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父亲有关

与父亲有关

□秦莉萍

清晨,滑开手机,点下小企鹅(QQ),右下角“动态”有红色圆点标志,又有朋友更新了?手指不听使唤,点进去,页面切换,“回忆那年今日”几个字触目眼前,同时,下方还有几张照片显示出来。

瞬间,戳中泪点。我使劲眨巴双眼,抬头向上,忍住没让泪水滚出,但还是凝神盯住手机,点开那几张照片。刻骨铭心的几张照片!照片是去年陪父亲到武汉检查身体所拍,从未陪父亲出过远门的我,记忆中,武汉之行是唯一的一次远行。从动车上走下来,行走在地铁通道,看见父亲的背影,鬼使神差,我掏出手机连拍几张,却不想,这几张照片竟成了父亲的遗照。

我一张一张滑开照片,内心悲凉,心有戚戚。就在前几日,梦见父亲依然穿着那件蓝色T恤,呈现在我的眼前,还是武汉之行的模样。

下个月21日,就是父亲的周年祭。难道是父亲托梦与我吗?他是牵挂着母亲?

下班后,未经任何考虑,直奔母亲家。

去年新修建的水泥路一直延伸至家门口,右侧铺有方块石头小径,连接至鱼塘,三五个台阶,是父亲亲手堆砌而成,台阶右侧的一棵橙子树,尽管父亲每年都给其培土,还是慢慢向水源处倾斜,现在,橙子树上又挂满拳头大小青涩的果实。去年培育的新土上,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棵四季果树幼苗,一种常绿的观赏植物。方块石头小径右侧,桃树、梨树、万年青、铁树,卫士一样原地守卫,它们,曾经都是父亲亲手栽下,修剪树形,那棵已生长十多年的铁树,去年刚刚移栽至小径的右侧,叶子葳蕤挺拔,清幽有形。

这些,都以原有的姿态展示在我的眼前,可是父亲,却去了一个永远也回不来的地方。

还未踏进家门,目光扫视眼前的一切,以往每次电话告知回家时,母亲在厨房忙碌,父亲到菜地摘瓜果蔬菜,每次回家,下车走到家门口,总能看见父亲从鱼塘坎上走回,要么提了筐,满筐是新鲜蔬菜,要么摘了瓜果,有些瓜果熟透烂掉,父亲摘了丢进鸡栅栏,有时丢进鱼塘喂鱼,远远就飘来瓜果香。看见我回家,微笑满面,却不多说话。每次回家,总是默默准备着新鲜蔬菜以及时令瓜果,让我们带到小镇的家。

沿着小径,父亲的幻影依旧清晰。他的身影仿佛昨日还重现过。

父亲的发小蔡叔是军人,热心爽快,耿直善良。去年父亲到武汉住院,蔡叔每天都到医院探望。父亲离世,送走父亲那天,蔡叔邀约了父亲的老师和同学十多人,亲自送父亲上山直至下葬。这一年,蔡叔时不时的问候与惦念,令我动容。

前几天,蔡叔发消息:丫头,你和妈妈近来可好?

一句话,触动温情,突然让我感觉到父亲般的关怀。

下班后到达家门口,母亲早已做好饭菜,坐在桌旁等我。吃饭前,我习惯扫视屋内,似在等待父亲回来吃饭,而父亲,我总感觉他就躲在某个角落,看着我们,或是马上就要从后院走来,然后坐下。

饭后,转达蔡叔的问候给母亲,母亲神色凄然,双眼湿润,好久,她屏住气,才嘟哝一句:要是你爸还在就好了。

热门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