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卡流水找到百余受害人

“潜伏”婚恋网站 专骗“高价花篮”

银行卡流水找到百余受害人

在婚恋网站注册账号,专找离异或丧偶的中老年妇女下手,让她们送“高价花篮”,进而诈骗钱财。昨天,据崇川区检察院办案检察官介绍,董某等5人因涉嫌诈骗罪已被该院提起公诉。

值得一提的是,此案中,检方通过银行卡流水等可靠电子证据,被害人人数从起初的14人到最终认定为100余人。

高价花篮背后的爱情陷阱

49岁的董某老家在湖北省沙洋县,长期无业,还因盗窃被判过刑。2017年4月,董某在广东学到了一种诈骗方法,即在百合网等婚恋网站上使用假的身份注册账号,谎称处对象找老伴儿,再以公司开业为由让女方“送花篮”转账进行诈骗。这个方法虽好,但要几个人配合才能成功,为此董某找来了湖北老乡范某、邓某、黄某、肖某等人一起组成团伙,把诈骗方法悉数传授。

几个人都有具体分工。邓某负责注册账号,并收集女方的手机号码,诈骗得手后取出赃款。范某等人专门和相亲网站上的中老年妇女聊天,一番花言巧语骗得对方欢心,下一步就以自己公司开业或其他名义,让对方送“高价花篮”。董某则坐镇后台,冒充花店老板,与女方沟通卖花篮、谈价格。只要女方答应转账,诈骗就算成功了。

几个人通力配合,将整个诈骗流程演绎得无懈可击,屡屡得手。公安机关查明,2017年4月至2018年1月间,董某等人以上述方式骗得14名被害人共计人民币14万余元,被害人来自江浙沪、安徽、北京等地。2018年1月,来自我市的被害人报案,董某等人相继被南通和湖北、安徽警方抓获归案。

“深圳老板”电话打不通了

57岁的女子徐华(化名)家住浙江嘉兴,丈夫已去世多年。2017年3月,徐华在百合网上登记了个人信息,想再找个伴儿过日子。后来,一个叫“朱军平”的男子给徐华发短信,说感觉两人比较合适。朱军平自称51岁,在深圳做电器生意。经不住天天短信、电话轰炸,徐华便答应处男女朋友。2017年4月,朱军平说想和父母一起回杭州,深圳的店留给他女儿,刚重新装修,让徐华送花篮祝贺,指定了一家花店并留了电话号码。

“朱军平的女儿,未来就是自己的继女,按情理送个花篮不为过。”徐华没有多想,就打电话订了6个花篮,花了7000多元。过了几天,朱军平打电话说,花篮上没有标牌不上档次,徐华又付给花店5000多元。再往后,朱军平手机关机再也打不通,徐华知道这是遇到了骗子。其实,这个“朱军平”就是诈骗团伙中的范某,扮演花店老板的就是董某。

受害人由14人变为100多人

今年6月,这起涉案人数众多的通讯网络诈骗案移送崇川区检察院审查起诉,该院金融网络犯罪检察部门办案小组负责办理。

办案小组认为,这起诈骗案中,公安机关已查实的针对14名被害人的犯罪事实较为清晰,证据也很充分,应当认定。然而,这起案件的被害人是否仅仅只能认定这14人呢?检方进一步审查相关证据发现,本案涉案银行卡均为被告人收取被害人钱款时使用,且对应银行明细中有明确的被害人信息。按照相关司法解释,电信诈骗犯罪中即便被害人没有报案或者到案,只要电子证据完整可靠相互关联,即可证明犯罪事实存在。因此,承办人要求公安机关补充了相关银行账户交易记录、第三方支付结算账户交易记录等证据。根据补充侦查获取的大量最新证据,检察机关重新认定被害人人数为100多人,董某等人涉案金额也由“巨大”变为“特别巨大”。依据法律,检察机关依法对主犯董某提出了10年以上有期徒刑的量刑建议。

“董某诈骗案是今年以来我院对利用婚恋网站进行诈骗提起公诉的第3起案件。”检察官介绍,这类案件涉案金额从几千元到几百万元不等,诈骗方式多样,以怂恿诱骗送花篮等“爱情礼物”最为常见。“个人注册信息有假,缺乏实名制约束,违法成本低,平台审核不严。”检察官认为,应集中对婚恋网站加强监管,不能让牵线搭桥的平台成为电信网络犯罪的温床。

本报记者张亮

本报通讯员葛明亮 任留存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