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桂花香

中秋桂花香

□熊荟蓉

那年中秋,我在一个偏远的乡镇中学教书,突然接到父亲的电话,是用隔壁婶子的座机打来的。父亲说:“院子里的桂花开了,你妈做了桂花米酒,有时间回来尝尝吧!”我脱口说:“你们自己吃吧,我没空呢!而且,这边的桂花米酒也不错!”

开年父亲就没了,从此母亲一个人,粗茶淡饭,潦草度日,再也没有心思做任何精致的东西,也再不曾唤我回去吃桂花米酒。

可是,每到桂香漫溢的季节,我还是会听到父亲的那一声唤。我当然早已知道,父亲叫我回去,并非因为母亲做好了桂花米酒,而是因为父亲想我了,才叫母亲做的桂花米酒啊!

其间的弯弯绕绕,其实无比简单,却只有自己做了父母,才真正明白过来。可叹的是,等到我明白这些时,那个切切唤我的人,已在荒郊外长眠了。

执意调到这所学校,是因为这里有一个桂花园。那长亭石径间默默发荣滋长的,都是桂树。在桂花园边的公寓楼里,我一住十年。十年班主任,我像桂花一样,沉潜在秋的深处,将自己的才华与时光酿成馥郁的花香,去熏陶孩子、滋养孩子。

每到中秋前后,那小朵小朵的花,就在我窗前旦暮低语;那大段大段的香,就在我屋里来回走动。我为此丰盈宁静,一吐一纳,渐有了秋的从容。

下雨了。桂花开始轻轻弹奏,低低旋舞。它们奔跑着,像赴一场伟大的约会,齐齐地聚集在桂树的根部。它们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那些丢在风里的香,终有散尽的一刻。像我们年迈的父母,一直用他们微弱的光照着我们,终于也拼尽了最后一点力气。他们永远地去了,但谁又能说,那天上闪烁的星辰不是他们的眼睛,那年年岁岁盛开的桂花不是他们的叮咛?

在一块糕点里、在一方酥糖里、在一碗米酒里,那依然活着的桂花香啊,就是那些故去的亲人!他们依然以各种方式,缠绕着我们的鼻息、温暖着我们的味蕾,在孤寂的尘世里,和我们相怜相伴。

热门排行