也没有再和父亲一起出去过。这次和父亲的旅行是筹划已久的,源于我对他的一个承诺。父亲很早就有严重的冠心病,但因为种种原因,一直不肯做冠脉造影检查。他喜欢旅游,几乎每年都会出去转一转,但因为年纪大了,身上毛病又多,一般的旅行社都不太愿意带了,必须要家人陪着,还要签免责协议。那天我和父亲又谈了一次做冠脉造影的事情,我跟他说,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就这样吃药保守,应该也能很安稳地过几年,但你不能再出去玩了。二是做冠脉造影,看是否需要治疗,检查完了我就带你出来玩。一拖再拖,他最终还是答应来南京做造影。确诊是严重的冠心病,然后放了支架。没想到手术后又遭遇了中风,那天我匆忙从南京赶回去,父亲躺在病床,全身几乎都动不了。后来一直在老家康复,手脚慢慢能活动了,但已大不如前,不可避免的留下偏瘫的后遗症。

到今年7月份正好是术后一年,父亲已经能够自己行走一段距离,妈妈说有时候一个人跑到公园去玩。我咨询心内科的专家,认为他目前的状态可以出行,于是开始筹划这场旅行,以完成我的承诺。其实大家是有点担心我和老爸两个人出去的,因为我本身并不擅长照顾人,爸爸有心脏病,腿脚又不灵便,万一路上有点什么事大家担心我应付不过来。

最后在我的坚持下,和父亲的这次旅行终于成行。之前询问了他的意见,最终把目的地定在了厦门,三天自由行。出发之前把所有的细节都考虑周全,带着老人出行,有很多需要特别注意的地方。

老年人多半身体会有一些毛病,像爸爸就有高血压、冠心病、糖尿病、脑梗。我是医生,在这方面担心的倒不是太多,健康方面的问题我完全可以应付。重要的是把平时吃的药全部带上,吃多少、什么时候吃都要搞清楚,可能急救的措施都做到心中有数。来的时候父亲专门用一个小罐子把药装好,分门别类。每天最重要的功课就是监督他按时吃药。

爸爸因为中风的缘故,腿脚不灵便,洗澡也成了一个大问题,在老家的时候还曾经摔过,所以家里的卫生间都是防滑的地砖,墙上还装了扶手。到了酒店环境不一样了,特别担心他会摔倒,想帮他擦一擦,但他坚持自己来,所以他洗澡的时候我站在浴室门外看着他,以防万一。看着父亲颤悠悠地伸展开双手,打肥皂,冲水,没有我的帮助,居然也有惊无险地完成了。父亲是往80奔的人了,身上的皮肤开始有了皱褶,肌肉也严重的松弛,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一块块斑痕。

晚上睡觉的时候,也会有点不放心。我夜里睡得很沉,有点担心父亲睡不着,所以都是让父亲先睡,我打开电视看世界杯。等一小会儿,父亲的鼾声就传过来了……

我们住的酒店就靠着中山路,厦门最繁华的一条街道,正对着鹭江,江对面就是鼓浪屿。白天带着他慢悠悠地去了鼓浪屿,逛逛厦门大学,看了南普陀寺,还有曾厝垵的小渔村,晚上就逛逛中山路,把几个网红店都尝了个鲜。吃完饭在鹭江边上走一走,一起吹吹风。边走边和父亲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其实很多时候父亲还是需要我搀扶着,尤其是上、下楼梯,道路不平。他不愿意用拐杖,劝了很多次都不听,这个倔犟的老头,脾气还是和年轻时一样,不肯轻易服输。

父亲上了年纪之后,有个便秘的毛病。在家每天早晨他都会在卫生间坐一会儿,解不出来就会很难受。去鼓浪屿的那天父亲突然说肚子疼,好不容易找到厕所,却没有坐便器。如今父亲已经很难自如地蹲下来了,我想扶着他,但他坚决不同意。勉强够着边上的扶杆,很艰难地半蹲下来。我不放心,没让他把门关上,半掩着,就站在门外,随时可以进去。想起小的时候去上厕所,都是父亲带着我去,现如今,父亲老了,却像孩子一样需要别人的照顾。

值得高兴的是,三天下来,我们玩得非常开心,也没有出什么大的状况。我问老爸:怎么样,这趟感觉还可以吧?好的话明年再带你出来一次。老爸想了一下,说:我看,还可以出来三四趟吧。哈哈,只要你高兴,玩到80岁、90岁,又有何妨?!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